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兆琦:迎接老龄社会带来的生物医学挑战

11月14日,由中国科学技术部与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承办的2018中国(北京)跨国技术转移大会在国家会议中心(北京)开幕。

德国耶拿大学终身教授、德国莱布尼兹研究院衰老研究所资深专家负责人、欧洲科学院院士汪兆琦先生做了主题为“老龄社会的生物医学挑战”的演讲。

“老龄社会的生物医学挑战”是如今现代工业发达的社会每一个人都绕不开的题目。

汪兆琦说,中国几千年来不论是王侯将相、平民百姓都希望永葆青春、长生不老,可惜的是我们的生物学不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今天要讲的就是老龄社会我们可能遇到的挑战和我们正在遇到的挑战。

图中现阶段到2050年老龄人群在社会当中所占的比例

中国的老龄结构不断地攀升,2050年将要超过美国。中国人口的金字塔,过去60年和未来40年,这100年是不断攀升的,因此人口金字塔的攀升对老龄社会造成挑战不可避免,一定会对中国的社会产生非常深远的政治、经济和人文的影响。

中国社会的老年人是非常重要的群体,他们可以参与到任何方面的活动,影响现代年轻人或者将来的主人。完全可以预见到将来或者现在已经开始的事情,就是劳动成本要提高,人口红利会逐年下降。尤其在健康、保健、医疗等等方面都会产生巨大的社会的负担。同时,人类寿命在不断地延长,带来的就是要接受身体各个部件老化甚至出现疾病的可能性,比如老年痴呆,老年性疾病不可避免的增长,而且老年疾病的发生是完全不可逆转的。

图为德国耶拿大学终身教授汪兆琦

老年痴呆,即阿兹海默症。这个疾病目前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2050年,可能有1亿人口患有老年痴呆。更糟糕的是到目前为止没有非常有效的任何医疗保健上的办法,减低和完全治疗老年痴呆。这对我们做生物学、医学从事这方面工作的所有人提出挑战。我们要认识到老年社会所带来的疾病,不可避免的对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造成影响。

在没有很好的其他任何条件帮助我们去解决老年疾病的情况下,我们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所有没有搞清楚的一些生物学的本质,分子的机理都需要这个社会给予特别大的关注,需要政策制定者倾斜式的对生物医学研究,对老年衰老极端的重大问题在50年以后,在所遇到的问题现在可能要给予非常特别的关注。

汪兆琦说, 我现在列了一些就是做分子机制方面所有研究的现象,距离我们所能够解决和提供生物医学方面的办法和方案还差很远。在人工智能可能发生的那一天,可能我们在研究老年化和老年化疾病治疗的方面依旧解决不了。人是伟大的,人的生命也是伟大的,要保证人的生命能够持续健康的进入老年社会,是我们所有政策制定者都应该继续努力的。

老年性的研究是一个多层次多方面的学科的交叉。不仅有实验室的研究,用不同的模式在体外、实验室里做任何小动物、大动物的模型研究,也有所有的基金组、遗传组的研究,包括大数据的分析、模拟或者是重新设计一些医药、治疗、诊断方面。这些研究都可能会给老年社会遇到的老年疾病带给我们的困扰提供一些思路。

老年的研究对生活的各个方面,不论是医院,还是家庭,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影响。每一个人都应该做一些他们的努力,为美丽的社会、幸福的社会做出我们的贡献。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马嘉悦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