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在法境遇迥异,草甘膦安全性该如何判定

科学精神面面观

本报记者 马爱平

“一边是法国决定草甘膦的使用期限延长3年,另一边美国加州地方法院初审裁决草甘膦生产商孟山都赔偿2.89亿美元,这两件事情在提示我们思考,什么是科学的判断。”9月26日,山西农科院研究员孙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做科学问题的结论时,必须秉持理性客观的科学精神。

9月25日,据世界农化网报道,法国国会近日就禁止草甘膦在法国使用一事展开了投票表决。尽管法国总统马克龙支持禁用,但投票结果还是使草甘膦在法国的使用期限延长了3年。

更早一些,8月10日,美国加州地方法院判决一位草甘膦使用者获得2.89亿美元的赔款,该使用者约翰逊声称由于接触此类产品,他在2014年患上了非霍奇金氏淋巴瘤。

“按照美国陪审制,陪审团成员一般是从市民中随机选出参与到诉讼的审理。他们大多都没有生物学专业背景。”孙毅说,尽管我们很同情约翰逊先生,但不得不说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本裁决是站不住脚的。全球接触草甘膦者不计其数,仅此一例致癌诉讼;此外,国际上主要的监管与科学权威机构都认为草甘膦不是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草甘膦列为“可能具有致癌性”的官方机构。孙毅说,本次陪审团很可能是出于同情弱者的原因,将国际癌症研究所对草甘膦的评估报告作为主要依据。

另据最新披露出来的消息,原告律师出示的另一个关键证据是孟山都的内部邮件。原告律师以此说明孟山都高管早就知道草甘膦会致癌,所以该重罚。陪审团相信了这个说法。

业内人士表示,但那封邮件的原文,不是在承认农达(草甘膦的商品名)会致癌,而是否认农达会致癌,是一种严谨的表述方式。“孟山都隐瞒农达毒理学结果”是顽固反转势力十余年来秉持的说辞。

对于这个判决,拜耳作物科学(已收购孟山都)的相关负责人说,该公司将就约翰逊案的裁决提出上诉。

“草甘膦的毒性比一般食品添加剂还小。”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肖国樱说,在目前状况下,草甘膦的安全性是除草剂中最高的,已拥有超过40年的安全使用记录。

就在今年9月3日,巴西一家法院作出裁决,确保巴西种植者能够继续使用草甘膦品种除草剂。而去年11月,德国阵前“倒戈”, 欧盟最终批准续登草甘膦5年。

专家 点评

这两起事件提示我们,做判断时要在科学认知的基础上,不受预设立场及主观好恶的干扰,坚持理性的科学精神。比如,对于草甘膦是否是导致约翰逊先生患恶性肿瘤疾病的原因,须做科学判断,包括事实认定,而陪审团甚至法庭都不具备对科学问题做出裁决的能力。科学问题的结论需要基于事实,特别是需要基于实验并合乎逻辑,这是其他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在此案中涉及的科学问题的结论——草甘膦不致癌,不会改变。

因此,科学的判断需要基于逻辑和事实。唯有如此,我们才会看到尽管西方很多科学家信仰宗教,但在他们的科学论文里看不到救世主的影子;很多法官律师信仰上帝,但在审判和辩护中不会拿圣经作为依据。在科学的时代,科学精神高于任何信仰。

(点评人: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 姜韬)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符雪苑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