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酯产业链发展引发环境焦虑的背后:公众需科学认知PX

第55期 聚酯产业链,PX,环境焦虑, 2017-04-07 10:14:23
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作者:马嘉悦 编辑:马嘉悦
【编者按】

近日有媒体报道,中国石化旗下上海石化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治卿透露,拟于2017年向上海市政府申请新建百万吨产能的PX工厂。这样一个设想中的PX项目,迅即引发网络热议及公众的环境焦虑。那么,PX到底是什么?能不能发展PX,是否安全?PX关注的背后,折射出怎样的社会问题?今天,小编就带着大家科学认知PX。

PX项目建设如何看?——环保部有关负责人就PX项目环评答记者问

成都、南京、青岛、福建、大连、茂名……近年来我国多地发生民众反对PX项目的事件。是所谓的“邻避效应”,还是真的存在风险?环保部环评司负责人就PX项目环评等相关问题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

记者:PX的主要特性?在中国,有多少PX项目,都分布在哪里?

环评司负责人:PX中文名称为“对二甲苯”,为无色透明液体,具有芳香气味,不溶于水。根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外来化合物急性毒性分级标准和我国的《急性毒性试验》(GB15193.3-2003),PX属于低毒物质。PX是生产涤纶和塑料的重要原料,还可以用来做合成聚酯纤维、树脂、涂料、农药、医药、香料及油墨等。

记者:既然公众如此反对,项目上马前环评又是如何通过的?是否存在环评报告还不够公开,过程还不够透明?

环评司负责人:环境影响评价制度是我国环境保护一项基本制度。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要求在环境影响报告书编制、受理、审批等环节,必须依法决策、科学决策、民主决策。在公开项目信息、征求公众意见方面具体要求是:

在环境影响报告书编制过程中,建设单位或者其委托的环境影响评价机构应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向公众公开有关环境影响评价的信息。在报送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审批前,采取调查公众意见、咨询专家意见、座谈会、论证会、听证会等形式,公开征求公众意见。

环保主管部门在受理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后向社会公开受理情况,征求公众意见。

PX怎么了?我国PX产业发展三问——科学认知PX

PX有多毒?

实测研究,世界各国PX项目在正常生产运行情况下,对所在城市空气污染影响非常小。迄今为止,世界各国的PX装置均未发生过造成重大环境影响的安全事故。

能不能不发展PX?

“PX作为整个产业链的前端,其自给率的下降将对整个产业的竞争力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可想而知。”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毛加祥说。

在我国PX项目建设不断推迟的同时,周边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沙特等国家以中国内地为目标市场的PX项目加快上马。

PX问题折射了什么?

多国的经验表明,PX等石化项目与公众的和谐共处,得益于成熟而严格的环境风险管控制度。在保障公众知情和环境监管方面,企业不惜投入重金,确保最大限度消除重化工项目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

“可以确定的是,安全环保上不投入就想获得效益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未来重大工业项目的上马,一定是公众、政府和企业坐在一起,寻找一条共赢的途径。”一位石化企业安全环保监管人员对记者说。

PX项目频引环境忧虑 业界不甘:受制于人并非技不如人

PX:核心是解决十几亿人的穿衣问题

可不可以不要PX?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毛加祥一言以蔽之:“整个聚酯产业链的核心是解决十几亿人的穿衣问题。”要解决穿衣问题,单靠天然纤维(棉花)就必然面临一直无解的“粮棉争地”矛盾,实际上关系到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而“粮棉争地”矛盾的最终解决,正是靠了人造纤维。

所以,中国纺织业的发展离不开化纤,化纤的发展离不开聚酯产业链。“而PX是我们面临的最后一道关,现在恰恰在这个环节上卡住了”。

比“弟兄们”更危险吗:毒性、可爆性和汽油相当

在聚酯产业链上,PX跟石脑油、PTA、PET等上下游的同宗兄弟相比,几乎是唯一一个屡遭公众抵制的“苦命人”。一个合理的逻辑是,它比“弟兄们”更具危险性。

对此,曹湘洪解释,炼油石化生产装置客观上存在安全环境风险,因为其原料和产品大多数易燃易爆,生产过程中温度、压力变化大,这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业界心有不甘:受制于人并非技不如人

中国石化积40年沉淀和两代人持续攻关,于2011年系统性攻克芳烃生产全流程工艺难关(成果获201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成为国际上与美国UOP公司和法国FP公司比肩并立的三大聚酯产业链技术专利商之一,成为“中国智造”走出去的一张新名片。

PX风波,暴露了地方政府公共管理软肋

对PX误解已近偏执

为什么偏偏是PX、而不是别的什么化学品?从公众抵触PX的第一天起,业界对其原因的探究就未停止过。深度探究的结果,导致一种设身处地式的换位、甚至再换位思考。

上海石化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治卿表示,上海石化现在运两套、共83.5万吨产能PX装置,“这么多年,跟周边一直相安无事”;此次设想中的新上项目受阻,原因尽管复杂,但换位思考,根本一条还是上海作为经济发达地区,从民众到地方政府,对经济转型至更高端、产业升级至更低碳的意愿更强烈;相对地,对重化工项目拉动GDP和就业的积极性则不如经济欠发达地区高。这有其合理性。

对原因的深度探究,甚至导向了原始的文本层面:PX中的X,代表了未知数,而“未知的东西易引发恐惧”是人之常情,这算不算PX偏执型误解的一个诱因呢?

邻避效应:挑战政府公共管理能力

跟以往反PX一样,邻避效应,也是此次网民应激反应的典型特征。也就是说,“我知道PX没问题,国家需要PX,但爱建哪建哪,就是别建在我家门口”。

牟善军从专业角度阐释了PX项目选址的原则。为什么是在厦门、大连、宁波、昆明、茂名?“实际上还是从生产、销售、安全、环保角度统筹考虑的”。由此出发,王治卿也表示,新上PX项目,上海、宁波、南京“条件最好”,一是有现成装置,二是上下游物料衔接便捷。

但这只解决了“为什么要建在你家门口”;至于“能不能建在你家门口”,问题显然复杂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