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大学生科技网首页>双创故事

学习创业,其实是学会“失败没那么可怕”

薇薇安最近有点纠结,因为身边都是创业公司CEO……有个男生做起了木材生意,把原木卖给旁边的造纸公司,倒也挺风生水起。

但薇薇安还是想做工程师。为了显示自己的专业性,她换上了安全帽和防护背心的行头,准备好了简历,跑了三家公司去面试。

其实,薇薇安和她的CEO同学们,都只是芬兰普通小学里的六年级学生。

这一切,就发生在芬兰一座不到600平方米大小的模拟城市里。这是芬兰人汤米·阿拉克斯基创办的教育公益项目“我和我的城市”。

过去8年来,这样的“模拟城市”,他和团队建了9座,为的是给12-16岁的孩子提供免费的创业教育。

“我不是说学算数、学语文不重要。但世界已经变了那么多,我们还在用19世纪工业革命那一套来教孩子,真的合适吗?”阿拉克斯基说。

六年级就创业,太着急了?

不过,让小学生创业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

“其实给孩子们做创业教育,不是要每个人都去创业,而是让大家从小尝试用创业者的视角去看待和理解这个世界,获得这种‘创业者思维’。”阿拉克斯基认为,这是21世纪里的重要竞争力之一。

所以小学生CEO们都做什么?这是他们的一天:

早上9:45,薇薇安和同学、老师来到“模拟城市”。

站在门口,孩子们好奇地朝里张望,指指点点:市政厅、银行、超市、电视台、房地产公司、科技企业……什么都有,像现实城市的微缩版,也像“大富翁游戏”的现实版。

按照阿拉克斯基的设计,这群六年级的孩子将在这里度过一天的职业生活。

三场面试下来,薇薇安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工作。经过“银行”的时候,她还顺带申请了一张“银行卡”,作为自己的工资卡,计划好好工作攒一笔“钱”。

同学的生意也做得不错,他逐渐摸清了这样的规律:“造纸公司”会用他的木材造纸,做出来的纸会被卖到其他公司做成其他产品……为了赚更多的钱,他得硬着头皮跟“生意伙伴”谈判。这样倒腾几回下来,他和“生意伙伴”们明白了产业链的上下游关系。

而作为“砍树”的人,他也意识到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之间的平衡有多重要。

在来到模拟城市之前,薇薇安和同学们在这学期上了10节经济学入门课,都是由阿拉克斯基团队来设计的,课程内容包括经济是怎么产生的、公司要怎么运营、税收到底是咋回事等。

薇薇安说,在模拟城市里“面试”和“工作”,她对之前那10节课的内容有了更好的理解,“知道交税为什么对社会那么重要了”。

在“我和我的城市”提供给九年级学生的课程体验里,学生们还会打入“全球市场”进行“国际贸易”。他们会学习如何竞争,也会寻找合作共赢的可能性,还得担负起经营不善之下破产清盘的风险。

到现在,已经有超过一半的芬兰小学生参加了“我和我的城市”课程。英国、挪威等也计划引入课程。

“模拟城市可不是‘过家家’,它提供的不只是职业角色扮演的机会,孩子们在里面形成了一个小社会,他们对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社会是怎么运作发展起来的等,都有了更直观的认识。”阿拉克斯基说。

尽管芬兰已经被公认为全世界教育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但曾经做过老师的阿拉克斯基还是对教育制度很不满意:

为什么我们教给孩子的知识,都是和世界脱节的?

这也是他做“我和我的城市”的初衷。最近8年来,他想让孩子们将城市当成教室,让学生在成长过程中,学习如何适应社会角色,而不是等到18岁之后。

他发现,虽然这些都是被很多人默认为进入社会以后自然而然就懂的道理,但其实有很多成年人都缺乏这样“适应现代社会的思维”。

“很多现在在‘创业’的人,其实都没有这样的思维能力。”阿拉克斯基还吐槽了一句。

背后是“成长型思维”和“固定型思维”的战斗

事实上,不仅在欧洲,青少年的创业教育在美国也很流行。阿拉克斯基最初的灵感就来自于美国JA Biztown的实践。

这不仅仅是创业学习。在美国中小学主推创业教育的另一大组织“青少年创业家教育网络(NFTE)”认为,创业思维的学习,这还能解决社会公平问题。

从1987年开始,NFTE在美国给超过50万名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提供了免费的创业课程,还拓展到中国、德国、以色列、哥伦比亚等10个国家。参加 NFTE 的课程,除了课上学习,中小学生还会接触到沙盘模拟、路演比赛等创业训练。

这些创业教育背后的逻辑,跟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卡罗尔·德韦克的观点非常接近。

她在《思维模式》这本书中提到,人的思维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成长型思维模式”,还有一种是“固定型思维模式”。

你可以简单判断一下,自己是哪种:

情景1:想象一下你是个中学生,数学考试成绩下来了,这次只考了60分。你会这么想:A. 我这人不太是学数学的料(马上合上试卷画圈圈)。B. 我只是这次考砸了,让我来看看是哪里没答对……

情景2:回想一下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很棒?A. 我觉得做一件事情很轻松,不费力气,也不容易犯错误的时候。B. 我很努力,把本来一件做不好的事情做得更好的时候。

如果你两个答案都是A,那么你可能是“固定型思维模式”。你会更容易相信智力智商是天生的,遇到了错误和不擅长,是因为你本来如此。

“成长型思维模式”的人,更倾向于认为能力和智商不是天生的,是可以通过自觉训练提升的,这样的人抗失败的能力更强,也更容易不放弃,持续努力。

如果你经常有“固定型思维模式”,也别责怪自己,因为现有的考试得分的体制,很容易让你形成“固定型思维模式”,而不是“成长型思维模式”。

学习创业可以锻炼更好的“抗打击能力”

“你得意识到,机会其实不是公平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来说。”NFTE副主席Dan Delany说。在他们看来,家境优越的学生相对来说资源更丰富,经济水平是拉大教育差距的原因之一。

而创业教育,能在一定程度上让年轻人的思维方式调整为“成长型思维模式”,抗失败和打击的能力更强,鼓励他们持续努力。

德韦克曾经和一群十岁的孩子做了个实验:她给这些孩子出了一堆题目,难度基本上都超出了他们认知能力范围,她想测试他们面对难题的反应。

情况让她惊讶。没能正确回答题目的大部分学生都反馈说“感觉很糟糕”。而在后续进一步的研究里,她发现很多学生在考试成绩不理想的时候,会去找到那些考得更糟的人,从而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

在学校里最常见的情况是,学生用分数的高低去定义自己的能力和价值。更严重的是,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走出校园后,自己还在受到这种思维的影响。

“我们是该反思我们的教育方式了。我们是不是培养出了一批只会盯着考试成绩看的孩子?我们是不是把孩子们都教得短视了?我们的孩子是不是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大胆想象未来?”在她的TED演讲里,德韦克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无论是“我和我的城市”还是 NFTE 的创业教育,其实说白了都是在说这么一件事:所谓“失败”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们可以快速试错做成任何事情。

而且,最早感受到这个规律越好。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陈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