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健康陈立平:AI医疗的发展离不开包容、信任与理解

AI医疗,人工智能,

现今,AI的发展速度已大大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各种新技术、新应用层出不穷。与此同时,AI向传统产业渗透过程中所暴露出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尤其是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医疗行业。那么面对着AI+医疗如何由实验室走向临床,以及AI诊断如何进行权责划分等问题的出现,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在“第九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上采访到了阿里健康高级运营专家陈立平先生。

北京市科委与阿里健康共同打造AI医疗创新平台

在不久前记者注意到,北京市科委联合阿里健康共同启动了医学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应用平台。当问及该平台对于AI医疗领域发展有何推动意义,陈立平表示:

医学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应用平台是阿里集合了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多领域技术能力,并联合北京地区20家顶级医疗机构和AI企业,共同建设开放型科研引擎平台及引擎应用服务中心。未来,平台将开展基于大数据的医疗AI开放创新应用研究,探索医疗机构之间安全互联互通,互信互认的创新模式,为AI医疗向临床阶段转变以及AI医疗进行商业化落地铺平道路。

足够的信任是发展AI医疗的先决条件

任何新技术发展的早期阶段都会面临很多问题,诞生于实验室的人工智能技术如何更好的与医疗相结合,并最终走向临床阶段,这是困扰AI医疗发展的一大“痛点”。

陈立平告诉记者:目前国内AI医疗的发展速度十分迅猛,并且已有部分成熟的产品已经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但受限于产品应用落地大多是在医院,直接关乎到使用者的生命安全,很多人对于AI医疗始终抱有怀疑的眼光。

因此,想要发展AI医疗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信任问题,不仅需要医疗结构、医生对AI要有足够的信任,患者更是要对新技术给予足够的信任理解。其次,在应用过程中,企业也要根据不同的临床案例进行数据收集,并对产品进行校正,提升产品的组合使用能力。只有这样,AI医疗才能真正的由实验室走向临床,让所有人都享受到AI医疗所带来的改变。

AI再先进也是工具 是被医生使用的工具

我们都知道,人工智能技术得益于大数据支持以及千万次模型算法的演练,使得它在某些领域的分析判断能力上已经超越了人类。而在医疗领域也不例外,在英国著名杂志《Nature》和《Science》期刊发表的论文中,AI技术在脑瘤切片、儿童认知障碍等疾病判断准确率方面已经超过了医生。通过这些报道,不免让人遐想未来AI会取代医生的存在吗?

“AI是我们使用的工具,就算工具再先进,也是要被人类所使用的。”陈立平对记者说。目前的AI医疗大部分是基于大量数据、临床病例、期刊著作进行学习,再加上成千上万次的训练模拟,最终才能得来判断结果。但就很多疾病而言,连我们人类自己都没有遇见过,AI更不能对它进行判断处理。

更为重要的是,人类具有的直觉、情感、经验等因素是AI永远所不具备的。鉴于医学本身的特质,其对任何一项疾病的治疗尚且没有唯一的标准,AI技术对此就更不可能取代人类的存在。尽管机器有着不会疲劳、不会注意力下降、可长时间重复学习的优势,但它毕竟只是医生手中的工具而已,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医生手中。

可以预见的是,AI在智力层面已经超越了人类,AI也可以代替医生的诸多工作。然而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医生永远是充满人性关怀的职业,更是具有人文关怀的职业,这些都是AI永远无法代替的。

用包容的眼光去看待AI医疗

既然AI作为工具,可以为患者、医生两端带来便利。但AI技术在帮助医生进行辅助诊断的同时也面临新的问题。例如,患者在使用AI技术表述病情时,可能会漏掉某些重要症状,导致医生无法准确判断病情。那么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权责又该如何划分呢?

陈立平跟记者说到:目前,监管部门已经出台规定禁止虚拟软件提供任何病情诊断的建议,只允许用户进行健康咨询服务。例如2017年国家食药监局在发布的《医疗器械分类目录》中就有规定,诊断软件通过算法提供诊断建议,仅有辅助诊断功能不直接给出诊断结论。

话说回来,我们可以把AI医疗看作是导航工具,它可以为我们规划出很多路线,但具体走哪条还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我们也可以把AI产品跟现有的CT、B超进行对比,就算是专家进行操作也会出现漏诊误诊的情况。对于一旦出现的问题,更多的是我们看待AI医疗的态度问题,想要AI医疗获得更好的发展环境就必须要以开放包容的眼光来看待它。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陈龙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