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和教授毛一雷:防治肝癌,需借科普“东风”

2018-06-11 10:45:07 来源: 中国科技网 作者: 夏青

 

图为毛一雷在《肝癌——答疑解问》发布会上致辞。王子系 摄

中国科技网(夏青)近日,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举行了协和医院毛一雷教授新书《肝癌——答疑解问》发布会。会后,中国科技网记者独家采访了毛一雷,他谈到自己关于医学科普及学术公平的看法。

毛一雷,何许人也?1964年生,现任北京协和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1997年获瑞典隆德大学外科学博士;1999年在美国哈佛大学完成博士后训练;2014年、2015年、2017年被北京协和医院评为十大优秀教授。


不仅仅是肝癌:所有疾病都急需预防或早期发现

据世界卫生组织相关数据显示,国肝癌患者数量超过全球总数的一半在我国全国第二、第三次死因回顾调查中,肝癌的死因顺位在恶性肿瘤中均排第2位。世界上每新增2例肝癌,就有1例在中国我国有9400万乙型肝炎携带者为什么数量如此巨大?主要原因是,一种疾病的患者基数越大,互相传染的可能性越高;其次,肝炎可以通过母婴传染,虽然随着疫苗普及、科普推广这方面已经获得很大改善;再,中国人种的基因对乙型肝炎具有易感性毛一雷解释道,肝癌是我国一个重大的问题,这方面的科普是必须做的!

毛一雷认为,无论从病患角度还是从社会角度来看,医学科普都非常重要他表示,所有的疾病,在能够预防或早期发现时的治疗方案是最有效的:预防,能降低恶性肿瘤的发生率;早期发现,能明确延长患者生存时间,或者增加治愈率。医学科普的重要性在于,提前告知那些潜在的、有可能患病的高危群体,如何更早注意疾病的早期征象、不断复查,并根植下预防为主的理念”。并且,他补充道,“世界银行曾经资助过中国一个为期十年的临床研究项目,研究哪一类慢性疾病对社会的负担最重,结果肝癌排十大慢性疾病首位、慢性乙型肝炎排十大慢性疾病第四。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病人是乙型肝炎合并肝癌的话,会给社会造成极大的负担。而大力推动医学科普,意味着疾病能够预防,不发生或者少发生;被早期发现,通过治疗能够痊愈或者延长生存时间——无论哪种情形,都会大大减轻社会经济负担、医保负担。”

“医学科普能够扫清患者旧有的不科学的观念,比如,有些闭塞地区的老人误以为,得了肝癌不能做手术、一手术反而容易扩散,这其实是个很大的谣言,”毛一雷说,“不管基于我国还是欧美的规范,大数据分析得出的结论都是,如果得了肝癌,手术应该是首选的治疗方案认为,医学科普重在通俗易懂,要紧跟时代的发展,积极采用影响力较大的网络、新媒体等传播形式推广“预防为主”的观念;同时,因年龄或经济水平无法上网或接触新媒体的群体进行社区科普宣传。“对于国家卫生主管部门来说,科普教育是既有效又省钱的方式,会让疾病患者及家属、高危人群、普通人群、基层医生等都从中受益。”

另外,提到我国乙型肝炎得到明显控制之后出现的一个新问题——与肝癌直接相关的脂肪性肝炎(脂肪肝的一种后果),“由胡吃海塞、过度肥胖、饮酒等因素引起,会大幅增高肝癌发生的比例”。他建议公众注意调整自身饮食等生活习惯,少油腻、多运动、少饮酒,尤其已有肝炎的人群,更应该注意补充维生素、多进食新鲜蔬菜等富含抗氧自由基的食物、少食肉,避免增加肝脏负担。


明辨科普人群:不能“一知半解”,有意愿还需各方推动

我认为,有相当一部分一线医生,尤其是基层地区医院的医生,未经培训是缺乏做科普的资质的——他们日常工作繁杂疏于学习,或不了解最新规范,或没有兴趣和精力进行专精研究,并未达到足够的专业层次。做科普的人必须是专业知识非常扎实、且知识结构不断更新的!一知半解、半懂不懂的人不如不做,不然反而容易误导。”毛一雷认为,侧重于教学、研究的医学工作者如医学院教师等也是适合做科普的,但单就有资质做科普的一线医生来说,他们实在是比其他医生繁忙太多。

据悉,毛一雷承担着一线的临床医学工作,协和医院肝胆外科门诊量、手术量都非常大;同时还负有科研、教学任务,开展不少课题研究、带硕博研究生等;他是国内外各种权威医学学会的成员,经常参与学术会议、组织联络等事务;此外,还创办了一本英文学术期刊,担任所有投稿文章的初审工作。“有资质做科普的一线医生,虽然几乎没有时间,但也是有科普意愿的,”毛一雷说,“我们知道尤其是对贫困、边远地方的公众来说,一旦教给他们一点基本的疾病知识,便会明显改善他们的生活、健康水平。在预防疾病这一点上,医学科普能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但我们需要来自其他方面的强大的推动力,比如我主编《肝癌——答疑解问》一书,是在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中国医学著作网等方面的大力推动下历时两年完成的。我为此联系组织了60多名专家参与编写,全是中国医师协会肝脏外科医师委员会、中华外科协会肝脏学组、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等我国权威学会的成员,某种程度上,我也推动了他们进行科普,”他讲道,“但归根究底,需要政府相关部门从理念、财力上大力推广全民预防的观念,推动医学科普的发展,促使各类疾病能够预防或尽早发现,才能为患者及家属、政府财政乃至整个社会都带来巨大的好处。


创办外科期刊:“不近人情”坚持学术公平

毛一雷的履历中有大量学术兼职:他是中国医师协会肝脏外科医师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外科技术创新与推广分会会长、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华外科协会肝脏学组委员、中华肿瘤学会肝癌学组委员、国家卫生部肝癌规范诊疗专家组专家、国际肝胆胰协会中国分会委员美国消化道外科协会委员、美国营养协会(ASN)会员还担任Journal of the Gastrointestinal Surgery、《中华医学杂志》等多本国际、国内期刊的编委。他最引以为豪的,是创办国内唯一被SCI收录的外科类期刊Hepatobiliary Surgery and Nutrition

 

图为最新一期Hepatobiliary Surgery and Nutrition封面。图片来源:HBSN官网

“随着中国医学界快速发展,加之晋升制度等客观原因,导致2010年以来中国医学研究学术文章井喷。投稿全球各类期刊的医学文章里,约有1/3来自中国。”但在为国外期刊审稿过程中他发现,投稿中有些质量足够好、水平足够高的中国文章,因为期刊容量有限、国外期刊不能全发中国文章等原因被更严格地筛选、甚至拒稿,实在非常可惜“我们需要创立自己的顶尖外科类期刊,能发表中国高水平医学研究文章的地方

于是,毛一雷2012年12月创办Hepatobiliary Surgery and Nutrition定位为国际性外科类期刊,自己担任主编及初审,后续审稿绝大多数由来自美国、日本、法国、意大利等国的专家进行,“外国专家审稿时,不在乎中国投稿人的名声和学术地位,他们不看人情关系或者学术头衔,就看文章够不够格。我希望这本期刊是独立、纯粹、公正的,是有顶尖的学术质量的,不被任何势力和人情关系破坏。我会坚定地朝着这个方向走下去,因为如果要顾及各种人的面子,是永远办不起来一份顶尖期刊的。

2017年6月,期刊被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SCIE)收录。不仅如此,这本期刊2017年的评分,可以在亚洲外科类期刊中排名第二毛一雷保守估计两年之内这本期刊可以做到亚洲外科第一,并且同西方著名外科期刊相媲美;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荣誉,也是中国医学人应该有的学术地位。

不管在期刊创办之初,还是已算小有成就的现在,他始终坚持公平公正,“无论面对私交多么熟悉的外科界专家,我都说,欢迎投稿,但是这本期刊会按规定严格审稿。开始可能会有人暗中指责我不给面子、不近人情,但是后来他们发现我一直是公平的,他们终会敬服这种原则。发稿不能凭人情——这是我从一开始就坚持的,今后也会一直坚持下去,我得在我力所能及之处,把部分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走后门的观念改正过来,立下规矩——私交再熟悉、地位再高,也不是发表文章的前提和条件;这不仅是这本期刊的质量和发展的保证,也告诉大家:不是所有东西在中国都应该或者需要开后门才能办成!社会需要公平和公正。

“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毛一雷谈起自己创办快6年的期刊,像是一个滔滔不绝的父亲,“我希望有朝一日,西方专家们谈起中国的这本外科期刊,会由衷称赞其质量很高常读、作为学术和工作实践的参考,那样我会觉得非常非常自豪。

 

附:图书简介

《肝癌——答疑解问》一书集合了肝脏、肝癌相关知识以及220个患者常见问题的权威解答,对肝癌的病因、危险因素、预防等知识进行了有针对性、实用的梳理,还介绍了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肝癌治疗领域105位优秀专家,方便患者快速、理性就医。

 

图为毛一雷编著《肝癌——答疑解问》。图片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提供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