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心中的“天眼”之父

2018-01-02 15:26:35 来源: 中国科学报 作者:

【中国科学报】他们心中的“天眼”之父

——“时代楷模”南仁东先进事迹报告摘登

科技报国 筑梦苍穹

■报告人 郑晓年

我叫郑晓年,是FAST工程常务副经理。

今年11月17号,中宣部追授南仁东老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这是新时代授予的第一位“时代楷模”。

作为FAST工程的建设者和管理者,我由衷地为南老师感到骄傲!在与南老师并肩作战的日日夜夜,我能深深地感受到南老师胸怀祖国、服务人民的爱国情怀,敢为人先、坚毅执着的科学精神,淡泊名利、忘我奉献的高尚情操,真诚质朴、精益求精的杰出品格。

南老师在他人生最后的22年,只干了一件事、实现了一个梦想,就是建成了直径500米,世界最大、最为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用生命铸就了世人瞩目的“中国天眼”FAST!

“中国天眼”是“国之重器”。2016年9月25日FAST落成启用,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发来贺信。这是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第一次为大科学工程落成发贺信!此后,“中国天眼”作为标志性科技成果,又被写入2017年新年贺词、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

关于FAST的一切,都源自20多年前南老师心中的一个梦想。1993年,在日本东京召开的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

当时,与会外国科学家提出,要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稳固西方国家在天文研究领域的霸主地位。南老师一听便坐不住了,中国要在宇宙探索中迎头赶上,从跟跑者成为领跑者,必须要搞自己的大射电望远镜!

当时,中国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口径只有25米,而南老师要建造的是500米口径的射电望远镜。挑战可想而知。

单为FAST选址,就耗用了他12年的生命。建设FAST的理想台址是在大山深处、远离电磁干扰的山谷洼地。为了寻找合适的台址,南老师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几乎走遍了中国西南的所有大山,踏遍了大山里的所有洼地。

在实地勘察了80多个洼地后,终于,南老师和他的团队找到了建设FAST的最佳台址——贵州平塘的大窝凼!台址选好后,南老师和他的团队又开始了建设FAST的逐梦之旅。

当时,我在中国科学院机关工作,负责FAST的立项,与南老师频繁接触。因为没钱,南老师四处“化缘”。为了FAST立项,不论是什么会,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南老师逢人就介绍大望远镜项目,不厌其烦地把一个概念向不同的人解释无数遍。

2007年,经过南老师的不懈努力,FAST终于被列为“十一五”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项目。2011年3月25日,FAST正式开工建设。我当时是国家天文台副台长,作为常务副经理,负责工程管理。也就是说,作为工作搭档,我还要督促南老师保质按期完成工程任务。起初,大家都认为类似这样没有经验可循的重大创新工程,很少能做到如期完工。但我还是咬牙下了道死令——5年半必须建成!

克服各种技术障碍,克服经费缺口等重重难关。2016年9月25日,FAST工程如期完工,与项目批复的工期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正好2011天。

令人痛惜的是,南老师让中国睁开了“天眼”,而他却闭上了双眼离开了我们。

9月16日清晨,我是被南老师去世的信息惊醒的。那天,我的思绪怎么也不能平复,脑海里闪现的都是一幕幕与南老师相处的情景……

今天,南老师,我想欣慰地告诉您,FAST落成启用仅一年,就捷报频传。

我想跟您说,FAST已经实现了各种观测模式的验证,调试进展创造了国际同类设备的世界纪录!

南老师,我想跟您说,FAST已经探测到数十个优质脉冲星候选体,9颗新脉冲星得到国际认证,实现了中国望远镜发现脉冲星“零”的突破!

南老师,我还想跟您说,FAST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国重器,它将使我国的天文学研究领先世界20年,在中国日益走进世界舞台中央的新时代,为科技创新强国梦增添了浓墨重彩!

生命有限,精神永存!我们将秉承南仁东老师的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汇聚科技国家队的磅礴力量,谱写科技强国的新篇章!

科学魂浇筑大国重器

■报告人 彭勃

我叫彭勃,是FAST工程副经理。

我和南仁东老师都是王绶琯老院士的学生,又因FAST成了22年的工作搭档。

9月15日,我正在机场转机,手机收到一串短信。同事告诉我,南老师走了。

我呆呆地站在机场的大厅,心里空荡荡的。我不敢相信,与我并肩奋斗了20多年的“老南”,我那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同甘共苦的好战友、亲密无间的好兄长,就这样离我而去。

熟悉南老师的人都知道,他有个性、有棱角,更有股不服输的劲儿。

2010年,FAST经历了一场近乎灾难性的风险,那就是索网的疲劳问题。从远处看,FAST像一口大锅。实际上,它是由4000多块镜片精密拼接成的一个整体反射面。控制镜片的,就是兜在镜面下方的钢索网。为此,我们设计了世界上跨度最大、精度最高的索网结构。与一般索网不同,FAST的这个“大网兜”,不但需要承受1600吨的重量,还需要像弹簧一样来回伸缩,带动镜片灵活移动,精确地追踪天体。

这样一来,无论是抗拉强度,还是使用寿命,FAST所需要的钢索,都远远超出了国家工业标准。我们从不同厂家购买了十几种钢索,但没有一种能满足望远镜的需求;我们查遍了国内外相关论文资料,就算是最好的实验数据,也只能达到我们要求的50%……

然而,台址开挖已经开始,设备基础建设迫在眉睫。如果钢索做不出来,整个工程就要全面搁浅!

那段时间,南老师的焦虑几乎上升到了顶点,每天都在念叨着钢索、钢索。在辗转反侧中,南老师意识到,超越性的技术是等不来的,更是买不来的。他毅然决定:没有现成的,我们就自己搞!

一场艰苦卓绝的技术攻关开始了。南老师带着我们绞尽脑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