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填补空白”的追问,他们回答得很克制

科学精神面面观

“不对,那个水汽的指标到不了20千米,这个得改一下,是多少就是多少,不能夸张。”78岁的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吕达仁指着PPT告诉身旁的工作人员。

吕达仁正在演示的是“多波段多大气成分主被动综合探测系统”(APSOS)的项目汇报PPT。

这也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国家重大科研仪器设备研制专项首批资助的9个项目之一,由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牵头组织。

APSOS于2012年立项,近日已顺利结题。相比课题取得的诸多重要成果,吕达仁院士领衔的课题组表现出的严谨、实事求是、力求创新的科学精神更让人印象深刻。

“这个项目应该是5年吧,去年结题的?”采访一开始,记者问道。

“对,本来应该是5年,但我们申请延期了一年,不能为了结题而结题,工作必须做扎实。”吕达仁回答。

在介绍项目研制背景时,有记者问道,已有的各类卫星也能实现这些数据的观测,这一项目的过人之处在哪里。吕达仁详细介绍了卫星观测与地面基站观测的优劣势,同时强调:“这个系统不是要取代卫星观测,不能说我们做的事情最重要,别的就不重要,每一种观测方法都有其局限性。”

记者总爱挖掘“首创”“填补空白”等关键词,面对这些问题时,吕达仁及团队成员的回答也显得很克制。他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调出了PPT上的一张图——与国外同类仪器性能对比。

“国内外部分站点有同类仪器,你们看,挪威的这个仪器可以测量地面以上10到110千米的温度、8到55千米的臭氧,我们国家的子午工程也可以测量温度、气溶胶这些指标。”吕达仁字斟句酌总结道,“但可以这么说,APSOS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在垂直方向对全大气层主要要素进行观测的系统。”

这个项目由中科院大气物理所、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等7家单位共同参与,在吕达仁看来,能将这些顶尖单位聚集在一起,是同行之间的信任,以及在科学未知前沿和定量规律缺失领域开展创新性工作的共同目标。

APSOS系统由5台激光雷达、1台毫米波测云雷达、1台太赫兹超导辐射波谱仪和1台组合望远镜构成。在此前同类仪器中,不同的激光雷达信号通常由不同的望远镜来接收,但这种设计造价很高。“经过多次设计改进,我们最终实现了用1台望远镜来接收不同雷达的数据,在获得较大接收面积的前提下,极大降低了加工难度和研制成本。”吕达仁说。

专家 点评

科学是以寻求客观有效知识为目标的事业,其所蕴含的无与伦比的创新潜力源于一丝不苟的求实精神。科学仪器设备是呈现事实的界面、观测未知的尺度、改变世界的工具、革新创造的母机,其精度和适用范围等参数不单是进一步研发的基础,亦是科技进步的标尺,切不可浮夸不实。

不论是成果发表、项目验收还是结果呈现,对科研成果的准确发布和如实介绍既是科学共同体相互信任的基石,也是公众感知科技发展、国家衡量创新成效的依据。倘若在成果和数据上虚报,不实事求是,不仅会颠覆科学研究的前提,贻误创新发展的机遇,而且是对公众的蓄意误导,对国家的恶性欺诈,与科学精神背道而驰。

(点评人:中国社科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段伟文)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符雪苑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