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葬花吟》——老房随笔

2018-08-25 13:51:43 来源: 中国科技网 作者: 房汉廷

再美艳的鲜花,也只有一季的怒放;再华美的妇人,也只有一季青春。所谓的长艳不败,所谓的冻龄不老,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的说辞。去掉化妆,去掉伪装,老则老矣,何来二次青春娇娘?

《读者》,曾经叫《读者文摘》,虽偏居中国甘肃兰州一隅,却是曾经的全民鸡汤,八百多万份没有行政指派,没有杂志社免费相赠的发行量,让中国大陆的媒体艳羡不已。

可是,斗转星移间,居然传出了“发不出工资”的声音,尽管被说不确实,可读者传媒一系列财报指标又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实与不实,冷暖自知。

《读者》,多么好的“内容为王”典范,为什么会被“读者”抛弃了呢?原因多多,仅说少少。一是鸡汤美文供应格局大变。原来是《读者》一家做饭众人食之,而今是全民做饭众人择优而食,除了少部分“兰州拉面”痴坚守之外,客户分流了。二是传播手段发生颠覆式变化。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终端已近普及程度,一机在手,天下资讯应有尽有,谁还为吃碗“兰拉”而往顾报刊亭呢?三是《读者》平台太过于封闭、逼仄。在互联网时代,《读者》也没有被动等待,电子出版、突出原创、构建平台。可这些为什么只成了延缓衰老、死亡的激素呢?窃以为,《读者》的转型,《读者》的平台,实际上依然是个封闭的平台,依然是个披着互联网外衣的传统媒体,开放、海量、精准、快捷这些互联网传媒的基本属性都不具备,更惶论其智能化、智库化的媒体新属性了。

或许有人说《读者》是输给了趋势,输给了时代。从我的观察视角看,《读者》还是输给了自己。它们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内容的创作能力,它们过高地估计了读者的忠诚度;它们过低地估计了平台开放的重要性,它们过低地估计了移动互联网对媒体颠覆式创新的破坏力!

时代在剧变,没有什么“以不变应万变”的良方。如果非说有这种“良方”,无非就是一个“死”字。正所谓“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或许有人说《读者》是市场化媒体,生亦好死亦罢,而身居主流媒体的衮衮诸公,则无此忧矣,即使“死”,也会陪葬个“香丘”的。果真如此吗?魂若没了,尸体或残骸还有价值吗?

细看《读者》今日之情势,不觉悲从中来。今日我葬侬,明日谁葬我?

相关链接:今天,《读者》杂志因为“发不出工资”引来关注!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范琪
专题 更多>>
科报集萃 更多>>

探寻中关村的知识产权“...

作为我国第一个国家高新区和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如今,中关村已经是与硅谷齐名的中国创新名片。

万余项科技成果组成的技...

1月1日,大庆油田2018年完成油气当量4166.8万吨,59年的规模开发,老油田依旧“步履稳健”。油气当量4000万...

《音视频码植入版图书大...

论坛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重点实验室“新闻出版大数据用户行为跟踪与分析实验室”执行主任、北京师范大...

校企合作 发力原始创新 ...

1月15日,360企业安全集团董事长齐向东在与清华大学网络科学与网络空间研究院(简称网络研究院)的签约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