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解读 | 对比中日科研经费管理的那些事,让我们记住了一句话

上周,动源君推送的《政策解读 | 对比中美科研经费管理的那些事》一文受到了广泛关注,许多科研人员从后台留言表示,通过近几年的国家科技计划改革,中央财政科研经费管理和使用上确实变化很大,但同时也有人提到美国的科研项目组织形式与国内的区别较大,建议就中日的科研经费管理进行一下对比。可能还有人记得,我们曾经得出的一个结论:美国的月亮不比中国的圆。那么,这次读完下面的解读后,恐怕各位锐粉会油然而生一个感触:科研经费是用来搞科研的,不是用来增加收入的。

在介绍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日本现行的科技计划体系,日本的科研主要围绕其《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展开,主要包括“五年规划”、“三类具体计划”、“年度预算”3个层级。

三类具体科技计划的设立和国拨经费配置,都要落实到由“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主导编制的“政府年度科技计划经费预算案”或“政府年度科技计划经费补充预算案”上,一般于每年1月在国会上讨论。经费预算在国会通过后,会下发至各个省。

日本大学的科研费可分为两大类。首先是日本政府通过政府预算向国立大学和政府下属的“独立行政法人”拨付“运营费交付金”,同时还会给私立大学拨付“日常经费补助金”。在上述经费中,有一部分是通过内部分配用于学术研究。其次是日本文部科学省下属的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术振兴会等机构,向大学、研究机构和个人提供的研究费,这些研究费需要通过申请获得。

随着日本国立大学和国立研究机构的法人化改革,政府提供给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运营费交付金”逐年减少,具有竞争性的申请类研究资金逐年增加,成为日本科研经费的主要来源。日本政府近年一直强调增加竞争性研究资金投入,其比例逐渐由1996年的6%增加至2015年的11.2%。

竞争性研究资金具体包括:科学研究费补助金、科学技术振兴调整费、基础研究推进费、产业技术研究资助费、地球环境研究综合推进费等。

竞争性研究资金根据性质不同分为补助金和委托费两类。补助金采取的是自下而上的模式,研究人员根据自由探索提出研究申请,资金分配机构审查通过后进行支持,文部科学省和厚生省的科学研究费补助金均属此类经费。

而委托费采取的是自上而下的模式,资金分配机构对特定的研究课题进行公开招标,审查通过后进行支持,文部科学省的科技振兴调整费即为此类经费。

日本学术振兴会(JSPS)、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和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NEDO)是协助日本政府部门分配竞争性研究资金的主要执行机构。三者均是在2002年4月开始的国立研发机构“独立行政法人化改革”进程中,由传统的政府下设行政机构或特殊法人等改组成为独立行政法人,JSPS 与 JST 隶属于文部科学省,NEDO 隶属于经济产业省。从当前机构分工来看,JSPS 主要负责资助大学等机构的基础研究(创造“种子”)一般由科研人员自行选择研究方向,以小项目居多;JST 主要负责寻找或筛选有产业化前景的“种子”项目,进行市场前的基础科研成果测试,一般通过公开招标或委托研发的方式执行,以大项目居多;NEDO 主要负责“产业化技术开发”。

其中,日本学术振兴会掌管的“科学研究费”占日本政府全部竞争性科研费的60%以上,是日本最大规模的竞争性申请类科研费。

日本也不能给在编人员发“人员费”

上期在对比中美科研经费时,特意就人员费的支出范围进行了对比,原因是经常听到有科研人员反映,希望在编人员也可以从直接费用中领取一部分人员费,比如劳务费、专家咨询费等。那么,我们来看看日本的情况:

日本科研经费项目预算中与“人员费”有关的科目是人件费和谢金。

人件费包括两部分:一是与业务直接相关的研究人员的经费,具体包括雇佣人员的雇佣费用,在读博士、博士后等机构直接雇佣研究人员的人件费,特殊仪器的人员操作费用,劳务公司派遣的研究人员费,其他机构借调的研究人员费等。二是科研辅助人员的费用,包括调查研究助手、研究辅助工作的临时工、技术助手、秘书、事务性助手、教务工作助手等。可以看出,支出范围主要是在校研究生和临时聘用人员,与我国劳务费开支口径类似。

谢金是业务实施过程中提供知识信息技术帮助的经费,具体包括研究实施过程中外部专家出席专家会的谢金,研究会的谢金,对研究有帮助的提供个人专业技术的专家谢金(讲义制作、技术指导、稿费、查读、校正),口译笔译谢金(委托个人的),未签约的学生劳务费,被实验人的谢金等。这部分大致相当于我国的专家咨询费。

日本相关法律规定,项目负责人和课题组成员不能从项目中支出人件费和谢金。这是由于国立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国立大学教职员工属于国家公务员,国家支付工资相当于已经购买了劳动,因此不可以再从国家科研经费中取得报酬。半官方财团(相当于我国的差额拨款事业单位)、企业的科研人员也不得支出劳务费作为个人报酬,其收入由所在单位予以支付。

科研经费申请到后科研人员可自由支配?不是这样的!

从日本的情况看,如国内的直接费用中,研究经费使用细目,即物品费、差旅费、人员费和谢金等,在一定范围内(直接经费总金额的50%以内,即300万日元以内)可自由变更,但千万别理解成申请经费就可以随意花了。

根据日本公益财团法人——环日本海经济研究所总务部的一位负责人介绍,她们单位要遵循内阁府、新泻县政府和文部科学省三个部门的规定,因为其主要资助来自于三家单位。这三家单位也会在不同时间到单位进行经费检查。内阁府是三年一次;新泻县政府是三年一次;文部科学省是不论是否申请了他们的项目,都需要每年上网填写其制定的标准化表格,然后逐项打分对科研机构进行评判,看是否符合其相应要求。此表格也是判断科研机构是否有资格申请文部科学省项目的“硬指标”。

据她介绍,所有的科研经费都不能用作餐费。所有关于内阁府审查的要求,对科研经费中餐费的规定要求最多。日本所有科研经费使用规定都明确科研经费不能用作宴请。开会的话是可以吃盒饭,或者自助餐。科研活动中涉及的差旅费,也是按照标准列支。

另一名在大学工作的日本副教授介绍说,日本的大学老师不敢也没机会搞腐败。大学管理很严格,在他们大学,买10万日元以上教学用品要写理由书,5万日元的要报价单,高额的设备要由校长或理事会批。教学用品买到后,要由“研究推进课”确认,“资产管理课”再次确认,贴上标签,保证到位。他介绍说,有时候和学生一起吃饭,都是花自己的钱请学生吃饭。大学老师出差时,一般是去参加学术交流会,如果是在日本国内,要提交参加书;如果是去国外,则要留下登机卡剩下的一半作为证明。

日本对滥用科研经费和学术不端处理极严

在规范科研经费使用,防范风险,建立诚信体系方面,我国已经做出了很多实践,但日本的一些做法也很值得国内借鉴。大学教授是日本最高薪的职业之一,一般的手段自然无法贿赂得了他们,他们更没必要从科研费里揩油。日本社会对大学的“纯洁性”高标准严要求,大学教授绝不敢轻易越雷池半步,否则就将面临着身败名裂的危险。

但是,为便于社会监督,日本学术振兴会和文部科学省网站上会及时公布每年度科研费申请要求、项目审查方针、审查标准和审查结果,并在每年任期结束后公开当年度审查委员名单。日本学术振兴会每年必须向文部科学省提交科研费使用报告书,文部科学大臣在报告书后签署意见后必须向国会报告。

科研费申请者有义务每年向日本学术振兴会提交研究进展和成果评估报告。对于重要科研项目,日本学术振兴会还将每年组织同行评估和现地调查,掌握项目进展情况。项目完成后的研究成果将适时公布在指定网站上,供其他研究人员和公众浏览。

为防止不当申请和学术行为,日本文部科学省和学术振兴会制定有相应的惩戒措施。不当行为主要包括造假等不当申请科研费,挪用等不当使用科研费,剽窃、造假等不当学术行为。对此视情节轻重,将给予返回科研费、停止当事人科研费申请资格等各种惩罚。

文部科学省还专设有不当学术行为举报窗口和热线,同时提供相关政策和指导咨询。2016年3月,日本学术振兴会先后发表了两份关于研究活动中不正当行为的名单,并且公布了惩罚措施,包括5年之内不得再申请日本学术振兴会的竞争性资金等。

2017年 8 月1日,东京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东京大学副校长光石卫宣布了一条震惊国际科学界的消息:日本细胞分裂研究领域“第一人”,东大分子细胞生物学研究所教授渡边嘉典被正式认定存在学术不端行为,其实验室 5 篇发表于 Nature、Science 等顶尖学术期刊的论文存在数据造假。而且随着东大对于其学术不端行为的正式认定,曾属于渡边嘉典的荣耀和辉煌烟消云散:发表于 Science 的论文撤稿、实验室成员大规模辞职、4 亿日元的研究经费被叫停、国际学术圈的信任危机迎面而来。

对于这些贪小便宜或者是为了获得研究费而伪造学术成果、剽窃他人成果的行为,最终都得不偿失。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冷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