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前沿科技首页 > 今日要闻 > 国内  > 正文

顶尖医疗管理专家加入微医 加速传统医疗服务体系数字化

2020-11-06 16:35:51 来源: 中国科技网 作者: 张丽

在近日举办的第二届世界中医药互联网产业大会上,世界中药(材)互联网交易中心、世界中药(材)质量检定中心等一系列创新项目落地,这些项目的业务负责人,则是大会承办方微医集团高管团队里的一张新面孔:微医互联网总医院院长范吉平。

拥有公立医院、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专业媒体的丰富管理经验,范吉平选择加入微医,这对他个人来说,是职业经历的转折,对行业而言,则意味着中国医疗学术体系和管理体系的顶尖管理专家躬身入局,必将加速传统医疗服务体系数字化。

范吉平本科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后又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留学日本国立神经精神研究中心,毕业后进入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工作,历任科室主任、副院长;离开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后,他先后调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教司副司长、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兼任眼科医院院长;此后又担任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社长、总编辑。

微医互联网总医院院长范吉平)

近十年,范吉平致力于管理理论的教育与实践,创立了“全国中医医院院长职业化管理高级研修班”,被称为中医行业的黄埔军校,为全国3000多家中西医院的院长和560家出版社的领导培训管理知识,受到中医行业和出版行业的广泛赞誉。

“我在过去的管理工作中发现,各行各业都在快速实现互联网化,但医疗体系互联网化的进程较慢,意味着这个领域创新空间很大,再加上疫情以来国家出台了多部‘互联网+医疗’以及‘互联网+医保’的重大利好政策,同时,50多岁且熟悉互联网的一代人逐步进入老龄疾病多发期。”范吉平称,他看好数字健康行业的广阔前景。“CB Insights发布的2019全球数字健康企业150强榜单上,微医位列第一,今年又蝉联榜单,有着巨大的潜力。我也很欣赏公司创始人廖杰远先生的战略眼光、资源筹措能力、宽阔的胸怀以及微医在医疗领域的切入路径与布局。”

在范吉平看来,业内不少参与者从医药电商、消费医疗等角度切入互联网医疗,并没有触碰医疗的核心环节,更多是帮助医药企业、医院等机构实现药品交易或者支付的“互联网化”。微医则在严肃医疗和医疗健康产业链协同上布局,抓住医疗健康服务这一主战场,深度连接医疗服务的供方、需方和支付方,为用户提供线上线下结合的看病、管病、管健康的服务,形成了与同行业平台差异显著的业务格局;同时,作为用数字化助力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创新的平台,微医在过去10年积累了丰富的医疗资源以及扎实的底层技术和运营能力,这都为业务布局的落地打下了坚实基础。

与数字健共体战略协同

今年以来,“微医互联网总医院”也成为全新的主体出现在大众视野,社交网络中广泛转发由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推出的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这个新主体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在微医整体战略中有何意义?对此,范吉平解释称,在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基础上,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是微医线上线下医疗机构的集合体,是微医所有医疗资源的聚集平台,聚焦于打通区域内医疗服务与医保支付、药械检等供应链能力,进而为用户输出专业、便捷、一站式的医疗健康服务,同时积极与各地构建医联体,成为区域落地分级诊疗的中枢平台。

截至2020年6月,微医互联网总医院已拥有12家实体医疗机构和27家互联网医院,连接了全国7200多家医院、25万余名医生和超过2.1亿实名注册用户。

范吉平介绍,微医以数字健共体战略深度助力医改。医疗方面,以行政区域为单位连接当地医疗机构,通过互联网医院、家庭医生、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等促进医疗资源合理分配;医药方面,海西医药交易平台以数字化支撑药械集中采购,促进药械流通的降本增效;医保方面,通过智慧医保监管平台,以及服务于国家医保信息系统建设等方式服务医保改革。“微医深耕这三大领域,并通过三医联动,促进区域医疗服务和健康水平的提升,以及医疗费用的降低。”

天津基层数字健共体开展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纵深布局,打造重点专科

尽管范吉平在传统医疗体系工作多年,但一直都以开放的心态对待互联网,尤其是在担任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社长、总编辑期间,在新媒体建设、AR/VR教材建设,中医数字图书馆、互联网中医药知识服务等方面做出了诸多探索。

范吉平介绍,他加入微医以来,迅速投入到微医互联网总医院的服务升级中。“过去,微医在线服务的核心产品是挂号和极速问诊等服务,主要介于互联网和医疗服务的中间业态。近期微医把看专家作为主推产品,还加强了包括中医、心理咨询等重点专科的建设,以更加接近实质性医疗服务;在以图文问诊为主的医患互动基础上,加快电话问诊、视频问诊等多形式服务升级,以更接近真实的医疗场景。”

同时,范吉平加盟后还将在供给侧推动专家资源深挖和学科建设。“我们计划打造12个重点专科,例如内科、妇科、儿科等用户需求较大的科室,与1000余名专家深度合作,并逐步扩大紧密合作的专家数量,使他们有尽量多固定的时间在线上为患者服务,形成特色专科和特色服务能力。同时,线上与线下实体医疗机构形成协同,更好地提供会员服务。”

范吉平加入后,微医在互联网医院服务板块的医疗管理能力又得到加强。细数微医管理团队成员,首席医疗官席立锁是著名的医疗保健专家,全科中心、健康管理等业务负责人也都是业内知名的医疗或医院管理专家。

2020年10月28日,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介绍,目前全国已经有900家互联网医院,5500多家二级以上医院可以提供线上服务。疫情防控期间,各地依托“互联网+医疗健康”开辟了抗疫“第二战场”。

 不同时期互联网医院主导方的变化。注:部分不明确成立时间的互联网医院未统计到图中  资料来源:各地卫健委、医院官网官微,蛋壳研究院制图)

数字健康产业赛道的未来征程

随着融合加速、服务供给方式改变,范吉平认为,未来数字化医疗服务支出有望占整体医疗卫生费用的20%-30%。“互联网医疗的基本定位是常见病、慢性病复诊,而慢病群体以老年人为主,‘这一届’老年人对互联网并不熟练,甚至还很陌生。随着时间推移,对互联网、尤其是对移动互联网高度依赖的人群成为慢病高发人群后,在线医疗服务将成为常态。”

但在范吉平看来,目前在线医疗仍然是新事物。“2018年全国医保基金总支出1.78万亿元,若医保支出占医疗总支出的70%,据此可推算,整体医疗支出约为2.54万亿。而主流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加在一起也不超过20亿。”范吉平称,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现阶段在线医疗在整个医疗体系中仅占相当小的比重,虽然未来空间相当大,但也意味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疫情期间,国家卫健委属管医院互联网诊疗比去年同期增长17倍,一些第三方平台互联网诊疗咨询增长20多倍。疫情加速了用户对互联网医疗的认知与认可,也让用户对实质医疗更为迫切,对医疗服务变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疫情之后,加速线上线下融合、加速创新与传统融合,以满足用户现实需求,正是巨大市场空间下数字健康企业的价值所在。

责任编辑: 桂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