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创新就只有等死”——记九江地震台科研团队

2018-08-13 11:07:41 来源: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作者: 代小佩


 2015年3月,九江地震台科研团队成员在台站组装冷凝设备。

九江地震台供图

“方案不差,你们差了点儿。”这个“你们”指的是国内首支自主设计建造了氡观测仪检测平台的研究团队,他们来自庐山脚下的九江地震台(以下简称台站)。说这话的是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陈华静,在她看来,建设氡观测仪检测平台的技术和施工难度极大。这支团队并非“系出名门”,因而其科研能力起初遭到了质疑。

然而,这支庐山脚下的团队凭借自己的创新能力,有力回应了质疑。近日,记者在参观九江地震台时了解到,该团队成功建设了检测平台,该成果填补了国内相关领域的空白。该平台自2016年建成后,其实验数据和成果为地下流体观测工作提供了技术参考,相关测项多次在全国地震监测资料评比中取得前三名的成绩。

逆袭:从饱受质疑到成为行业领先

研究发现,地震前岩石中氡值会发生明显变化,就此可对地壳活动作出研判。氡观测是国际上普遍认可的地震监测手段之一,也是我国地震观测台网中最重要的测项之一。

地震行业氡观测仪主要采用固体氡源进行校准,但固体氡源属于受国家严格监管的放射类源,由于存在运输不便等问题,造成氡观测仪无法实现全国统一校准。台长肖健称:“由于监测仪器标准不统一,A地区测出的氡气含量可能跟B地区测出的不一样。这样的话,测出的数据就没有意义。”因此,地震行业急需统一氡观测仪器的标准,这一重任就落到了台站科研团队的肩上。

在完成几百组实验的基础上,台站的工作人员自主创新出一套项目建设方案,他们自主设计了水气综合处理系统、豁免级测氡仪校准器、高低温湿热箱和步入式恒温恒湿箱等一整套检测系统。肖健说,团队希望有了这个检测平台,氡观测仪所记录到的数据在预测地震时能更加准确。

“这是我在国内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设计,在国际上都很少见。”原核工业第六研究所研究员、高级工程师邱寿康称赞道。

协作:团队一路争吵一路成长

中国科学院前院长路甬祥院士提出过5种科研精神:求实、创新、协作、牺牲、自律。肖健有些得意地说:“这些精神我们都有,此外,还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洒脱。”

“在井喷300吨到600吨的水下进行流量作业,深井水寒冷刺骨。”肖健颇为感慨,“原先实验场地有时在厕所,有时也在井口房。井水到处喷时,大家就打着赤膊或穿着雨衣做实验。”

“大家经常晚上一起去实验室调节实验参数,有时是22点,有时是24点,有时是凌晨1点。”团队工程师黄仁桂称,这是难忘的经历。台站需要24小时值班,黄仁桂自我调侃:“一个人在台站值班很无聊的,尤其到春节时,外面放着爆竹,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默默吃一口面。”

除了一起做项目、调数据。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还体现在争吵上。团队工程师李雨泽回忆,大家经常一起讨论实验方法,有时分歧太大又未能说服彼此,就会引发争吵。“争吵太多了,我们是一路争吵一路成长。”黄仁桂说,不过大家都是对事不对人。

“我们没有前人的经验,只能一遍遍反复实验。”黄仁桂和李雨泽称,在测氡仪实验阶段,5台实验测氡仪氡值变化幅度超过30%,为尽快找出异常原因,团队成员对各个实验装置逐一进行排查,反复查找原因,有时甚至推倒重来。

执着:5年来艰苦创业、从未懈怠

其实,台站的主要工作不是科研。

保护工作环境、保证仪器运转正常、做好数据预处理,这些是台站的本职工作。“但若大家不动脑筋,几年后就会懒惰,失去激情。”据肖健介绍,如今很多基层台站都已实现无人化,长久下去台站成员也有可能被新技术替代,“我们不创新,就只有等死”。

为此,肖健鼓励团队成员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搞科研创新。他常说,要有理想、有信仰。

台站远离城市,工作就像雪山上的岗哨。黄仁桂经常加班到深夜,5年来没有休过年假,节假日加班更是家常便饭。

采访中,他们一直自称基层工作者。基层本职工作繁重,除监测工作外,还要承担党建、安全生产等工作。另外,基层申报项目时也相对困难。

为此,他们要付出更多努力,不敢停下脚步。“领导说成绩归零,要时刻保持领先。5年来,大家一直处在创业的状态中,从未松懈。”黄仁桂说。

氡观测仪检测平台建成后,团队成员每天都要花3至5小时来完成数据处理工作。不工作时,成员便会去读书、跑步、爬山或学英语。李雨泽骄傲地对科技日报记者说:“九江工作证,爬庐山免费。”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符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