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总设计师吴光辉:C919有望成全球销售很火的飞机

图为:吴光辉的办公桌上就放着C919模型

楚天都市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贺俊通讯员王新帅

人物:吴光辉

时间:5月16日

人物介绍

吴光辉,1960年生, 湖北武汉人,全国政协委员,现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国产大型客机C919总设计师。1982年从南京航空学院毕业后,他一直从事飞机设计工作,先后担任998、ARJ21等多型号飞机的总设计师,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等多项荣誉,为我国航空工业做出突出贡献。

对话背景

离开武汉40年,吴光辉依然能说一口标准的武汉话,甚至能区分出武昌与汉口的口音。

当年那个从汉口坐船到南京的少年,如今已生华发。从普通设计员到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以及多个机型的总设计师,吴光辉的脚步从未停歇。

5月5日,国产大飞机C919成功首飞,举国沸腾。5月16日,在上海,吴光辉向楚天都市报记者畅谈大飞机之路。

首飞成功后终于松口气

记者(以下称“记”):国产大飞机首飞成功令国人振奋,听说首飞前夜你没睡好?

吴光辉(以下称“吴”):是的,凌晨一点多钟才睡着,睡前还在想飞机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早上六点起床后就跑到现场看飞行员登机。起飞那一瞬,我才觉得有点累。其实,飞机状态在3月底就基本到位了,之后就是不断让飞行员熟悉,不断滑行,这个准备过程有些紧张。

记:你对首飞满意吗?

吴:首飞还是非常完美的,我们的设计得到了初步验证,这背后是大量的准备工作。

C919于2007年立项,2015年11月2日下线,当时中央也发来了贺信。之后,我们又做了大量的地面试验、飞行员培训、飞机调试等进一步的准备工作,以应对将来可能会出现的任何意外。如首飞时重心算得准不准,焦点对不对,能不能按照设计参数百分百保证平稳飞行等等。现在,我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记:能够对首飞进行现场直播,说明我们有这个技术自信。

吴:从地面到空中,是一个质的飞跃。国际上也有首飞出问题的,一旦首飞出意外,可能导致一个型号的消亡。我们不仅现场直播了,甚至把驾驶舱的实时画面向公众开放,这在国际上是从来没有先例的。甚至有些制造商问,晚上是不是偷偷飞过一回?我告诉他们,这个真没有。

大飞机并不是政绩工程

记:C919是单通道的150座级的大飞机,当初为什么不是设计200多座的双通道大飞机?

吴:从我们技术人员的角度讲,是希望上双通道的,挑战更大,但我认为专家组的决策是对的。国内市场上70%是这样150座级的单通道客机,国际市场上也是,中国急需这样一款产品。大飞机不是政绩工程,它既要取得技术成功,也希望取得商业成功。很多供应商说我们是在一个正确的时间,选择了一个正确的机型,推出了一款高水准产品。

记:供应商还是很看好的。

吴:2008年我们开始找供应商时,正好遇到全球金融危机,飞机制造商的退单很严重,很多商务机一架都卖不出去。C919对世界航空市场是个利好,供应商非常好选。当时世界主要飞机发动机供应商之一的CFM公司研发了一款新发动机,能在现有油耗基础上降低10%-13%,当时燃油花费要占飞机运营成本的50%。然而,马上要进入生产,却找不到用户。我们选了这款发动机之后,波音737和空客320也很快换了这款。

我们还跟很多供应商提出,有些新技术能不能在中国本土化,通过C919成立了16个合资企业,驾驶舱里很多东西都是在中国生产的。

记:之前有报道说,买我们飞机的钱都能铺到太空了,看来大飞机的前景非常广阔。

吴:国际上跟我们同类的飞机,最新价格是一架要一亿美金,中国市场未来20年大概有3000架的需求量,未来30年则预计需要 5000-6000架,市场很乐观。我觉得C919有望打破欧美在大型客机领域的垄断,成为世界上销售很好的飞机。

曾在襄阳考得飞行执照

记:听得出来,您的武汉话还是很标准哦。

吴:我出生在武昌,在汉口的桃源坊小学读过,初中是在三十四中和十八中,高中跟着支援三线建设的父母在江西读的。

记:听说当年您是在武汉报考的南京航空学院飞机设计专业?

吴:是的。我一直都很喜欢电子,高中时自己组装过收音机。当时没什么条件,就在木板上钻孔打铆钉,用漆包线固定住,拿变压器做电源,调台的是一个空气电容。虽然组装的收音机连个外壳都没有,但是效果不错,还能收听到台湾的广播。

报考飞机设计专业的过程还挺有意思,我们77级那年是第一届恢复高考,那时我还在蔡甸上山下乡。当时,航空院校的专业都是保密的,要录取后再填专业。那天是元宵节,我跟堂姐夫一起看通知书,有雷达、自动控制类的专业,最终填了飞机设计专业为第一专业。当时我开玩笑说这专业好,将来能当总设计师,没想到后来真的就成了。

记:据了解,为了C919,你还到湖北的蔚蓝航校学过开飞机。

吴:是的。要想设计好飞机,必须了解它,包括环境、法规、机场、气象、航路、规定等都要了解,至少得懂怎么开飞机。2013年,利用周末和节假日,我去襄阳学飞行执照。我是里面年龄最大的学员,学了两三年,现在已经拿到了飞行执照。

记:研制飞机的过程动辄数年、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生活难免有些单调枯燥,是什么让您坚持下来?

吴:说实话,我们这代人还是有航空情结的,坚持下来确实不容易。我刚工作的地方在阎良,坐趟车去西安要3个小时,单位很闭塞,外面的世界多精彩不知道,可也正因为任务很饱满,也过得很充实。这些年来,我很少休假,一直很忙,也就这样一直干了下来。

进入市场还要有个过程

记:大家都很关心大飞机什么时候能真正进入市场,在此期间你预见还有哪些困难。

吴:真正进入市场还需要一个过程。接下来,我们要按照国际航空条例来做适航取证。空中试飞是一件高风险的事,别看现在每天有成千上万架飞机在空中飞,大家还是认为有风险,每往前走一步都非常艰难。

比如,要考虑飞行中的一些恶劣情况,像结冰问题。表面形状不同,结的冰也不同,我们要先进行风洞实验得到大致冰型,然后把这个冰型人为加上去进行试飞;还要验证自然结冰情况,当初的ARJ21飞机曾苦苦“追冰”4年,国内很难遇到结冰天气,即使结冰也很难达到标准厚度,起不到试验效果,后来还是到北美的五大湖去进行了此项试飞。

记:现在中央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备受关注,这对大飞机应该也是机遇。

吴:对,机遇很大。李克强总理出访非洲时,就帮我们推销过ARJ21飞机,现在刚果(布)已经买了两架。新加坡的一个租赁公司也签了我们20架C919。所以,“一带一路”给我们带来了很大机遇,沿线国家对大飞机的需求量很大。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桂楷东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奖励与科研资助不能混为...

6月30日,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陈学伟团队因为一篇发表...

人工智能会“抢”走人类...

如今,人工智能不仅会下象棋、围棋,还在分发邮件、工业...

谷歌遭重罚警示了谁

近日,欧盟对互联网巨头谷歌的一纸罚单,引发业内震动。...

“复兴号”背后的科技强...

6月25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组织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

快递派送费集体涨价令人...

快递派送费该不该上涨或者该上涨多少,这是一种市场选择。...

独家编译 更多>>

美国科学家发现核废料清...

华盛顿州立大学一项有关锝-99的化学研究,提升了我们对这...

研究含尘空气,对于当地...

了解阿拉伯地区大气特征,对于全球研究都有益处。污染、...

全球变暖背景下,如何为...

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正在研究如何为...

无人机将是植物育种学家...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在对潜力品种的测试里,无人驾驶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