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庙池看乡村振兴:精准“点穴”焕发勃勃生机

中国科技网讯(记者记者胡利娟)“出行难”“饮水难”“看病就医难”“农田灌溉难”“信息闭塞”“村民增收难”人均纯收入不足5000元,全村1907建卡贫困户388人,在外务工人数900,无村级集体经济

通畅公路、自来水、小型水库高标准农田、互联网全覆盖、苗乡脆李、经济特色果林,人均纯收入达7800优先务工惠及贫困户168人,村级集体经济规模达185万元

这就是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庙池村,仅仅用了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就“破茧成蝶,”由昔日典型的人走楼空、地荒村废”的偏远村庄如今,通过精准“点穴”,村容村貌焕然一新的同时还使沉睡的大山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为深度贫困地区乡村振兴做出了有益探索。


破解难题  共营共建共治共享

“让城市人享受田园生活,庙池人过上城市日子”庙池人不光这样说,也是这么做的。

位于彭水东南部距县城75公里庙池村,既是贫困人口最多的村,也是乡村振兴中最硬的“骨头”,这里平均海拔700多米,全村有1907人,辖6个村民小组。

2015年,彭水将庙池村作为全县脱贫攻坚的示范点,紧抓“产业发展、文化振兴、科技支撑、机制创新和乡村治理”等关键环节,对进行“点穴”式治理从而凝聚涣散的民心,激活了沉寂的资源。

盈利模式和合作模式如何建立,这是乡村振兴中所面临的两道大难题

然而,庙池村在实施开发之中,坚持群众为主体,采用共营、共建、共治和共享的“四共一体”机制,却有效破解了这两难题。

共营。就是在项目实施之前,乡村两级组织了180多名干部和群众代表,对村内所有资源进行了清理、确权和颁证。然后,村支两委组织群众讨论资源开发方案。对于群众自己的资产,群众可以根据自己意愿选择股份制、合作制、租赁制、委托制、合同制和个体制等任一种合作方式来经营。

庙池村支部书记何文忠介绍从实践来看,有明显优势一方面兼顾了各方利益现在参与经营的土地面积为2300多亩,参与群众达到91%。项目区内所有基础设施占地,由群众内部调整,没有花一分钱。另一方面公开讨论集体决策项目容易推进。土地流转相比,每年节省了土地租金和劳动力工资200多万元,能够低成本、高效率、可持续运行。

共建。所有项目,凡是群众能够参与的,都由群众组织实施。

“不让群众参与的项目,我们宁愿不要。”何文忠让群众参与可获得报酬有利于项目度过投产前的“经济危机”。同时,还能保障项目工程质量,并且大家的素质和能力也在不断提升。两年多时间,跟着专家学习,一大批农民成了熟练的木工、石工和科技农民,今后可以组成专业施工队,或者组建公司对外开展经营服务,为庙池开拓了新的发展渠道。

贫困户付晓其的妻子说,正是按照群众参与和贫困户优先的原则,自己当了一名杂工,每月稳定收入2000元,“这份工作救了一家人”。

共治。村支两委与合作社合采用分线协作运行的模式。能够有效发挥各自优势,提高工作效率,又能防止一股独大,形成有效制衡。

共享。产业合作社,按照入股社员60%、村集体20%、市场主体占20%的比例设计收益分配。农家乐合作社,按照农户80%农户,村集体10%,市场主体10%设计。所有分配,大头都留给社员。集体收益一部分用于对村内贫困户的帮扶。没有收益期间,由社会法人社员给群众每人每月垫付1500元生活费,收益之后扣除。

“这种方式,虽说前两年是有些困难,但是感觉有奔头。”放弃了在重庆打工的该村村民刘洪现在回到庙池办理合作社,和大家一起创业。

 

激发潜能  形式多样“耕深”文化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白天务工、夜里听课,成了当地人的一种生活方式。而这得益于庙池创建农民夜校。

投资四百多万元改造成的农民夜校同时接纳200人培训。彭水县委书记钱建超亲自任夜校校长聘请了国内知名的教育专家做顾问、当教师,专门编制教材,制定培训计划。

惠民政策人生经历、致富带头人创业故事观看纪录片,夜校上课形式灵活多样除了课堂教学,整个庙池还是一个实训基地,每一个项目都是实训课堂,大家可以全流程跟着技术员学习技术。

据了解,自201710月开课以来,参加培训的人数达到1000多人次。不仅如此,在庙池周边的群众也慕名而来,每次讲课都座无虚席。

通过持续不断的学习培训,庙池人逐步由“要我脱贫”向“我要脱贫”“我能致富”转变。做过豆腐、豆豉、豆腐乳的庙池村民付尧元利用自己的优势一个豆制品加工厂他家对面的杀猪匠开起了刨猪乐。打过鱼的刘洪准备开一家吃鱼为主的农家乐还准备搞电商,通过互联网把庙池的优质产品卖向全国……

“基础设施建设像针灸,穴位扎完,庙池就活了”。如今,在村里经常可以看到来耍的城里人,不仅吃、住,走时还要买一箱土特产。

今年搞活动,一个小吃摊一天就卖了近万元。这让庙池人大开眼界,“原来村里十多万元修建的房子,现在五十万都不卖。

让城市融入大自然除了要望得见山、看得见水更要记得住乡愁。

文化是乡愁的载体。大家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食一方味,说一方话、着一方装、习一方俗、敬一方神。

地处武陵山腹地的彭水,是全国苗族人口聚居最多的县这里土家苗汉长期在山区杂居,形成了以酸辣为主的饮食文化、以蜡染为主的服饰文化、以吊脚楼为主的建筑文化,以及独具特色的土司、洞穴、建置、经济、民居等地域文化和人文历史。

作为庙池文化的主题,他们将武陵山的地域文化、苗族文化和耕读传家文化相融合,重点是开展“一村一主题,一户一故事”采用“原来的地址、原来的料子、原来的样子”的方式修复村落在文化乡土化的基础上,按照当代人的生活需求,设施现代化。同时,修建民间习俗与美食园、民间歌舞园、民间手工艺园、非遗传承与保护园。

专家表示:文化生态的修复还原,就会形成庙池独特的气质和不可复制的品牌符号。

 

增长活力   融合发展现代山地农

建立与市场相匹配,与群众发展需求相匹配的产业体系,是乡村振兴的关键。

庙池正是利用良好的生态优势和山地立体气候特点,坚持农业产品结构、农业内部结构和区域产业结构三大结构调整同步推进,一二三产融合和产业换挡升级同时进行,着力构建新的现代山地农业体系,传统农业开始焕发出新的生机。

跳出传统,推动绿、特、春“三色”融合。所谓绿色所有产品不施农药、不施化肥,进入城市中高端市场。2015年,专家对庙池村生态环境状况评估、土壤条件分析与鉴定和气候条件全面进行了分析。在此基础上,制定了土壤增厚、培肥方案,品种优选方案,技术实施方案,精准施肥施药方案,冷链物流方案。完成土地整治1000多亩,连续两年种植豆科植物对土壤进行改良。特色则是淘汰低质、低效的产业和品种,种植庙池最具备优势的品种。品种筛选由重庆市农科院专家欧毅负责。目前,种植的2300多亩优质猕猴桃、酥梨、蜜桃、脆李等优质水果基地,每一个品类的品种多达5-13个,整个入园品种达到100多个。整个园区就像一个水果博物园。此外,春色就是依靠现代科技和现代设施,建成钢架大棚200多亩,让庙池的种植环境四季如春,优质产品能够循环产出。

跳出庙池,推动区域融合。主动将庙池产业发展放到武陵山区协同发展的高度来谋划,依托高校和科研团队,建设区域性的品种研发中心、推广中心、技术服务中心。依托互联网、电商和品牌策划,将庙池产品变商品、商品变精品。

跳出农业,推动农旅融合。实施“田园”变“乐园”“劳动”变“运动”“产品”变“礼品”“三变”项目,发展乡村旅游、养老休闲产业,支持农民发展农家乐。现已建成采摘农业、观光农业、体验式农业1000多亩。

“这样就打通了城乡之间的任督二脉,为庙池和城市建立了互通双向车道。”驻村干部张维夫说,庙池发展尊重历史和自身规律,借鉴发达国家成功的经验,保持本色,融入世界“虽然庙池的发展还面临诸多困难,但这只是暂时的,好戏还在后头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总体要求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目标是,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作为贫中之贫庙池村,仅仅用了短短的两年时间,不但圆满完成了脱贫攻坚目标任务而且在巩固脱贫和乡村振兴上取得了积极成效。庙池的实践给我们鼓舞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启示和思考。

在彭水,庙池不是一个特例,各个村的条件虽然千差万别,但是它们的发展历程与庙池大致相同,发展逻辑基本一致。庙池的实践告诉我们,乡村振兴,除了乡贤等人才是关键外,还应该由埋起头来搞发展向抬起头来搞发展转变,主动围绕市场需求、围绕城镇和城镇化来谋划同时,必须循序渐进推进。否则,欲速则不达。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陈龙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