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让万千新生儿远离出生缺陷

似乎是为了配合给她送别,4月19日清晨,北京一改前一天的风和日丽,阴冷的天气里看不见一丝阳光。北大医院第二住院部门前近千名送行的人们也和这天气一样,心情沉重而压抑。他们胸前佩带着洁白的小花,共同送别一位传奇老人——“中国围产保健之母”严仁英。

躺在层层鲜花簇拥之上的严老,身上覆盖着党旗,面色宁静而祥和。一首舒缓的钢琴曲取代了低沉哀婉的哀乐;一句“一世纪妇幼结缘,慈母仁英千古,精诚为医,身正为范;三万日赤子人生,一代大家永存,功在当代,业在千秋”,高度概括了老人一生的功绩。

花甲老人投身围产保健事业

1979年,全票当选为北大医院院长的严仁英访美,其间她接触到了国外日渐兴起的围产医学。深受启发的严仁英决心将“围产保健”引入中国。

回国后,年过花甲的严仁英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从临床改行做妇女围产保健,挑起我国妇幼保健与围产医学的大梁。很多人惊讶于严仁英这个“逆潮流而行”的选择,但严仁英却对自己的决定充满信心,认为这是自己做的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她经常说,医疗只能救治一个人,而预防则可造福很多人。严仁英希望通过围产保健的普及,可以在第一时刻预防新生儿疾病,实现民族优生之梦。

要做优生保健,首先需要大量的调研。严仁英选择了当时经济欠发达、围产儿死亡率高的京郊顺义农村为试点,开始对1981年到1982年的孕产妇及围产儿死亡率进行监测观察,并推广围产保健的“高危管理”措施。3年多时间,严仁英走遍顺义7个乡,调查研究的婴儿达到2000多个,终于使围产儿死亡率由27‰降至17.6‰。

严仁英的“围产保健高危管理”试点研究成果很快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卫生部的好评,世卫组织连续资助中国举办3期全国围产保健高危管理学习班,将围产保健高危管理的技术推广至全国,并出版《围产保健高危管理》一书。自此,严仁英扛起中国围产保健的大旗,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0.4毫克的叶酸之爱

对于所有妈妈,母爱都开始于备孕期0.4毫克的叶酸之爱。坦率地说,没有严仁英,就没有备孕增补0.4毫克叶酸的印证,更没有中国出生儿缺陷率降低的保证。严仁英是一个母亲,她用自己的勤奋好学、勇于探究的精神,圆了许多女性想要做合格妈妈的梦。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国际上已陆续有权威文献表明,叶酸对神经管畸形的发生起到有效的预防作用。严仁英在仔细研究后深受启发,认识到叶酸普及对降低中国新生儿出生缺陷的重大作用。1990年开始,年近8旬的严仁英着手神经管畸形(无脑儿、脊柱裂)胎婴儿的防治研究工作。

神经管畸形是中枢神经系统发育过程中因神经管闭合不全所造成的一组严重出生缺陷,主要包括无脑畸形、脊柱裂,是造成孕妇流产、围产儿和婴儿死亡,以及人生终身残疾的主要原因之一。神经管畸形这一严重的新生儿出生缺陷性疾病剥夺了妈妈拥有一个健康宝宝的权利,后天治疗费用更是让很多家庭不堪重负。

严仁英在对1981到1982年间出生的2000多名婴儿进行调查分析后,发现神经管畸形是导致新生儿死亡的首位死因,与孕妇在妊娠期间缺乏叶酸有关。为此,严仁英提出女性在妊娠前后每日增补叶酸0.4毫克(1片斯利安叶酸):可降低高发地区胎儿神经管畸形发生率85%,降低唇腭裂发生率50%,降低除神经管畸形以外的其他重大体表畸形率15%,有可能降低先天心病率35%,降低婴儿死亡率20%。研究证实,新婚和准备生育的妇女服用小量的叶酸增补剂,可以减少70%神经管畸形儿的发生。

这一研究成果在1996年被卫生部大力推广后发现,全国80%准备生育的妇女服用叶酸增补剂后,每年减少5万例先天畸形儿出生的数字,使我国神经管畸形的发生率下降50%。由于严仁英在妇幼保健研究工作的又一突出贡献,为此她获得首届“中国人口奖”和中国福利会的妇幼保健“樟树奖”,被誉为“中国围产保健之母”。而在临床推广项目中,所使用的0.4毫克叶酸片也得名“斯利安片”。如今世界上已有50多个国家据此研究成果,调整和制定公共卫生政策。

可以说0.4毫克的叶酸之爱,重量微乎其微,却有难以估量的重要性。它的诞生,使千千万万的新生儿从此远离了出生缺陷,成就了千千万万的幸福妈妈;它的诞生,耗时30年研究,经25万例临床医学证实,凝聚了一位国民母亲对中国新生儿的爱。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毛梦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