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卸林:科技振兴县域经济的路径选择——基于县域创新试点调查的启示

柳卸林,县域经济,

县域作为国民经济基本单元,贡献了我国超过50%的国民生产总值、超过60%的总人口、超过90%的国土面积。在新形势下,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县域创新驱动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以县域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题,提出建设创新型县(市)、创新型乡镇,支持县域开展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基于此,创新中国·县域创新发展高端研讨会75日在张家港市举行,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柳卸林现场作了题为《科技振兴县域经济的路径选择——基于县域创新试点调查的启示》的主旨演讲。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柳卸林

两个月前刚到张家港,对县域创新能力做一个全样本的监测,怎么建构指标体系怎么进行抽样怎么进行分析今天我将结合上次的抽样调查结果县域创新抽样调查的意义县域创新抽样工作反映的情况一些经验对未来工作的启示等四个方面,来讲一讲自己的看法

一、县域创新能力监测的意义

我觉得应该在中国搞省一级创新能力的监测,在中国像江苏省已经和德国人口规模、GDP同等规模,省一级的创新能力的监测确实非常有意义。我从科技部开始做创新能力的监测,已经20年了。今天我们再来说县域级的创新能力的监测,省、创新型城市各种各样的评估,县域级是一个延伸。通过这次调研也意识到,县域是国家创新能力的基本单位现在县域覆盖面广、差异很大我们感觉到县域创新模式是非常差异化的,我们想通过这次试点找到一些特色的模式,这样的话,有助于推广新模式带动其他地区的发展。

很多的贫困人口地区都在县域,城市中应该越来越少了,县域创新做好,也是实现包容性创新、负责任创新的一些重要的区域。

二、20184-5月抽样试点情况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做这一项工作20184月,科技部农村中心、湖北省科技信息研究所做指标能力监测,搞出了一套指标体系,搞了一套随机抽样,就看张家港,那都是花盆,很漂亮,我们还看一些很落后的地区,后来我们发现很多落后的地区去的成本特别高,因为它太偏远了,道路也不是很畅通,我们出发点是想通过这个调查对县域级的创新是科学的、比较随机抽样得到的结果,我们指标体系还是按照区域创新能力框架提出来的。好多到了西部地区,都是农村养几只羊,不能叫企业,我们发现对县域创新能力建设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大家也都知道,这种监测,数据是在统计、工信、知识产权、国税、地税,这些数据统计起来难度还是很大的。到516号,完成线上填报74个县,填报率97.37%。通过抽样调查得到大概的结果,可以把抽样试点的县进行一个聚类,像江阴、张家港、常熟一类市,第二类是兴昌、溧阳、乐清,第三类像安吉,最后一类是西部地区。从我们的抽样来看,大部分是长尾,偏落后的,像江阴、张家港、常熟是非常领先的,这是中国特色的现象。

我们有一个发现,东中西和东北地区差异特别大,东部地区本级财政科技支出,张家港应该是位居第一,具体的数据是2016年的,达到十个多亿,像西部地区领先的也能达到7000多万,可以看到大概的情况。从科技支出占本级财政支出的比重来看,在东部溧阳是第一的,达到了18.13%,溧阳这段时间对科技非常重视。西部地区,好的像宾县达到2.78%。创新环境张家港在创新创业的服务机构数量方面达到了303家,全国都是非常领先的,少数西部地区也有能够赶上来的,像贺兰县也能达到14家。创新密集区,常熟排到第一,科技特派员,常熟市这个指标是位居第一的。这个地方不同的地区,创新型企业,享受加计扣除的,常熟市指标达到了第一,我们看到江苏的领先市也是各有特色,总的来说,张家港的优势还是比较大的。

从创新的绩效来看,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中西部有些地方还是可以的,在有效发明专利,张家港名列第一,张家港各个方面很多名列第一的,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东部地区也是张家港为第一。农民的人均成熟度,常熟市是第一的,领先的都是在江苏、浙江这些地方,这次抽样没有把广东放进去,如果把广东放进去不一定是这个结果。

从这里面发现了一些问题,我们发现两极分化,就像东部张家港、浙江的兴昌,经济越强,科技工作做得更好,可以这么说,科技部的权力有点扩大了,把原来发改委、工信部门的权力弄过来了。在西部很多地方没有科技局,不断弱化,在中国存在着两极分化,东部越来越强,西部越来越弱。西部怎么能够打破这种循环?这是一个难题

第二个,我们发现刚才讲的好多体制机制还是不太一样,东部各个部门,科技部、省市县,市级联动的体系到了西部很难实现,到了西部很多地方都没有科技局了,西部地区人才储备非常不足,本地人才留不住,外来人才也吸引不来。这次人才大战,这段时间和江苏省科技厅官员也在一起,连江苏省都感到危机,人才都被上海、广东吸引走了,上海、广东力度特别大,县域创新能力分布会有很大的变化。

创新驱动,在不同的城市确确实实力度不太一样,我们发现好的做法,这次到了张家港,企业科技创新积分管理,我认为还是很有效的一套管理方法,科技创新积分管理体系是政府怎么引导企业创新的话题,过去通过产业政策这种模式来引导,发现有时候我们这样一个引导是有择赢家,少数企业得到了所谓的资源,把他做得更强,不是普惠性的。张家港的企业科技创新积分管理没有给某类企业排队,而是说有一套方法来衡量企业的创新活动,如果你达到了这样一个方法的标准会加分,这种模式是普惠性的积分就是一种激励,你做得越好,会给你加强激励,张家港的市长也在这儿,也是把发改委其他部门的权力统一归到企业科技积分管理来了,这是部门横向之间的协调,推动企业创新,张家港已经推出了很有意义的经验。

我们这次到了长兴,很多县级市都在山区,浙江好多企业创新能力都是农民企业家,抓住了一些市场机会,到了今天竞争不仅仅是简单的市场机会,而是人才竞争,对科技制高点把握的问题。张家港还好一些,浙江很多山区的县,像长兴会遇到一些挑战,你在山区很难吸引一流的人才,一流的人才对教育、居住环境都有很高的要求,长兴现在的很多上市公司开始做非地孵化器,把研发中心、对初创企业的支持放到了上海、浙江,一些县域的创新能力升级,长兴非地孵化器也还是可以的。到了西部比如陕西省,好多西部地区搞平台,这种平台能够扶持服务本地企业,宁夏有科技特派员,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

推进县域创新工作的一些思考:

这些资源向大城市不断集中的情况下,实现新的跃迁,这也是一个挑战,未来新的工业革命来了,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人、AI、大脑科学,这个时候发现像县域级没有一流的大学,能不能吸引一流的人才?未来张家港这些公司如果说想上升一个层次,可能遇到更多的挑战,因为现在未来新一轮工业革命,人才还是以大城市为聚集地。张家港、浙江长兴,如何把自己的优势再发挥同时能够利用新一轮的工业革命机遇这次像广东省对人才吸引力度特别大,连江苏省都很着急。

 一些县域如何在工业化过程中同时实现可持续的发展,这对中西部意义更大,我不知道张家港,长兴都是这样,在高度工业化过程中也带来了很大的环境成本,他们开始先工业化再治理,再来可持续发展。我们西部县域又想搞工业化,又说不能搞重污染的产业,他该怎么做?这也是县域创新需要我们去思考的问题。

西部地区资源有限,大规模工业化的城市出现在中西部西部地区更应该强调特色的,不是科技型的,而是非科技型的创新型企业,他们强调特色、强调工匠精神德国有好多县域城市,都是很专业化的企业,工匠精神、家族企业上百年,做一个产品。未来中西部地区不一定重复东部的工业化道路,而是应该更多的强调环境、更加强调特色的产业、更加强调本地优势的发挥,更有利于中国整个资源、生态的发展。谢谢大家!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何沛苁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