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大飞机C919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光辉——航空报国 赤子情怀

飞机,光辉,试飞,C919,航空,

原标题:国产大飞机C919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光辉——航空报国 赤子情怀

图为:吴光辉(中),曾获“国防科技工业系统劳动模范”荣誉称号。(资料图片)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江卉

吴光辉很忙,前后3个多月预约想去采访,但他的时间被工作排得满满的。

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在上海团驻地北京饭店,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终于见到了国产大飞机C919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吴光辉,一位地地道道的武汉人。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来帮你们拿器材”……

他身材魁梧,头发花白,浓浓的乡音不改。

国产大飞机冲上云霄,获全球28家用户青睐——

815架订单,终结“八亿件衬衣换回一架空客飞机”的尴尬

“C919已取得国内外28个客户 815架订单,包括来自美国GECAS、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以及德国普仁航空的订单,说明这是一架受市场欢迎的好飞机,完全可以媲美欧美主流机型。”吴光辉表示,拥有自己的大飞机,是几代中国人的梦想,今天终于实现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周恩来总理出访租用的是外国飞机,外国人说我们是没有翅膀的雄鹰。

吴光辉出生于1960年,他清楚记得,上世纪80年代,出口八亿件衬衣所得的利润才能换回一架空客飞机;出口十亿双袜子,才能换回一架波音飞机。

“没有大飞机,意味着将市场拱手送人。”吴光辉说,全球飞机产量的20%在中国销售,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C919大飞机成功首飞,意味着我国实现了民用飞机技术集群式突破,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研制大型客机能力的国家。

“目前,项目全面进入研发试飞和验证试飞阶段。”他表示,2018年是大飞机研制很重要的年份,已经试飞的两架飞机,一架要赴陕西西安进行载荷试飞,一架要到山东东营完成发动机相关试飞。经过进一步的系统试验后,两架飞机还要到“最寒冷的地方、最热的地方”等严酷条件下试飞。根据试飞中出现的问题,分阶段对飞机改进设计、软件升级等,把飞机逐步调整到最佳状态。

“预计到2021年,C919交付给首家用户——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今年起将有更多国产大飞机飞上蓝天。”吴光辉透露,年底前,第三架大飞机将在浦东机场新建的第五跑道上首飞;一共有6架飞机试飞,另外3架计划在2019年完成试飞。

航空报国梦,从武汉起飞——

“飞机设计专业好,将来能当总设计师”

“我出生在武汉,在武昌读小学、汉口上中学,父母是武船职工。”接受家乡媒体的采访,吴光辉一开腔句句不离武汉。

在这里,他有许多美好的回忆。当时,上的是武船子弟幼儿园、复兴路小学,后来父母到江西支援三线建设,他又住在汉口的姑妈家,读完小学最后一年和初一。

多年后,吴光辉每逢元宵节,都会想起堂姐夫帮他选择专业的那个晚上。

1977年,吴光辉高中毕业,来到老家蔡甸区的农村当知青。插队才半年,他就参加了高考。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正好是正月十五,生产队闹元宵。”回到家里,吴光辉收到这份改变命运的珍贵礼物。他报考的南京航空学院属于军工院校,当时专业保密,要录取后再填专业。顾不上过节,这个年轻人揣着通知书、骑上自行车向城里飞奔而去。

“我在乡里,不如他在城里见识广。”吴光辉和堂姐夫一起看通知书,有飞机设计、雷达、自动控制等专业,两人商量后决定第一志愿填飞机设计专业,“我开玩笑说,这个专业好,将来能当总设计师,没想到后来真的就成了。”

1982年大学毕业,他如愿进入航空系统工作。第一个工作单位在陕西阎良,从那里乘车到西安要3个小时。“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都不知道。”在设计员岗位上,他干得不亦乐乎。30多年来,先后担任某型号军机、ARJ21、C919等多型号飞机的总设计师。

“我一直很忙,几十年没休过年假。干我们这行的,都有一种航空情怀,怀有航空报国的梦想。”2017年,吴光辉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这是对他突出贡献和忘我工作的高度肯定。

为让飞机更“好飞”,他53岁学飞行——

率领一万精兵,雕琢“现代工业之花”

2017年5月5日下午,上海浦东机场。

万众瞩目下,国产大型客机C919圆满完成第一趟蓝天之旅。飞行记录仪上跳动的每一格里程,都刷新着中国航空事业的新纪录,也牵动着总设计师的心。

“作为技术总负责人,面对首飞这个关键节点,压力很大。”吴光辉坦言,国际上有过首飞出问题的事件,这可能导致一个型号的消亡。

飞机飞起来以后,现场欢呼雀跃。

“我也高兴地流泪。”但吴光辉仍目不转睛地盯着飞机返回的方向,在外场所有人中,他第一个发现飞机回来了。看到飞机安全落地,他反复念叨着一个词“反推”。如果飞机反推力装置打开,刹车能刹住,首飞才是完美的。看到反推装置打开,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首飞证明飞机‘可飞’,适航证明飞机‘能飞’,市场检验则决定飞机是否‘好飞’。”吴光辉表示,取得适航合格证,飞机才能进入市场,C919大飞机将首先获得中国民航的适航证。目前,欧洲适航局也已受理商飞公司的适航申请,C919一旦通过中国民航和欧洲适航局的联合审查,获得欧洲的适航证,将打开通往国际市场的大门。

为让飞机更“好飞”,吴光辉还去学习飞行。2013年起,他利用周末和节假日从上海来到西安、襄阳,和年轻人一起学飞行。2014年,获得第一本飞行驾照;2016年,56岁的他拿到了商用驾驶员飞机执照。


“个人的力量有限,大型客机被称为‘现代工业之花’,其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是一个国家整体实力的重要标志。”吴光辉认为,人才是其中最核心的竞争力,“商飞公司有1万多人,其中35岁以下年轻人占比75.6%,这是一支具有创新意识和奋斗精神的大飞机研发团队,他们攻克了许多核心技术。一种新技术起初准备从国外购买,遭到禁运,最终我们自己干出来了。”

C919机体主结构大量使用第三代铝锂合金,这是吴光辉在C919机身材料上的一个大手笔。和普通铝合金相比,这种轻质高耐损伤金属材料在同等重量下强度更大,在同等强度下重量更轻。经过十年试制试验,团队终于自主研制出新一代航空金属材料。“新材料的应用对飞机减重和延长飞机寿命非常重要。”吴光辉说。

一个梦想的实现,是又一个梦想飞行的起点。

吴光辉表示,将继续加大培养、吸引人才力度,攻克后续研制和试验、试飞的技术难关,力争早日让国产大飞机进入全球航空市场,成为世界乘客的空中座驾。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桂楷东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