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写作:探索文学和世界的疆域

2017-09-11 09:15:40 来源: 文学报 作者: 郑周明

近年,与科幻文学话题相关的讨论越来越多,作为类型文学一种,科幻文学本身拥有固定忠实的作家群和读者群,之所以成为热议话题,一方面是“60后”作家刘慈欣与“80后”作家郝景芳都获得了全球科幻文学领域重要奖项雨果奖,使得中国科幻文学作品在西方文学市场的传播速度加快,另一方面也因科幻写作本身聚焦于世界和人类共同问题,中外读者皆能无障碍地阅读交流,这也加速了当代科幻文学的“走出去”。

今年上海书展国际文学周将主题定为“科幻”,理解这个科技高速发展的世界,科幻是一个恰好的入口,它将不同肤色、不同民族的人类迅速召唤在一起,讨论被科技影响的人类未来图景,关注现实世界共同的危机和机遇,这也是作为科幻文学读者通过阅读思考获得的最大乐趣之一。

此时,回看近年来中国科幻文学的作品和态势,具有特别的意义,从科幻文学出发,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写作特质对类型文学或是严肃文学都有所启发。当下从事科幻文学写作的作家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较知名的四位作家,刘慈欣、王晋康、何夕和韩松,在他们作品里,能看到如何结合中国的现实生活和情感,与全人类的整体问题放在一起讨论;第二类是一批“70后”作家,他们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中间曾一度沉寂,近年又重新活跃,像赵海虹、北星、刘维佳、星河、潘海天、苏学军、钱莉芳等等都在其中;第三类则是“80后”作家,夏笳、迟卉、郝景芳、王侃瑜、糖匪、程婧波、陈楸帆、宝树、飞氘、张冉等等,大多数是从畅销青春文学期刊和网络写作起步,不断增强科幻文学在年轻读者群体中的影响力。

2016年,何夕与韩松都推出了新作品,何夕的作品多聚焦于宇宙探险、时间旅行、平行时空等主题,新长篇《天年》也是如此,大量专业的物理学天文学知识和对宏观宇宙的分析,拯救全人类危机的剧情设定,让喜欢“硬科幻”的读者大受欢迎。与何夕的写作风格不同,韩松近年的写作融入了对现实话题的关注和投射,这使得他的作品充满了诸多隐喻性和寓言意味。2016年推出的《独唱者》将魔幻、超现实等元素发挥到了极致,读者很难严格区分他作品中科幻元素的成分,事实上韩松也并不希望以科幻来限定自己的创作视野,他一直通过对现实深邃的观察以科幻或幻想的情节传达出来,以至于在所有科幻作家中,韩松被认为是唯一的孤独写作者,在他身上可以看到科幻文学如何凭借无限的想象力给当代文学继续注入先锋性和思想性的力量。

“70后”和“80后”集中了人数最多、风格最多样的科幻作家,前者是第一批接触互联网的群体之一,他们的作品常常强调互联网对当下现实的影响作用。近年来他们各自以作品奠定了个人文学风格,如潘海天以一系列科幻短篇结合古代侠义精神讲述平民英雄的成长故事;赵海虹将青春和梦的主题引入到科幻文学的叙述中,在少儿科幻作品领域吸引了众多校园读者群;钱莉芳在《天意》《天命》中结合古代历史名人题材让历史科幻这个创意类型趋于成熟。

对于已经习惯互联网的新生代科幻作家而言,他们熟悉如何通过网络传递自己的科幻写作观念,也会借助一些畅销的青春文学杂志来找到更多的读者,在夏笳、陈楸帆、宝树等年轻作家笔下,青春、幻想、电影元素都可以与科幻自然结合,涉及的话题也较为丰富,展现了年轻一代与前辈作家在科技观念上不同的取向,陈楸帆在《未来病史》《迷幻史》中借助科学危机来讨论未来大学生的孤独感;宝树以平行世界、宇宙穿越来看待女性的自我成长、拯救孤独;程婧波在小说中运用了大量动漫语言来映射当下年轻群体的生活日常。在这些作家身上,科幻可以在离开宏大战争或人类危机之后有新的探索,对时间对生命的追问、年轻一代自我的追寻也可以借助科幻来表达。

早期的研究者认为,科幻文学讨论的是未来前沿问题,但如今却发现科幻文学反映的其实是“在新旧交替的时间点上,人们对当下的一种把握和感知”。这改变了许多写作者对历史、时间、过去和未来的观念,正如本届上海国际文学周主论坛话题是“地图与疆域:科幻文学的秘境”,科幻文学拓展了人类对已知世界的疆域,也拓展了对时间、历史观的疆域,这成为科幻作家自觉追求的写作方向,因而夏笳在和刘宇昆的对谈《探索边疆》中认为科幻写作让作家主动地去面对“更宏大的叙事、更广的视野、更高的追求”,这是和科幻文学本身的认知模式联系在一起的。诸如今年人工智能问题成为全球社会关注焦点时,科幻作家会注意讨论这个技术将对人类的人文价值、人文主义精神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寻找未来,观照当下;反思科技,关注人文。当代中国科幻写作本质上与全球科幻写作并无不同,刘慈欣在今年世界科幻大会上观察认为,从写作题材到读者阅读视野,中国与西方并没有太大差异,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地科幻文学之间的共性要远远超过差异,这种共性也是科幻文学最重要的东西。因为在科幻小说中,人类是作为一个整体来出现的”。这也部分回应了此前一种批评观点认为,中国科幻写作整体上缺乏“中国性”特征的问题。

此外,外界持续关注科幻写作话题,也在促使作家思考更多细节问题,包括在写作中有意识地思考本土性与世界性问题,比如在故事层面向严肃文学学习,以更文学性的面貌讲述科幻故事。无论科幻文学是否正在改写或补充当代中国文学的面貌,它致力于拓展文学疆域和世界疆域、连接世界文学的努力有目共睹,这也让我们更期待当代科幻文学今后的每一次发现和拓展。(郑周明)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桂楷东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奖励与科研资助不能混为...

6月30日,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陈学伟团队因为一篇发表...

人工智能会“抢”走人类...

如今,人工智能不仅会下象棋、围棋,还在分发邮件、工业...

谷歌遭重罚警示了谁

近日,欧盟对互联网巨头谷歌的一纸罚单,引发业内震动。...

“复兴号”背后的科技强...

6月25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组织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

快递派送费集体涨价令人...

快递派送费该不该上涨或者该上涨多少,这是一种市场选择。...

独家编译 更多>>

美国科学家发现核废料清...

华盛顿州立大学一项有关锝-99的化学研究,提升了我们对这...

研究含尘空气,对于当地...

了解阿拉伯地区大气特征,对于全球研究都有益处。污染、...

全球变暖背景下,如何为...

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正在研究如何为...

无人机将是植物育种学家...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在对潜力品种的测试里,无人驾驶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