“新旧动能转换区”获批,山东打响改革“第一枪”

2018-02-08 14:09:12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王延斌

本报记者 王延斌

在改革开放迎来40周年的关键时节里,向以“稳健、保守”示人的山东半岛响起一声“春雷”。

一月份,我国第一个以新旧动能转换为主题的区域性国家发展战略——《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方案》)获得国务院批复。由此,这个集GDP超七万亿、“群象经济”、重化工结构等诸多标签于一身的经济大省开启了自我革命之路。

两年前,面临着我国GDP增速六年来首度“破7”压力,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出“新旧动能转换”概念。此后,“新旧动能”屡屡出现在国家领导人讲话中,并成为新常态下支撑经济增长的力量。如今,中央选择具有典型性的山东为“试验田”先试先行,以形成经验、做法在全国推广。

为什么先行先试的“第一枪”在山东打响?中央和山东如何思考和建设这个崭新的试验区?我们又如何从中探寻科技园区新时代里的发展之路?

破解“70%”尴尬,山东打响“先行先试”第一枪

“山东是经济大省,位于全国前三强,多项指标都排在全国前列,代表着中国经济的活力与实力;但客观来看,我们传统动能占比较大,新动能培育不足。”

接受记者采访时,山东省发改委主任张新文连说了两个70%――传统产业占工业比重约70%,重化工业占传统产业比重约70%。两个“70%”,正凸显出这个经济大省的尴尬。

长期以来,山东经济为这两个“70%”所拖累,也导致其经济总量在2003年被江苏反超并持续至今。分析鲁苏如今1.3万亿GDP差距的背后,偏“重”的经济结构缺少“科技含量”支撑是“罪魁祸首”。

如何破解“70%”尴尬?科技日报记者采访多位专家,得到的答案比较一致,“山东经济结构与全国相似度高,典型示范性强,选择山东实验‘新旧动能转换’,有利于增强山东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同时为全国提供经验借鉴。”

对山东而言,能够成为改革“先行军”,其机会源于高层授意。去年全国“两会”,在参加山东团审议时,李克强总理提出要求——希望山东在新旧动能转换中“打头阵”;一个月后,总理又专程赴山东考察,再次明确要求山东加快推动新旧动能转换。

而后,“新旧动能转换”迅速上升为山东省“一号工程”——去年6月份召开的山东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便明确提出,“把加快新旧动能转换作为统领全省发展的重点工程,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山东优势,积极创建国家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

在山东省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冰眼中,探路“新旧动能转换”是一项庞大的工程,需要“激活存量、做优增量”,前者是改造旧动能,后者是培育新动能。一旧一新之间,新技术、新模式正成为核心。

正如《方案》中要求的,“加快提升济南、青岛、烟台核心地位,以其他14个设区市的国家和省级经开区、高新区以及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等为补充”,遍布全省的经开区、高新区正成为新旧动能转换的“主战场”。

新动能如何培育?科技园区可成“主战场”

将人的头皮皮肤细胞分离出表皮干细胞与真皮干细胞进行体外培养,再将皮肤细胞移植到小白鼠身上,让人吃惊的是,小白鼠身上再生出具备完整功能的人类皮肤。在济南高新区,武训伟博士团队已经将这种世界领先的皮肤再生与修复技术落地,并让数十位皮肤病患者受益,他的计划是将技术延伸,做成产业。

引进一个人才,带来一个项目,创办一家企业,做成一个产业,这是高新区的“拿手戏”,也是“新旧动能转换”的应有之义。作为创新资源的聚集地,科技园区在“先行先试”中拥有天然优势,《方案》的批复也为它们施展拳脚搭建了舞台。

时下,明药堂医疗公司正生产一批创可贴。从外表上看,它与普通创可贴并无二致,但在敷垫材料上却别有洞天——其中间敷垫含有的甲壳素纤维成分,不仅能够减轻阵痛、迅速止血,而且还能促进伤口愈合。

除了螃蟹壳提炼的甲壳素在医药用品领域的应用,牡蛎贝壳、海带海藻……这些最常见的海洋元素在青岛高新区里摇身一变,成为生物医药产品中的独特元素。

“《方案》提出山东要打造战略性新兴产业策源地:现代海洋产业以智慧海洋为引领,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要完善云计算和大数据产业链……”山东省宏观经济研究院区域经济所所长高福一注意到《方案》的这些表述,他认为,“只要将优势发挥到极致,就会形成强大竞争力。现代海洋、现代农业等传统优势产业都具备条件。”

山东拥有海洋界“两院”院士20多人,海洋高级科技人才占全国的50%以上,青岛高新区聚集了一大批“海”字头高科技企业;济南是“中国软件名城”,济南高新区聚拢了浪潮集团等一大批软件业翘楚,在云计算、大数据领域做得风生水起。这些无一不是新旧动能转换的力量和源泉所在。

面料、花色、纽扣……关于衣服上大大小小的100多个细节,都可以由订购者在手机APP上自行定制。这些个性化需求将统一传输到后台数据库中,形成数字模型,由计算机完成打版,随后分解成一道道独立工序,通过控制面板下达给流水线上的工人。

这是浪潮大数据公司设计的“按需生产”模式,让红领集团从简单的规模量产模式转变为聚焦消费者的“顾客对工厂”模式。

将《方案》规划的美好设想转化为现实,科技园区迎来了大有可为的新时代。

下放“2号章”,让听得见炮声的人做决策

当改革推向纵深的时候,啃下“硬骨头”的魄力和智慧将直接决定成败。

济南高新区的改革是基于行政管理体制固有弊端展开的,“有些项目落地以后迟迟不能开工。从拿到土地证到正式开工,平均要300到400天,需要盖100多个章。”济南高新区的“自曝家丑”,也是其“自我改革”的现实背景。

济南市委提出,对高新区放权,“以放为原则,不放为特例”。3480多项市级权限,除法律明确规定不能下放的,其他3250项权限全部下放给高新区。

为保证权力下放到位,济南市48个部门刻制了“2号章”交高新区使用。“2号章”与部门章同等效力。济南高新区管委会按照“谁用章谁负责”的原则,在管理区域内直接行使相关权力,直接对市委、市政府负责。至此,20多年来对高新区放权问题真正得以解决。

在“一号工程”面前,改革者要敢于挥刀除弊,而济南高新区大刀阔斧的改革是典型一例。但谋求改革的不仅仅是高新区,还有那些市场主体。

癌症靶向药物开发人才稀缺,但领军人才往往就职于跨国公司,怎么办?位于威海高新区的荣昌制药董事长王威东有办法——变“招人才”为“找伙伴”,即高端人才只要带着技术过来,不需任何出资便可持股,并受聘总经理,与企业捆成利益共同体。

如今,受聘的国家“千人”专家房健民没有辜负王威东一片苦心。在前者的带领下,迈百瑞抗体药物外包技术在国内“独占鳌头”、ADC药物大规模产能居于亚洲第一。

当然,从企业到科技园区的改革,离不开科技主管部门的支持。这两年,山东省在科技体制改革、企业创新带动、高端载体建设、人才活力激发方面连续出台重磅政策,为“新旧动能转换”创造环境。

他们明白,对山东而言,“新旧动能转换”试验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不能抓住,将决定自己的未来。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马维维
安全气囊防老人跌倒摔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