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大学生科技网首页>热点新闻

赢得未来科学大奖,他们最想说点啥

时隔一个多月,10月29日晚上7时许,令人期待已久的第二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华丽登场,三位主角在典礼上动情感言,不约而同都表达了自己最想说的话——感谢。

今年9月,2017年未来科学大奖获奖名单公布,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生物学教授施一公,量子通信卫星“墨子号”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教授潘建伟,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教授、北京大学教授许晨阳分别获得“生命科学奖”、“物质科学奖”和“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奖金各为100万美元。

当高冷范的科学家在闪光灯下表达出他最真情的告白时,大家似乎觉得和科学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施一公:能有今天,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我觉得像我这样一个在驻马店长大,在九岁、十岁的时候天天想着长大要每天能吃一个苹果的孩子能有今天,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在施一公眼里,妻子、家人、同事、领导、老师、朋友以及这个时代都是他需要感谢的。

提起过去,他哽咽着回忆到:“2017年对我来讲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今年我50岁了,人过半百知天命;今年是恢复高考40年,我有很多关于1977年的回忆;今年也是我亲爱的父亲去世30周年,是我结婚25周年,也是我回国到清华全职工作整整10周年。”

施一公特别想感谢家庭的支持:“没有他们的爱,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不可能有今天。” 因为在实验室,因为要穿梭在不同的岗位上,在尽全力把自己的人生再往前走一步,所以很多时候没有办法照顾家庭、陪伴孩子,没有家人的支持和理解,施一公觉得自己不可能不可能在学术上有任何建树。

同时,他也特别感谢家人、同事、领导的支持。“爷爷是我在十一年之前回国决定做出以后打电话,我所有亲人中最坚定支持我的,他对我说你在美国待那么久了,早该回来了。”“我回来十年了,清华大学在我回国最困难的时候,不止在实验室,不止是科研经费,在我处在舆论漩涡、在网上有争议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支持我,我特别感谢清华大学我的同事,清华大学我的领导。”

“我常常想我小时候,初中、高中学过的一句话,真的成了在中国奋斗的鼓励我的一句话——友情就像黑暗中的一盏灯,照亮了你的灵魂,照亮了世界,照亮了前行的道路。”施一公说,感谢一路走来教给他知识和力量的老师,感谢很多非常支持他的在美国和中国的同事,感谢那些在各处,在背地里偷偷的、默默的支持的国内各界的朋友。

最后,施一公特别想感谢的是这个大时代,“感谢这个时代让我们这批人、这代人有这样一个追求梦想的机遇。”

潘建伟:感谢每一个人,感谢祖国

“感谢未来论坛,他们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也感谢未来大奖的几位捐赠人,他们设立的未来大奖让科学在中国得到了更多的普及和重视。”一上台,潘建伟就表达了他的感激之情。

同时他也提到,未来科学大奖的评审委员会是非常杰出的,貌似未来科学大奖已经成了诺奖的风向标。“去年未来科学大奖颁给了拓扑量子方面的研究,随后,斯德哥尔摩就宣布把当年的诺奖,颁给了拓扑物质相变研究的几位科学家。今年未来科学大奖又颁给了施一公,以表彰他在冷冻电镜方面取得的相关研究成果。结果又过了一两个月之后,斯德哥尔摩又跟着未来科学大奖委员会的指引,评了冷冻电镜方面的工作获得了诺贝尔奖。”不管是出于巧合还是真实如此,总之“未来科学大奖评奖委员会的水平还是非常高的”毋庸置疑。

和施一公一样,育有一儿一女的潘建伟在获奖感言中也提到了来自家庭尤其是妻子的支持。

“我记得当时她正好挺着大肚子,怀着我们的老大,因为身体不太好,突然摔倒了,把肩胛骨摔断了。当时她在德国,而我因为科研的事情,需要赶回国答辩。她挺着大肚子,趟在床上动不了,却对我说:‘没关系,你还是回去吧’,当时我是流着眼泪去的机场,飞回国内。”潘建伟说,今天取得的所有成就,跟妻子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潘建伟也非常感谢父母:“我说我想学物理,可能将来没有饭吃,他们说没有关系,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所以正因为有他们的支持,我也没有什么功利心,就沿着这条路走下来了。”

“今天这个奖,其实不是给我个人的,而是给我们五个人,乃至整个团队的,谢谢你们。”在潘建伟看来,“墨子号”量子卫星的整个团队同样值得感谢。他们曾有约在先,要把几个技术全学会,然后在适当的时候一起回国,一起合起来做一点别人、别的团队做不了的事情。

不管是曾经的关怀,还是曾经的非议,潘建伟都觉得:“这些人与曾经关怀你、感动你的人一样,都是人生中必然要遇到的,最后都会成为对我们修行的肯定。所以,我想应该感谢每一个人。”

“我觉得我们能够一起把量子通信卫星这件事做成,成功发射量子卫星,以至于如今国外的同事非常羡慕我们,主要得益于我们的国家。”潘建伟最后深深地表达了对祖国的感恩,“我们正处在一个大时代,更好的说法是新时代,这得益于国家经济的发展,让我们能够做一些让国外的同事也羡慕的事情。”

许晨阳:选择数学作为职业是一件幸运的事

1981年出生的许晨阳是最年轻的“中国诺贝尔奖”得主。与施一公、潘建伟不同,他要感谢的对象是数学,“能够成为一个数学家总是令我心存感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投身于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业,并最后还能以此作为谋生手段。”在他看来,“数学是科学的皇冠” 。

“今天无论我们手机信号的传递,医疗成像的分析,还是我们对时空规律的认识,都以数学发展为其先声。数学成为我们理解和探索世界所必需使用的语言。”在许晨阳的心里,数学蕴含着简洁、优雅和浑然天成的美感。

“数学历史上的每一步进展,都意味着数学英雄们的远航达到了人类曾经未知的新世界。用希尔伯特(Hilbert)的话来说,我们数学家相信,人类必须知道,人类终将知道。”对于高深莫测的数学,许晨阳认为,每个从事数学研究的人都希望在自己的天赋之内,能够再进一步,证出更漂亮的定理,解决更困难的问题。“驱动我们前进的不仅是征服未知的渴望,也有创造过程中震撼我们的逻辑与诗之美。”

许晨阳表示,数学是科技发展的先声。纵观世界历史,没有哪一个科技强国,不是先成为一个数学强国。“在这里要感谢一代代数学前辈承前启后,为中国数学发展所做的努力。我自己也时时不忘作为中国数学人的责任和初心。”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陈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