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发问:是什么制约了智能开采?

2019-12-17 11:21:16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王延斌

科技日报记者 王延斌

“是什么制约了智能开采?”12月中旬召开的“一带一路”绿色矿山智能输送装备泰山峰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轧钢机械设计专家黄庆学教授的这个问题引来了在座专家的思考。在当天的大会上,与黄庆学院士一同亮相的还有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国法、俄罗斯工程院院士张以河以及主办方泰安市政府、山东科技大学有关负责人。解决黄院士的疑问,在此大会上成立的“力博创新研究院”提供了部分答案。

智能化矿山,是指采用现代高新技术和全套矿山自动化设备等来提高矿山生产率和经济效益,通过对生产过程的动态实时监控,将矿山生产维持在最佳状态和最优水平。而智能化的部分目的,则指向降低“死亡率”。

“有人认为,煤矿智能化发展就是无人化发展。但煤矿智能化发展不是不需要人,而是让煤炭工人更体面、更有尊严地工作,让煤矿工人成为年轻人更喜爱的职业。”在黄庆学看来,制约智能开采主要有三方面问题:成套设备的稳定性、可靠性问题;智能化开采技术适应性问题;智能化开采观念、思想、管理模式有待于提高问题。

黄庆学院士的问题,引起王国法院士的“共鸣”。在后者的发言中认为:我国煤矿智能化尚处于初级阶段,研发滞后于需求;智能化建设技术标准和规范缺失、技术装备保障不足;研发平台不健全、高端人才匮乏等问题。

随后,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王国法院士以智能化观念为例,认为目前对智能化的偏见有两种倾向:一种是滥用智能化概念,一些煤矿技术成果鉴定,不管是否和智能化相关,都要冠以“智能化”,这引起人们反感;另一种是以僵化、苛刻的思维看待煤矿的智能化,全面否定煤矿智能化的进步。

“感知、决策、执行是智能化的三个基本要素。”他认为,煤矿智能化是指煤矿开拓设计、地测、采掘、运输、洗选、安全保障、生产管理等主要系统具有自感知、自学习、自决策与自执行的基本能力,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

另外,智能化标准不统一,“各说各话”;成套设备如何在提升稳定性、可靠性上更进一步;煤矿如何吸引更多优秀年轻人等等,都是院士专家们强调的问题。

作为中国煤炭科工集团首席科学家,王国法院士还向与会者展示了5G在煤矿的应用场景:比如“5G+定位导航”,可以融合5G 基站与定位基站;云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可实现煤矿虚拟开采;井下远程协同运维,专家端可通过手机、双目智能眼镜等实时查看远程单目眼睛端采集的音视频并进行远程作业。

解答“是什么制约了智能开采”这一问题,无论是黄庆学院士,还是王国法院士,都对刚刚成立的“力博创新研究院”抱有期待。

记者了解到,这个研究院主要聚焦“绿色矿山智能输送装备及其核心零部件”领域的科技需求,将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融通发展,从事科学研究、技术创新、研发服务和技术转化,值得注意的是它将国内外高校、科研院所、世界 500 强企业、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通过体制机制捆绑在一起,成为“合伙人”,以市场化手段解答黄庆学院士之问。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陈可轩
线上100场销售会,助力湖北农产品出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