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基金的创投故事系列报道之三

从无名小卒到工业软件领域“老大”

——鲁信创投与华天软件结下的姻缘

《科技日报》记者 王延斌   通讯员 王庆民

时间在华天软件走的尤其快,源源不断的订单催促着研发,这正中杨超英的下怀。

与往日不同,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以大股东身份入主之后,这位一向以“谨慎”示人的山大华天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有了新的野心——与“自家兄弟”神舟航天软件一道,要打造中国工业软件领域的最大“航母”。

这让人想不到。因为3年前,这家科技型企业还是济南高新区众多软件名企中的“路人甲”。从“路人‘甲’”到“工业软件领域‘老大’”,这一变化跟一家创投公司有关。

创投的“赌注”:冒险者的游戏

现在,王飚“难得片刻的宁静”,因为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个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作为鲁信创业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他接到的电话无非三类,投资项目的汇报电话、中间人推荐电话,甚至毛遂自荐的电话。

在外界来看,王飚和他的同事们正从事着“冒险者的游戏”。

过去20年间,中国经济的高歌猛进,催生出一大批方兴未艾的科技型中小企业,他们有理想有抱负,却苦于在资金和管理方面乏善可陈而步履维艰,这恰恰成为中 国创投业孕育和发展的土壤。而追寻先行者成长的脚步,诸如微软、英特尔、思科、苹果等一大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高成长型企业身后都有创投的影子。在国内,从 马云的阿里巴巴到李开复的创新工场,一个个企业与创投的“联姻故事”层出不穷,也催化着创投业的发展成熟。

企业与创投故事的开端便面临着选择:一方面是“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的金玉良言;另一方面却是“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打开之前你无法知道会吃到什么味 道”的诱惑。在王飚看来,创投的风险和诱惑便在于“撑死胆儿大的,饿死担心的”,在故事开始之前便分析好风险,在故事推进之中拆解风险,命运之线方可被自己掌控。

这似乎也造就了资本的“原罪”——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资本的逐利性决定创投“天使与魔鬼”的两面性,亦如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理查德·沃特斯这句话,“外部资本总是带着附加条件,但融资并不一定是与魔鬼做交易。”

创投与企业如同恋爱,选择很重要。好在两年后,杨超英感叹:选择鲁信创投,对了。

发现“黑马”:“老大”与“新贵”的“眉目传情”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软件是一个桥梁。”这是三年前,时任总理温家宝视察华天软件时颇具意味的一句话——它既是对华天产品的评价,又是对这个行业使命的期冀。这也最终让鲁信创投下定决心:“投资华天软件”。

CAD/CAM软件,即计算机辅助设计和制造软件。作为制造业大国而非强国,“中国制造”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便在于产品设计和技术手段的落后。五年前,在国 家科技部和山东省科技厅的穿针引线下,华天软件引进国外软件最核心的源代码,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研发了具有自主产权的三维CAD/CAM 软件,并在汽车、航空航天、机械制造等领域均有广泛应用。

“一看行业,二看团队,三看技术先进性。”鲁信创投遴选项目向来谨慎,王飚为本报记者列出的上述几点看似简单,操作起来着实需要“独具慧眼”。

对于这家具有政府背景、以资本力量推动高科技成果转化为己任的省内创投老大来说,战略性新兴产业、掌舵者和团队的上进心、技术的领先性都是必不可少的。

当然,鲁信创投入股华天软件,这并不是偶然,还有些不得不说的故事。伴随我国中小企业的快速成长,仅仅依靠财政资金支持已难以满足市场需要。为 此,2007年,科技部、财政部在技术创新基金中设立了科技型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项目,旨在解决“市场失灵”,通过更加市场化和灵活的手段,引导和 带动大量社会资本参与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创业。2008年,该基金试点工作所纳入的6家重点投资于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创投机构中,鲁信创投便是受益者。

由此,鲁信创投和华天软件这一出“山东科创投老大‘恋上’科技型小企业”的恋曲,实际上是以“市长”引“市场”,“市长”与“市场”联合发力的结果。

一方是山东创投界“老大”,一方是工业软件业“新兵”,合作水到渠成。

不仅仅是钱的事:谁来啃下“硬骨头”?

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需要什么?

杨超英最有发言权。鲁信创投介入之后的重整,在这位在上世纪90年代便开始创业的技术型企业家看来,“硬骨头”很多。

资金、资金还是资金。长期以来,放眼全国,千千万万像华天软件一样的科技型中小企业为钱所扰。

“从出生到长大,一直在找钱”成为大多数科技型中小企业真实的生存状态:将创业意愿变成企业需要钱;内源资金耗尽,研发产品需要钱;研发解决了,市场推广又需要钱。

含辛茹苦操持企业20年,“不仅仅是钱的事。”杨超英的这句话更像是经历风浪之后的感悟,“我们的经营层大多技术人员出身,在管理方面有其局限性;鲁信创投看的企业多,对现代企业管理经验有着很深的体会;在梳理错综复杂的股权问题上,他们出了不少好点子。”

还有更为棘手的。作为山大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华天软件高管与研发人员仅持有公司不到5%的股份,创业积极性受限;同时,在业绩增长较慢的背后,控股股东为其提供的资金和市场帮助也有限,但是梳理股权架构亦不是简单的事。

当然,隔行如看山,啃下这些“硬骨头”倒是鲁信创投的强项。

从“科学家”到“企业家”:如何培养“千里马”?

寻了一圈,杨超英还是对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情有独钟”。

这正符合鲁信创投的判断:“它的实力、财力,更重要的市场都是华天软件需要的。”

发现“黑马”,如何将之培养成“千里马”,这是中国创投界共同面对的命题。如何解答好这一命题,关系到华天软件的未来,也考验着鲁信创投的能力。

经过博弈,鲁信创投最终促成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北京神舟航天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与华天软件的合作,前者经股权受让和现金增资1000万元成为华天软件控股股东。

“剪不断、理还乱”,华天软件引进创投还面临着几个棘手难题:如何协调原大股东减股?如何说服合作伙伴中创软件技术入股?如何引入更多为华天和各大股东所认可的投资者?

涉及利益的难题终究需要通过利益解决。同市乃至同省,在华天的几个股东方游说,通过制约和妥协,鲁信创投最终将华天软件的股权梳理清晰:解决企业技术和市场开拓方面的短板,为企业引进技术入股的合作伙伴——中创软件;解决资金紧缺和分担风险,联合济南科技风险投资公司投资1345万元;解决企业高管层激励 机制,同意公司高管对企业增资投入680万元,占13%的股份,提高高管积极性。

“大多数创业阶段的中小企业家缺乏管理方面的知识和技能,他们往往只是某一方面的专家,因为需要创投提供增值服务。”在累计投资了100多家科技型企业,并推动6家上市之后,王飚有感而发。

选择是双向的,在鲁信创投综合部部长王庆民看来,目前创投市场对优质项目竞争越发激烈的背景下,创投公司的竞争力便体现在增值服务上。

复制“通裕重工”:华天软件的成长之路?

复制“通裕重工”的成功并非可望不可及的事情。

10年前,坐落于鲁北县级市禹城的“通裕重工”进入鲁信创投的视野。

其时,与华天软件一样,这家企业同属科技型企业,同样求资若渴,同样在业务和管理上亟待改进。考察权衡之后,鲁信创投在2003—2010年间对这家制造业企业进行了三次增资,最终推动通裕重工在2011年创业板首发上市。

耐住寂寞,十年磨一剑。王飚认为,企业的成长和创投的投入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这体现了一个创投机构真正的价值所在”。

从完成首次引入外资至今,两年时间里,杨超英时常发出“重生”的感叹。

比如原先时时困扰的资金难题现在似乎变得“高枕无忧”。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提到鲁信创投的“全链条”支持。鲁信创投利用在项目融资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的优势,可为华天在成长期全程提供“信托融资、小额贷款、担保、融资租赁等服务”。

此外,在公司战略和管理层面,创投亦可以用其投资的诸多公司为华天提供案例或者经验借鉴。

“不论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借助邓小平的“白猫黑猫论”,在企业与创投双向选择中,王飚认为,无论是选择什么样的对方,共赢才是最主要的。

从鲁信创投长线坚守的价值观中,杨超英和华天软件读出了“耐住寂寞”的坚守和耐心,也找到了通向成功的技巧和智慧。在美好的愿景中,华天软件似乎要沿着“通裕重工”的路子走下去。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马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