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对话|高端制造——大国重器如何突破重围

今天,“服务国家创新战略、聚焦科技成果转化”为主题国家科技成果转化投资峰会在北京国投金融大厦举行峰会现场,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廷主持题为“高端制造——大国重器如何突破重围”的高端对话。

 

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廷我们这个环节讲的是大国重器,大国重器大家知道一定不是小东西,我们这个环节请到了四位嘉宾,分别是浙江金瑞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杭州立昂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敏文先生中微半导体设备有限公司资深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杜志游先生大连光洋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于德海先生,以及北京泓慧国际能源董事长王佳良先生。四位嘉宾会用最简短最精彩的话语来给大家分享他们的经验。

今天首先想让各位专家也是企业家探讨一个共同的话题,在高端制造业领域,如何通过技术成果转化有效推动企业的开放创新

有人问能不能关起门来创新,要不还继续叫自主创新,实际上世界的大门是开的,企业的大门是开的,各国的大门也是开的在互联网时代如果你硬要关上一扇门那你可能关掉半个人生如果你再把窗户关上,恐怕你整个的人生都成为悲剧了,所以,我们先谈开放创新对企业创新发展的重要性。

 

王敏文:做科研要耐得住寂寞

科技创新来讲,我们的体会有几个,第一个就是做科研一定要耐得住寂寞;第二,作为产业投资者、经营者一定要承担责任;第三作为上下游客户以及我们的投资人,政府相关主管部门,同样要静下心来,有持续竞争力的企业给予很大的支持。

 

浙江金瑞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杭州立昂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敏文

国家重大专项给了金瑞泓重要的帮助支持,同时国投在金瑞泓持续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添砖加瓦,用很短的时间完成了投资实践证明金瑞泓是好看又好吃的企业,一定会给创新带来很大的成绩。

 

杜志游:创新一定是全球方面的创新

我们是做半导体设备的公司,半导体设备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的研发周期还是很长的,但是大家都知道半导体产业的进展是一代一代迭代非常快,所以你要做一个半导体设备,要能够赶上或者在你出来的时候能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你的创新、设备的定位,就要超前。因此,产品在开发时,一定要超前一代或者两代,这样产品出来的时候才能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中微半导体设备有限公司资深副总裁、COO 杜志游

再说创新怎么做创新绝对不是一个封闭的东西,因为半导体行业从来就不是一个封闭的行业我们一直在说集成电路是一个大成的事情,信息也是集各国支持和人才的一个事情。所以我觉得创新一定是全球方面的创新,我们也召集了全球各个国家最先进的人才一起来创新这是通过全球化人才聚集的一个创新只有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才能服务于整个产业

 

于德海:创新伴随制造业直至永远

大连光洋是一个民营企业,最初是搞工业控股,后来搞数控系统,又搞机床,搞了机床机床国内配套的质量太差,这又给了我们一个走所谓的全产业链的在这里我想说,自主创新以后能带来两大益处第一我们的产品市场化,用户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解决起来在技术上就不受任何的限制和垄断第二核心部件都是我们自己研制的,那么我们生产的同一类型的机床性价比可以说在世界上也是最高的。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怎么快速的扩大产能,满足市场对高端机床的要求

 

大连光洋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于德海

我们现在所有的研发内部的管理,都要满足市场的要求,我们对用户形成战略共同,也就是共同研发、共同收益这样市场运作才是成功的;另外这个行业建立一个完整的生态链包括完整的基础链、完整的人才链、完整的产业链这样才能真正满足客户的需求。

制造业这个行业创新是永远,要伴随企业的一生只有踏踏实实的把基础打好,这个产业才会健康强大起来。

 

王佳良:创新关键点的开放品质性的开放

创新实际上一定是一种关键点的开放,而且还是一种品质性的开放,还有某种资源的开放和整合我们做的是一种电子技术。当初这种技术国家投入很多的经费,用来解决航天和卫星的储能的技术,这个技术历经多年的研究,最后只是在卫星上面得到了应用。

 

北京泓慧国际能源董事长 王佳良

   2015年我们又来投资这个技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加强高校合作,高校和产能合作,高和企业的合作,以及市场的合作,特别是国投创业我们更加强了进一步的研发实际上这个电子技术就是为芯片制造提供最好的电能质量的保证。

今年我们又联合清华大学还有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拿到了国家科技部的重点研究计划,就是用我们的技术,解决新能源储能我们很快就可以在新疆建一个大的储能电站,为下一步整个钻井提供更好的节能和环保装备。

    

房汉廷:四个方面”构成创新驱动 缺一不可

最后也想分享几个观点我认为现在中国整个创新发展当中存在两多”。

两多就是技术成果多钱多。我们现在有效专利的存量600多万件,和1991年的4122件的发明专利相比,这应该算是一个天文的数字;钱多表现在,去年的GDP82.7万亿,今年全国上半年的GDP核算为41.89万亿,同比增长6.8%

 

科技日报社副社长 房汉廷

可是我们还存在两少,我做过一项研究,我们专利的存量,和我们专利的使用量,其实是非常不成比例的,不到5%的转化率,大部分专利都是墙上挂挂第二个“少”就是钱很多,但是创新领域、创新资本却很少,我零零总总算下来大概只有5万亿左右到了创新领域,和我们国家整个资产净值500亿相比,实在是难以匹配。

如果再进一步讲还有一少,就是企业家少创新企业家少。我们现在大约是有1亿个市场主体,规模以上的企业大概是1600多万,真正的创新企业家不到百万人。

    还有就是我们缺充裕的社会资本,我们很难有一个诚信的网络,共享的平台以及批判的环境,这是我们社会资本缺失。我曾经做过一项研究,创新驱动应该是由社会资本、技术资本、企业家资本和创新资本四个方面来构成。我用20062013年的数据做过一个测算,结果就是新社会资本如果我们把诚信共享和批判解决好,每增加1%能够促进GDP17%的增长如果我们把企业家资本能够提升1%就能促进GDP20%的增长,这都是我用切实的数据来测算的。

    那么技术资本与创新资本的贡献也同样挺显著,当然相对来讲这两个空间们都在1%点多,也就是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存在着制约或者障碍创新发展今天我在这里呼吁应该把社会资本、技术资本、企业家资本和创新资本综合起来,给们一个创新融合聚合的空间,切不要再把技术做一个单独的要素。换句话说只有四轮驱动,才能够跑得更快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何沛苁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