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工业城市亮出新名片

2018-01-29 08:06:44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本报记者 王延斌

昔日有第一辆重型汽车和亚洲第一台滚筒洗衣机,如今有“生命钻石”和航空铆钉

本报记者 王延斌 通讯员 李 婷

灯光下,这颗“钻石”晶莹璀璨,光芒耀眼,但此“钻石”非钻石,而是提取人体碳元素辅以高科技手段淬炼而成的“生命钻石”;小小铆钉不起眼,却是高超技术与复杂材料、尖端设备与细致手工的完美结合,成为C919和歼—21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打造出中国重汽、济南二机床等行业翘楚之后,老工业城市济南正力推自己的新特产——“生命钻石”和航空铆钉。而它们的持有者,中乌新材料公司和中航和辉航空标准件公司也由此在细分领域里独占鳌头。

新特产为老工业城市济南提供了一个转型样本。正因为它们的成功可以复制,操盘者济南市科技部门正总结经验,提炼模式,并以海外孵化器的实体形式推而广之,以打造更多城市新特产。

1月,科技日报记者走入这些企业,通过对这些新特产近距离地观察,发现了这座城市转型的新玩法。

硬实力雕琢硬材料

成就世界首批大颗粒“生命钻石”

“利用人体头发成功培育出世界上第一批人工合成的大颗粒‘生命钻石’,单粒最大达0.5克拉。”

当这则爆炸性消息从济南传出时,“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中乌新材料董事长王笃福是自豪的。“利用头发作原料,提取碳元素,辅以一定比例石墨,利用高温高压法培育出‘生命钻石’。”王笃福说,看上去,它们与普通钻石无异。

“我们的核心技术就是确保高温高压下的安全以及封装技术,这正是研制‘生命钻石’的关键。”王笃福如是说。

2010年前后,王笃福出国考察,在乌克兰超硬材料所发现了“宝贝”——人造金刚石。他清楚,这个成立于苏联时期的研究所曾是超硬材料基础研究领域的世界最强,但世易时移,技术仍停留在实验室阶段,过时了。

再三考虑之后,王笃福还是引进了这种只完成了20%左右的“毛坯”技术。在随后七年里,王笃福从国家科技部、山东省科技厅、济南市科技局等相继拿到了支持,但难题是系统性的——生成“生命钻石”需要的条件比如压力、温度、温度场的分布、温度梯度“根本达不到”。

王笃福说,团队那几年“就是研发、研发、研发,没有一点个人生活”。这种专注也成就了他们的核心竞争力。由此研制的“生命钻石”不仅受到珠宝行业追捧,还被用到光学镜头里。

现在,王笃福正在做的是将技术延伸:前端做合成钻石,后端做超宽带晶体材料,搞氧化钾、氮化硼和氮化铝,宽晶带半导体和碳化硅。这些都是国家急需的战略性材料。

借力德国“隐形冠军”

房地产商成功转型科技大拿

一颗铆钉看似简单,但内在大有玄机。

“制造一颗铆钉,生产工艺最关键。它们的外部尺寸不能有丝毫差池,内部质量更需要100%可靠。”在中航和辉总经理徐长水眼中,“一架飞机有上百万个铆钉,我们生产的第一颗铆钉必须跟第一百万颗是一样的,这一点很难,但正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利用德国技术,这家企业将复杂的机械设备与细致的手工加工相结合,为大飞机C919提供航空铆钉。

2009年,正在谋求转型的房地产商和辉公司得到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百年德企斯密(SMI)紧固件技术公司因为缺钱即将“关门”。作为德国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这家企业多年来为空客、欧洲宇航防务集团提供紧固件。

和辉抓住了这个机会,一方面,将斯密整个研发团队纳入旗下,成立海外研发中心;另一方面,将斯密作为“桥头堡”,进军欧洲市场。

这是“一箭双雕”之举。

第一,收购斯密,中航和辉已将欧洲标准落地成企业标准,通过再创新,提升为中国标准,推动了中国航空紧固件行业的进步;第二,德企“将每一件产品做到极致”的作风深深地影响着这个前房地产老板,让徐长水身上脱离了浮躁之气,立志要将小铆钉干出大事业。

短短八年,梦想走进现实。

通过斯密这个平台,中航和辉已将高可靠性“中国铆钉”出口到欧洲,并占据了当地10%的市场;在国内,他们的产品也装备到包括国产大飞机C919在内的五六种机型上。

徐长水说,“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国的航空航天产业面临机遇,“对我们来说,春天已经来了。”

“老资格”不老

“济南制造”摸索新玩法

“‘生命钻石’和航空铆钉是济南市的科技‘新名片’,也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典范。”

济南市科技局局长吕建涛对这两家“中”字头企业的成长模式十分认可,也在不同层面推动两个项目前行。他认为,“外力+内力”的双重合力成就了两家行业领军企业,也为济南中小企业寻求突破提供了借鉴。

济南是全国重要工业基地,工业曾给这座以泉水闻名的城市带来无限荣耀。全国第一台龙门刨、第一台小机床、第一辆重型汽车乃至亚洲第一台滚筒洗衣机都诞生于此。但观念求稳,改革滞后,创新停步,一度让“济南制造”群体跌入低谷。

近年来,济南提出“建设区域性科技创新中心”战略,更多的济南企业开始放眼全球寻找资源,海外孵化器便应运而生,“帮助优秀企业搜罗海外技术,将海外项目引入济南落地”也成为其当仁不让的使命。

在“生命钻石”和航空铆钉上的突破,为这种使命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提供了现实注脚。

前不久,美国家电“巨头”英凯特公司为小鸭集团带来了万台订单,理由是后者将传统滚筒洗衣机冷凝、直排两种烘干方式相结合,推出了世界首台有两种烘干方式的滚筒洗衣机;中国重汽也在其济南总部交付了国内首台氢燃料新能源汽车,并推出了国内领先的智能无人驾驶汽车。

这两个标志性事件连在一起,让人心生感叹:成立于1979年的济南小鸭,曾经凭着“小鸭、小鸭,顶呱呱”的广告和独树一帜的技术家喻户晓,但也因创新停滞而陷入低谷;成立于1956年的中国重汽是卡车行业的“老资格”,但“老资格”不老,通过不断刷新技术含量保持着青春。

小鸭以创新再度崛起,重汽因创新保持常青。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年代,无论是老资格还是新特产,“济南制造”在摸索新玩法上达成了共识——第一步,全球寻找资源,打造实力;第二步,全球寻找市场,输出品牌。

传统工业基地如何转型?济南提供了借鉴。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符雪苑

时评

更多>>

迈入新时代的中国科幻

科幻兴盛是世界现代化浪潮副产品,是经济全球化伴生现象,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