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起环保那团“火”

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访“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得主凯瑟琳娜·科瑟·赫英郝斯

本报记者 房琳琳

与印象中传统的德国学者不同,凯瑟琳娜·科瑟·赫英郝斯教授幽默放松、笑容可掬,恰到好处地将她的中国合作伙伴引入专访对话中。

20年来数次往返中德,悉心传授最先进的低温燃烧化学技术,把中国的优秀年轻学者推荐到世界著名实验室……这是前任国际燃烧学会主席、低温燃烧学“先驱”之一的赫英郝斯教授的重要学术生活。

“中国学者科技报国的热忱深深感染了我,他们人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跟他们碰撞出的智慧火花,也让我和我的团队受益匪浅。”在国际上拿奖拿到手软的赫英郝斯教授,对此次在中国获得的至高荣誉尤为珍惜。

“燃烧学基础研究要面向未来、影响世界”

中国科技大学的大型科学基础设施——合肥同步辐射源,对时任德国比勒菲尔德大学化学系教授、主管科研副校长的赫英郝斯比较有“吸引力”。“从踏入齐飞教授实验室的那一刻,与中国学者的合作,就像‘滚雪球’一样,停不下来了。”

现在,双方利用彼此的资源,与世界上不同的团队之间随时交流互动,尤其是中国学者在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赫英郝斯对此非常欣慰。她如数家珍地介绍可畏的中国“后生”,还特别提到,“此前在我担任《燃烧与火焰》(国际顶级燃烧学期刊)主编时,中国投稿的论文接受率只有10%左右,而现在这一数字已显著提高”。

“中国有才华的年轻学者取得了令人侧目的创新成果,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电力、交通发展迅速,能源在其中不可或缺,而‘燃烧效率高、污染排放少’的目标尤其需要燃烧基础科学的支撑,这一领域的研究越来越受到重视。”赫英郝斯说,“另一方面,基础研究要面向未来。在应对世界气候变化方面,中国需要采取相应的技术措施推动温室气体减排。我很欣慰中德学者在这方面共同做出的努力。”

“燃烧与雾霾有关系,但多举治霾更重要”

百姓心中有团“火”,希望更多地参与到环境建设中。

能源燃烧产生有害物质,但对其燃烧系统的传统研究已碰到天花板,“全新的低温燃烧学可以在未来提高燃烧效率、减少有害物排放。”作为被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接见过的外国专家,赫英郝斯曾当面提出建议——中国对环境保护需要多措并举。

“治理雾霾需要多措并举,如关闭周边小型重污染企业、鼓励公共交通等,比单纯使用清洁能源更有效。”她说:“北京核心区有1500万人口出出进进,不管实施那种组合政策,公众都需要对政府保持信心和耐心。”

改变生活方式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特别是与环境相关的科学教育尤其重要。赫英郝斯说:“儿童是天生的科学家,培养科学思维和环保意识就应从幼儿园开始。呵护他们对世界的好奇心和对环境的关心,是推动他们长大后参与科学实践、践行科学生活方式的‘火种’。”

“第三代生物能源技术还没走出实验室”

生物能源是一种清洁能源吗?在赫英郝斯教授这里,答案未必是肯定的。

“这要看燃烧后的产物是否对大气有害。”她介绍说。第一代从农作物中提取生物柴油的技术已经不用了,因为它会在食物链和能源生产之间造成竞争,而从粮食废弃物比如秸秆中提取能源,也会产生一定程度的污染。

“真正实现绿色生产的第三代技术还未走出实验室,世界各地的能源实验室,包括自己的实验室都在为此不断努力”。

除了瞄准第三代生物能源,赫英郝斯开创的燃烧诊断技术,对火灾、爆炸等还原分析和调查应用颇有帮助。其中国合作者刘乃安教授所在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火灾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就曾接受委托,参加了天津“8·12”大爆炸的火灾原因调查。

采访将近结束,刘乃安教授评价说:“赫英郝斯教授像她配戴的珍珠项链那样,串联起世界各地燃烧学领域的名流,在科学的殿堂一同闪耀。”

(科技日报北京1月9日电)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范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