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秀:让杂草变身绿茵场“主力”

2018-09-10 09:51:16 来源: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作者: 张 晔 实习生 吕 迪
刘建秀,植物,

题图 刘建秀在试验地查看育种材料表现 李建建摄

人物档案

刘建秀,生于1964年,江苏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主要从事草坪草种质发掘与创新利用研发工作。

本报记者 张 晔 实习生 吕 迪

别人出差带回来的是土特产,她带回来的却只是几棵小草;坐在公交车上,别人看窗外的风景,她的眼中却只有路边花坛里的小草……

作为江苏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刘建秀几十年如一日与小草相伴,从事草坪草种质资源发掘与创新利用工作。南海岛礁、雄安新区……我国的许多地区都长着她主持选育的草坪草。

如今,这些小草走出了国门。

近日,刘建秀主持选育的“阳江狗牙根”在热带珊瑚岛礁生态建设中表现突出,该品种被应用在马尔代夫国际机场改扩建草坪工程中。

中国第一位草坪学女博士

“由于我国深受农耕文化影响,所以人们对草有一点偏见,视草为一害。这种偏见从一些词语中就可以看出,比如草根、草包、草菅人命。”只要跟圈外人聊起小草,刘建秀上来就要为草打抱不平。

但在30年前,刘建秀对小草的感情可没有今天这么深,甚至完全无感,她是误打误撞走进了这个领域。

在家乡山沟里寒窗苦读时,刘建秀梦想中的未来是在深奥的哲学世界里遨游探索。然而,高考发榜后,她却阴差阳错地踏进了农学专业的大门,最终打开了草坪草研究这扇窗并越走越远。

1987年,刘建秀进入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主要研究草地资源。她在硕士论文中对导师邹厚远研究员首次发现的野生沙打旺牧草资源进行了系统梳理与研究,至今仍有人打趣道,这是一部“关于野生沙打旺的百科全书”。

刘建秀回忆道,那是她第一次对一种草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

硕士毕业后,刘建秀放弃了去中国科学院工作的机会,选择来到福建农林大学从事牧草研究工作。“福建农林大学的相关研究工作以草为核心,然后将其与很多产业结合,让草的用途发挥到极致,这种思路很吸引我。”刘建秀说。

在福建工作期间,她还兼职当了一回高尔夫球场总经理助理,帮助球场工作人员管理原种圃,制定草坪管理规程。当时在国内,草坪草算是一种舶来品。“在管理草坪时,我发现引进草坪草品种天堂草难以适应当地环境,特别难管。”

这是刘建秀第一次系统地接触草坪草,“不甚顺畅”的工作体验让她在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能否培育出本土的草坪草?

3年后,刘建秀进入南京农业大学攻读植物学博士学位。她和导师贺善安研究员不谋而合决定做华东草坪草种质资源研究。当时国内很少有人做这方面的研究,因此她也被同行称为“中国第一位草坪学女博士”。

自主培育出7个新品种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问津的小草……”

曾经被广为传唱的流行歌曲《小草》,就像是为草类植物研究者而作。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草坪草研究并不受重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学界才逐渐开始相关领域的研究工作。

“虽然我们的研究和国外相比起步较晚,但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刘建秀说,“一是我国是‘世界园林之母’,本来就拥有非常丰富的草种资源。二是很多从国外引进的草种在国内‘水土不服’,本土草种对环境的适应能力要好很多。”

越是困难,刘建秀越觉得本土草坪草研究的空间大。1996年,刘建秀进入江苏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着手组建草坪草研究团队,系统开展中国本土暖季型草坪草种质发掘和创新利用研究工作。

“阳江狗牙根”是刘建秀的第一个得意之作。“1999年,我们在全国做暖季型草种资源调查时,从广东省阳江市采集到一些草种资源。将其拿回来后,经过一系列试验,我们最终培育出匍匐性强、建植速度快、耐重度践踏、耐重度盐土、耐水淹的‘阳江狗牙根’。”

截至目前,刘建秀团队已经搜集引种草坪草10属20种1400余份种源,建立了国家级主要选育暖季型草坪草种植资源库。其中,通过国家审定的新品种有7个;进入国家区域试验品种的有4个……

“在不被重视的时候,我们更要独辟蹊径,潜下心来努力提升自己。我们的目标就是,在热带珊瑚岛礁、重度盐碱地、水利工程、足球场以及低碳草坪等对适应性要求高的场地用自主研发品种逐步替代引进品种,最终实现主要暖季型草坪草国产化。”刘建秀说。

把优秀的“草娃娃”送出国门

在江苏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培育基地,一块块精心培育的草坪草地被整齐地排列着。远远望去,它们绿油油的,在土地的映衬下像一块块巧克力抹茶蛋糕。

这些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小草,在刘建秀眼里就像孩子一样惹人疼爱,她骄傲地向科技日报记者挨个介绍:“这是‘苏植1号结缕草’,这是‘阳江狗牙根’。这是‘苏植2号杂交狗牙根’,它是用‘非洲狗牙根’和‘阳江狗牙根’杂交选育而成,是远缘杂交品种。”

只要不出差,刘建秀常会来基地。弯下腰捋一捋嫩绿的草尖,用脚轻轻地踩一踩,她用独特的方式与这些“草娃娃”们进行着无声的交流。作为这一抹绿色的守护者,每一棵小草的茁壮成长都离不开刘建秀的辛勤与付出。

“草本身无好坏之分,只有长在不该长的地方的草才是杂草,狗牙根作为世界四大恶性杂草之一,现在却是草坪草的主要品种。”喜欢哲学的刘建秀也将辨证思维应用到了科研中。

为了让中国人自己选育的草坪草扎下根来,刘建秀绞尽脑汁。这个说起话来都细声细气的女子,竟然也看起球赛来。可刘建秀醉翁之意不在酒,别人看球是为放松、娱乐,她看球却是为了看草。

如今,耐践踏的“阳江狗牙根”和“关中狗牙根”已在包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和亚足联亚洲杯等比赛场地上成功得到规模化应用,成为目前国内足球场狗牙根草坪的主要草种。

“阳江狗牙根”不光在绿茵场上频频“露脸”,它还被成功应用在南海岛礁生态建设中,被推荐为热带岛礁绿化的主干草坪品种。“岛礁的环境很差,干旱、重盐碱、强日照。这就要求草种根系必须发达、吸收能力强,能尽快覆盖。‘阳江狗牙根’刚好可以满足这种要求。”刘建秀说,目前该草种已被应用于马尔代夫国际机场改扩建工程等大型项目中。

此外,“阳江狗牙根”等耐盐草种在我国东部重度盐碱地上也得到了规模化应用。目前,刘建秀团队与国内外20余家企事业单位展开密切合作,新品种在我国生态建设中得到大规模应用。

“草很坚韧,很朴实,也很聪明。它们有很多人们想象不到的适应环境的策略,这值得我们学习。我们要带着一颗敬畏的心去研究它、 用好它。”刘建秀深情地凝望着身边的一颗颗小草。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符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