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0首飞 传承航空人的理想和追求

本报记者 马丽元

1978年,改革开放春雷炸响。

当我们打开国门,发现航空工业经历了“文革”的磨难,已大大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审时度势,做出了英明决策:我们要搞歼击机,搞一个新的、性能好的歼击机。

以宋文骢为代表的航空设计师队伍,凭借从事歼9飞机多年在鸭式气动布局方案中积累的研究成果,将飞机的使命、任务、战术性能、武器、火控、机体结构等设计思想不断创新, 使新歼方案趋向成熟。经过总参、国防科工委、空军、航空部众多专家学者的反复论证,国防科工委宣布:鸭式气动布局方案为我国新一代战机的总体方案。

随后,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批准歼10飞机立项,并列为国家重大专项。同时确定了歼10飞机研制的三大目标:研制出适应2000年后作战环境、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一代飞机; 建立第三代飞机研制、专业配套的先进歼击机研制基地;培养一支素质好、技术精、作风硬的航空科技人才队伍。

歼10飞机研制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部门多、技术新、要求高、难度大、研制周期长、合作头绪多。在国防科工委的领导下,按系统工程的方法建立了歼10飞机工程行政指挥系统和设计师系统。在“两师系统”领导下,航空工业成都厂所通力合作, 仅用了20个月,首先突破了全尺寸金属样机的制造,为工程提速添加了催化剂。

以宋文骢为代表的航空工业科研人员,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确立并攻克了近距耦合的鸭式气动布局、全权限四余度电传操纵系统、综合化航空电子系统和数字化设计/制造等四大关键技术。建立了一大批包括品模台、铁鸟台系统模拟试验台和实时试飞综合测试系统在内的,适应新一代战斗机研制的试验、试制和试飞测试设施,使得大量的仿真试验得以在地面进行,大量的故障得以在地面模拟和排除,从而减少了空中试飞的科目, 降低了空中试飞的风险,控制了研制成本,提高了研制效率。

在国内数十个厂所、院校的大力协同下,各项研制工作高度平行交叉作业,科研攻关与原型机研制同步推进。科研人员在远少于国外同类机型研制资源的情况下,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 争分夺秒,现场处置问题“大事不过夜, 小事不过点”,超常地攻坚克难。先后攻克S形蒙皮拉伸成型、整体油箱密封、整体圆弧风挡成型、300M钢起落架制造、机翼整体壁板喷丸成型、抗疲劳制造、飞机电磁兼容性测试等重大制造技术难关,完成全部攻关试验任务。使歼10飞机原型机制造守住了一个又一个节点。

1998年3月23日, 在无数渴盼与期待的目光中,歼10飞机原型机01架展翅翱翔,一飞冲天,首飞成功!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范琪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