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红:林业除了满足户外游憩还是时尚事业

中国科技网讯(记者 胡利娟)森林,不仅给人们提供赖以生存的氧气、丰富多样的食品和优美的自然风光,同时还成为大家休闲游乐的首选之地。近年来,围绕森林资源,森林康养这一个新兴产业在我国正悄然兴起。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前不久,来自林业、科技、医疗等政府领导、行业领域的中外著名专家学者,以及企业代表等,汇聚一堂,在首届中国森林康养与乡村振兴战略论坛上,围绕“森林康养与乡村振兴战略”主题,深入研究和探讨了森林康养产业发展模式创新,并总结了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建设经验,以推动森林康养产业跨界融合与创新发展。

“林业已从原来的挖坑种树到现在的养眼养生,成为时尚事业!”国家林业局森林旅游管理办公室主任程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近年来,森林旅游快速发展已为林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森林旅游新业态现已百花齐放,森林康养发展前景十分光明,大有可为。

统计显示,2016年,全国林业休闲旅游的人数平均每年达到26亿人次,占全国旅游人数的58.55%,产值达到了8310亿元。

森林旅游已成林业现代化建设重要内容

众所周知,我国的森林旅游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初, 30多年来,全国森林旅游业一直保持着快速增长的态势。在过去的5年中,全国森林旅游游客量累计达到46亿人次,年均增长15.5%,创造社会综合产值33400亿元。

程红透露,2017年,森林旅游游客量预计超过14亿人次,占旅游人数的比例约为28%,创造的社会综合产值预计达到11500亿元。

“森林旅游已经成为继经济林产品种植与采集业、木材加工与木竹制品制造业之后,第三个年产值突破万亿元的林业支柱产业。”程红说,推动森林旅游发展,完全契合国家实施的有关重要战略,特别是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建设、健康中国建设以及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等。

正因为这样,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在出台的有关生态文明建设、林业改革发展、旅游业改革的一系列重要文件中,都对发展森林旅游提出了要求,作出了部署。

2016年底,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要求拓展森林旅游发展空间,提出要以森林公园、湿地公园、沙漠公园、国有林场等为重点,完善森林旅游产品和设施,推出一批具备森林游憩、疗养、教育等功能的森林体验基地和森林养生基地。还明确地规定森林旅游工作由国家林业局牵头。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发展森林旅游已经成为林业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内容,局党组对森林旅游事业发展高度重视并寄予厚望。

“森林旅游是一个非常好的朝阳产业,特别是东北停止商业性采伐之后,最重要的替代产业就是森林旅游。”程红介绍说,虽然森林旅游现在初步热起来了,但如何做到热的科学、合理、有效,还要下大功夫。

按照国家林业局的决策部署,这些年,森林旅游管理办公室在谋划、引导、推动森林旅游发展中做出了很大努力,并取得了明显成效。

程红把这种成效概括为“五个进一步”,即:发展环境进一步改善、产品供给能力进一步提高、社会影响进一步扩大、综合带动能力进一步增强、产业规模进一步壮大。

百花齐放森林康养发展前景十分光明

当前,我国已经走进了大众旅游时代,这就意味着今天旅游已经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种常态化的生活方式和消费行为。

很显然,每一个人的旅游目的和从旅游中获取的价值是不一样的,这就导致了旅游需求的多样化。多样化的需求带动了各种新业态的发展。在这个大背景下,我国森林旅游新业态层出不穷,已经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比如,森林康养、森林养生、森林疗养、森林保健等。

“然而,随着这些新业态的成长,社会上一些人认为有的新业态能够包涵森林旅游这个母体,这种认识显然是十分错误的,其表现在对旅游和森林旅游这两个概念的不了解。”程红解释道,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什么是“旅游”。1995年,世界旅游组织给“旅游”下了个定义,这就是:人们为了休闲、商务和其他目的,离开他们惯常的环境,到某些地方去并在那些地方停留不超过1年的活动的总称。进而把“游客”分为6大类:一类是休闲、娱乐、度假,二类是探亲访友,三类是商务,四类是专业访问,五类是健康医疗,六类是宗教及其他。

另一方面,什么是“森林旅游”。2011年,国家林业局党组给“森林旅游”做了一个明确的界定,这就是:森林旅游是人们以森林、湿地、荒漠和野生动植物资源及其外部物质环境为依托,所开展的游览观光、休闲度假、健身养生、文化教育等旅游活动的总称。

程红表示,作为森林旅游的一个重要新业态,森林康养发展前景十分光明,主要体现在:

首先,森林康养契合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需要。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我们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的重大判断。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包括方方面面,但归根结底是求得心情愉快、健康长寿。能不能心情愉快、健康长寿,除遗传和性格因素外,其他应取决于五个方面,也就是眼睛看到的是不是漂亮,鼻子吸进去的是不是干净,嘴巴吃进去的是不是生态,耳朵听到的是不是悦耳,心里想到的是不是正能量。这五个方面我们森林对前四个有直接的正相关,第五个有间接的正相关。

以前在搞林业宣传时,别人问什么是林业?“过去的林业是挖坑、栽植、砍木头的老土行业,今天的林业是养眼、养心、养生的时尚事业。”

森林康养是以森林的养来达到人的健康,实现心情愉悦、健康长寿。所以说,森林康养能够很好地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其次,森林康养契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新要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新时代我国更好地解决“三农”问题的重大举措。我国大部分贫困地区位于山区、林区、沙区。

据统计,在全国832个贫困县中(含贫困片区县),有415个贫困县分布有约540处国家级的森林旅游地,约占贫困县总数的50%,这些地区森林风景资源类型多样,资源的原真性、完整性较好,具有发展森林康养良好的资源基础。

森林康养的发展,可以发挥在促进贫困人口就业增收中天然的地缘优势,其强大的带动功能,可以在实施乡村振兴的国家战略中发挥重要作用。

最后,森林康养契合人们对森林旅游趋向的新变化。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森林旅游的需求更加多元化、多样化。

特别是最近几年,随着城市化发展带来的一些负面因素,人们对生活环境和自身健康的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走进森林,发挥森林的保健功能就成为了人们对森林旅游的一个重要需求方向。

2016年社会调查显示,93%的受访者愿意接受森林养生服务,86%的受访者表示对森林养生基地感兴趣。

由此可见,森林康养作为森林旅游发展的重要新业态,在健康中国和乡村振兴战略、打造多样化产品、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发展前景十分光明。

跨界融合与创新把握四个重要关系

那么,在发展森林康养产业中,该如何推动森林康养产业跨界融合与创新发展?

程红建议,要着重把握好四个重要关系。具体是:第一,要把握好资源保护与基地建设的关系。我国森林旅游地的主体功能大致包括保护珍贵资源、传播生态文化、提供旅游服务,尽管不同类型的森林旅游地各有侧重,但资源的保护是开展所有活动的前提。尤其国家级的森林旅游地更是被定位为国家禁止开发区、国家自然和文化遗产地。森林康养相关基地的建设,必须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章要求,必须符合森林旅游地发展的总体规划,不得搞成大开发、大建设,特别是搞成疗养院、养老院,更不得搞成房地产开发、宾馆饭店建设。

第二,要把握好挂牌与发展管理的关系。森林康养不仅仅是在原有森林旅游地基础上加挂一个牌子,基地建设管理不能停留在借挂牌之名,搞概念炒作和跑马圈地之实。推进森林康养要加强总体规划、实施方案的指导和监管,要在不破坏生态的前提下,加强生态服务设施和自然生态教育设施的建设,真正打造出高标准的、广受市场欢迎的产品。要通加强指导和管理,把自然生态优势转化为产品优势、市场优势,实现森林康养这个牌子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有机统一。

第三,要正确处理森林康养与医疗治病的关系。有关研究和实践都表明,森林有益于人体健康,这是一种普惠的生态福祉。我们也相信,森林对一些疾患有一定的正面作用,在某些方面具备一定替代医学、预防医学的功能。但是,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森林康养代替不了现代医学治疗手段,过分强调森林的医疗价值和治病功能容易误导公众,搞不好还容易引起公众对森林康养价值的质疑。在森林康养发展中,可以与一定的医学手段相结合,充分发挥两者的集合效应,但要分清主次,不能首末颠倒,否则,森林康养就成了森林医院,成了疑难杂症人群的场所,这是森林康养的不可承受之重。

第四,要把握好森林康养与大旅游协同发展的关系。现在有一种倾向,认为森林康养更有吸引力,要把大旅游的所有业态和活动内容都装进森林康养的篮子,比如:游览观光、休闲度假、文化教育、自然体验、体育运动等等,我们在实践中可以与这些方向和内容有机结合,但决不能本末倒置。发展森林康养是发挥森林的保健功能,不能偏离了这个主轴。与大旅游不同,森林康养要明确产品主题、发展主线和建设重点,每个产品都应当依据区位、资源、环境、文化等禀赋,搞出自己的特色,打造出精品,而不是搞成大杂脍或者大雷同。这样,就没有吸引力,没有竞争力,失去了发展这个新业态的初衷。

据了解,近年来,森林康养得到了国家林业局的高度重视,并指出:要着力培育森林康养等森林旅游新业态的发展,打造成林业产业体系中最亮眼的新增长点。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陈龙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