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医疗赛道谁能率先撞线

2018-09-10 00:00:00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本报记者 张盖伦

本报记者 张盖伦

“我们相信,人工智能(AI)在现阶段并不是要取代医生。在诊断过程中,AI能为医生提供参考,提高医生的诊断正确率,对医疗行业来讲,这就是巨大的进步。”

9月6日,在腾讯优图和《科学》系列期刊联合举办的首届计算机视觉峰会上,腾讯优图实验室总经理贾佳亚强调了AI在医疗中的角色——辅助,而不是替代。

去年11月,科技部提出依靠腾讯建设医疗影像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在这次以计算机视觉为主题的峰会上,腾讯优图也开辟了专门环节,探讨医疗AI的可能性。

医疗AI,前途无限,但也竞争激烈。而且,在如此热闹的领域内,并没有哪家公司的产品真正通过了国家食药监局的相关资格认证。患者什么时候能切身感到AI医生的存在?还要继续等待。

AI医疗赛道上,投资拥挤玩家多

此前,腾讯推出了将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医学领域的产品“腾讯觅影”。因为有国家级创新平台身份的“加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算是医疗AI领域的“国家队”。

据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透露,目前该平台分析的影像超过了1亿张,辅助医生服务了超过90万名患者,提示高风险病变13万例。不仅如此,腾讯觅影还利用AI辅诊引擎辅助医生对700多种疾病风险进行识别和预测,累计辅助分析门诊病例650万份,提示高风险16万次。

“我国是个人口大国,病人和病例数量庞大,为AI在医疗方面的应用提供了很好的数据基础。”腾讯医疗健康技术委员会主任钱天翼表示,我国医疗产业也面临着转型升级,这些为AI介入传统医疗,提供了很大空间。

医疗AI的迅猛发展,也和我国的人才储备密切相关。对此,腾讯优图实验室医疗AI负责人郑冶枫有切身体会。他记得,十年前他第一次参加医疗AI领域的国际顶级会议时,几乎没有来自中国本土的论文;到了现在,中国本土的论文数量已经达到了十几甚至几十篇。

现在,医疗AI赛道上的玩家众多,也颇受投资青睐。钱天翼透露,从网上公开的投融资数据来看,2017年有三十几起融资事件发生在医疗AI领域,融资金额达到了18亿人民币左右。2018年,光上半年相关融资就有20起左右,金额达到31亿人民币。“有一种说法是,一家三甲医院里,可能有十几家的AI公司在谈合作,竞争非常激烈。”郑冶枫坦言,这就要求赛道上的公司必须做出特色。

医生和AI要合作,不要抵触

刚开始和医生接触时,郑冶枫心里还有隐隐的担心——医生会不会抵触这种新技术。

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多虑了。大多数医生都愿意拥抱人工智能。他们认为,AI不会取代自己,要取代,也是取代那些不用AI的医生。

“靠人看片很累,一些肿瘤的片子,一个切片一个切片去看,非常耗时间。”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学组委员、汕头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联合汕头国际眼科中心教授岑令平说,“AI能减少医生的工作量。更重要的是,它的看片水平和一些三甲医院的高级医生不相上下,在我国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的情况下,AI医疗对偏远地区和乡镇地区意义重大。”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教授乔友林就期待着,AI能成为发展中国家对抗宫颈癌的利器。

乔友林和宫颈癌打了多年交道,他如今也是腾讯觅影在宫颈癌病变筛查方面的指导专家。他表示,宫颈癌是最容易预防和治疗的癌症之一,它的病因已经明晰,医生也可以采取多种手段对宫颈癌的癌前病变进行筛查。

但有一个现实问题:在很多欠发达地区,确实可以通过前期筛查发现可疑病变,可是在确诊阶段,却遇到了瓶颈——基层医生不知道如何用阴道镜在宫颈的正确部位取样。“你很难让基层妇产科医生在短时间内达到专家水平,如果取样区域不对,最后还是会误诊。”而AI给了这个“老大难”问题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只要有网络,基层医生用电子阴道镜对着病人的宫颈部位拍好照片,AI就能实时提供在线指导,告诉医生,你应该在哪个部位、几点钟方向取样,提升诊疗准确度。

产品要应用,还得过“拿证”关

在开发医疗AI时,腾讯觅影也遇到了一些难题。比如数据很多,但并非所有数据都能用于医疗AI的训练。“我们的信息化系统建设得比欧美晚,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进行数据的整理和清洗。”另一方面,跨界、跨学科的人才不足。钱天翼希望能有更多懂医疗也懂技术的人才加入,将技术和临床应用结合起来,开发更好的、更适合医生的产品。

还有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医疗AI的临床注册。“我们应该用怎样的评审方式测试AI?我们如何解释这个结果,如何认定它可以在一个新的医院场景下稳定地发挥作用?这些都是行业整体所面临的难题。”钱天翼强调,现在在医疗AI领域公布的一些成果,相当于研发测试结果。就像药物实验中有临床一期、二期、三期。但是没有走完整个流程之前,谁都无法断言它是否能在更广大群体中也表现良好。

虽然认为医疗AI前景可期,但乔友林也反复强调,如果要应用临床,它必须得到最严格的科学评估。“医学的事情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不是下棋、玩游戏。”通过评估的标志,是拿到证件,比如拿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医疗器械注册证。“不管是谁来做医疗AI,都必须拿到这个证件。这是我们共同奋斗的目标。要给老百姓提供服务,那一定是提供质量得到保证的健康服务,不能把老百姓忽悠了。”乔友林表示。

目前,还没有哪一家公司的AI产品拿到了这一证件,其实,也没有关于AI产品如何拿证的标准,甚至在国际上,都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经验。钱天翼说,研发团队会用一些系统性测试方法来验证假设,用不同大小的样本量来测试模型的准确性,但最终还是需要由国家相关审批部门、专家和医生结合前期探索的结果,总结出一些可执行的标准,让产品的实际效果能够达到预期。“我们也非常希望相关标准能早日出台,这样我们的行业产品才能真正进行临床应用。”他表示。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符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