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甘膦被贴上了“致癌”标签   科学还是政治,谁终将获胜?

第96期 草甘膦,致癌,转基因, 2017-07-06 09:19:07
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作者: 编辑:马嘉悦
【编者按】

美国加州时间2017年3月10日,加利福尼亚州法官Kristi Kapetan发出正式裁决,在加州销售的转基因伴侣草甘膦(Roundup,中文名:农达 )都要贴上致癌标签!6月26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环境健康危害评估办公室(OEHHA)将草甘膦列入“加利福尼亚州已知可导致癌症”化学品清单,2017年7月7日起正式生效。同时,美国的一些律师根据,有人称自因为己使用草甘膦患了癌症,搞了一个集体诉讼孟山都要求赔偿。国内的反转人士把这几件事大肆炒作, 把草甘膦致癌的问题拿来当作砖头,砸向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或许,只有通过科学方法,才能确保一个公平与公正的监管环境,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使人们受益于科学技术应用,并保持科研和行业的积极性。而这,对于草甘膦,以及医药等其它受到监管的产品,还有普通消费者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美国加州提案,草甘膦在加州销售的包装上要注明可能致癌的标识

非政府监管机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在2015年,其将草甘膦定义为2A类“较可能致癌物”。

在该分类发布后,全球诸多科学家和监管机构纷纷做出回应,重申草甘膦是安全的,并指出该评级存在缺陷,并非科学研究,不仅片面参考了部分文献,而且没有给出草甘膦致癌风险与暴露剂量的定量关系,其评级流程的设计易于得出可能和极可能致癌的结论。

即使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的分级来看,单从致癌性,喝草甘膦水溶液比晒太阳、喝葡萄酒、五粮液、吃咸鱼等人们常吃的食品都还要安全。

该分类发布后广受争议,但是却起到了“意外”的效果——被作为加利福尼亚州环境健康危害评估办公室提出将草甘膦列入清单的唯一依据。

安全评估: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3个有关机构支持草甘膦安全

美国EPA(环保局)对草甘膦毒性的分类:低毒和极低。公开资料指出,草甘膦口服的LD50 >5000mg/公斤,草甘膦在大豆的MRL(最大残留允许值)是20mg/公斤,也就是说一次吃25公斤转基因大豆,其中所含的草甘膦也不会有明确毒性。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对草甘膦安全性评估。2000年联合国粮农组织评估了多个权威实验机构用小鼠、大鼠、兔、牛、狗,以及14种水生动物、蜜蜂等实验动物,分别做急毒、短期毒性、长毒、致癌性、致畸性、对生殖系统影响的离体和活体的多种实验,得出的结论是草甘膦毒性很低,可以作为低毒的除草剂使用。

CODEX(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的评估。2004年CODEX(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对草甘膦的安全性做了一次全面的评审,批准了草甘膦重新注册为低毒除草剂使用。结论是草甘膦安全。

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BfR)的报告: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BfR)是全球最具权威性的评估草甘膦的机构,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粮农组织的草甘膦评估,全是交由此研究所完成。欧盟食品安全管理局(EFSA)的草甘膦安全性评估主要也是由此研究所完成。除了美国的环保局外,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BfR)的结论是没有其他组织可以挑战的,前述的法国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没有对草甘膦安全性评估的官方资质。

最近(2017年3月15日),ECHA发布公告说草甘膦不是致癌因子

IARC不具备审批草甘膦是否有毒的资质,世界卫生组织的下属4个有关机构,有3个不同意法国国际癌症研究中心(IARC)“草甘膦可能致癌”的观点。

草甘膦除草剂≠耐草甘膦基因,全球60%以上草甘膦是用于非转基因作...

一. 草甘膦毒性与耐草甘膦转基因作物无关

1. 草甘膦是除草剂, 与转基因作物本身无关。

草甘膦研发和应用已经有40年的历史, 而最早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的批准上市只有20年的历史。 也就是说,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上市前的20年,草甘膦已经被广泛使用了20年。

2. 草甘膦用于大豆的问题:大豆田间杂草严重,不打除草剂,杂草丛生,长得比大豆还要快,大豆被杂草掩盖,严重影响大豆产量。20年前,大豆田里用的除草剂是毒性比草甘膦大很多的其它除草剂,例如与橙剂有关的2,4-D等。

3. 转基因技术出世后,草甘膦被广泛用于大豆产业:科学家把一种叫做CP4-ESPSP的基因转到大豆后,产生的蛋白叫CP4-ESPSP,这种蛋白可以使大豆抗草甘膦的毒性,即使用大剂量的草甘膦后,杂草死亡,转基因大豆坚挺不死,大大提高了大豆产业的效率,深受美国农民的欢迎,而原来毒性很高的其它除草剂被毒性较低安全的草甘膦取代。

简单来说,在转基因大豆问世以前,草甘膦已经在欧美广泛使用了20年。由于在抗草甘膦大豆问世后,取得最大的经济效果,所以人们把草甘膦跟转基因挂钩,但转基因大豆本身与草甘膦的毒副作用毫无关联

二:全球60%以上草甘膦是用于非转基因作物

根据有关资料揭示,全球使用草甘膦除草剂的作物有92种。所以草甘膦如果有毒性,也同样表现在大量非转基因作物的土地上,并非只跟转基因作物有关。

所以草甘膦如果有毒性,也同样表现在大量非转基因作物的土地上,并非只跟转基因作物有关。就栽种面积来说,草甘膦被大量施用于非转基因作物,草甘膦如果有毒性,跟抗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风马牛不相干。

短期对国内草甘膦市场无影响;要科学回击,避免三人成虎

草甘膦近年来一直占据着我国农药出口品种榜首的地位。数据显示,中国是草甘膦生产第一大国,草甘膦是2016年中国最大的农药出口品种,出口草甘膦达47.7万吨,占中国农药总出口量的34.76%,约9.96亿美元 。

“综合遵循国际公认的程序和方法,以及国际权威评估机构的观点来看,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草甘膦具有致癌性。”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研究员徐海滨在近期召开的在农业生物技术发展与挑战研讨会上表示。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林敏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任何除草剂不可能百分百无毒,相比其它除草剂,草甘膦的安全性是最高的。“是药三分毒,何况除草剂。讨论除草剂的毒性问题,不在于有毒还是无毒,关键是看谁的毒性低,对人和环境危害相对小一些。”他说。

这个清单的发布是否会对中国的草甘膦市场有影响?林敏认为不会。“与其它除草剂比较而言,草甘膦属于低毒性、低残留、高效的绿色化工产品。目前,还没有比草甘膦更安全、更有效的除草剂替代产品可用。”他说。

“这只是美国一个州的政策,并不是美国全境的政策。短期对国内草甘膦使用无影响,但如果对这种缺乏科学根据的声音不回击,三人言而成虎。”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肖国樱对科技日报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