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津夫:强化创新力度,打造新经济,引领新常态

经济体系,新经济,金融产业,科技金融,白津夫,科技创新百人谈,

中国经济研究院院长白津夫

【人物档案】白津夫,中国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原副局长。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曾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共中央党校《理论前言》副主编、兼任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城市与区域发展专业委员会主任。

长期从事经济理论和现实经济问题研究,参加并主持国家社科规划重大课题及其他各类研究课题共40余项,发表各类研究成果300多篇(部),共获各类奖励30余项。曾数次参加大型国际会议、国外讲学和国际学术交流活动。从1985年起,重点研究城市与区域发展,发表了“论省区发展战略”、“论区域市场”等数十篇研究成果。

中国科技网讯(张迪) 随着我国经济体系的增长,传统产业建设需要打破原有模式,才能跟上时代步伐,满足市场需求。因此,近年来"创新"被提上我国经济发展的日程上来,任何领域都寻求一种切实有效的创新机制,金融产业也不例外,因此科技金融的概念应运而生。多年来,我国政府密切关注金融促进科技发展的相关问题。随着互联网时代逐步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金融产业的发展也面临着新的机遇。为了解2016年我国新经济体质建设又实现了哪些创新,记者专门采访了中国经济研究院的白津夫院长。

互联网时代来临,实践正不断丰富新经济的内涵

习近平总书记在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讲话中指出,"世界进入经信息产业为主导的新经济发展时期",要"打通从科技强到产业强、经济强、国家强的通道",促进科技成果加快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白津夫表示,2016年是我国新经济快速成长的一年,全面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进一步增大,贡献率超过60%。年研发投入增长较快,前三季度,国内发明专利授权量增长44.3%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制造业增速高于工业整体增速,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加快成长,由财新智库、数联铭品和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共同发布的5月份中国新经济指数显示,新经济占我国经济的比重超过30%。对于经济下行起到兑冲作用。

中国已进入互联网革命推动全球进入创新大时代,这是一个技术促动社会重大变革的时代。在全部创新活动中,互联网成为引动革命的重要力量。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能源互联网"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产业智能化",再到"新工业革命"的"创客运动",都凸显了互联网的核心引领作用。推动了全球创新和互联网创新常态化,创新主体社会化和网络化。在"学科交叉融合"的"群体性技术革命"大背景下,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相互交叉、相互渗透、融合发展,使技术体系更趋完善,使技术开发和产业化的边界日趋模糊,科技创新链条更加灵巧,技术更新和成果转化更加快捷,产业更新换代不断加快,产业化空间更为广阔,不断催生新经济快速成长,加快实现了从数据到信息、从信息到智能、从智能到价值的转变。

互联网支撑的规模产业化全面展开。一方面互联网成为产业智能化的推手,工业革命是循着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到智能化顺次发展的,产业智能化是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代表着产业革命的方向。德国博世公司总裁沃克马·丹纳近日表示,"未来世界是互联的世界,到2020年,世界上将会有超过500亿个设备加入物联网"。通过互联网平台汇集社会资源、集合社会力量,推动合作创新,形成人机共融的创造模式。

当然,新经济不简单等同于互联网经济,所谓新经济主要是指基于现代信息技术的新产业、新服务和新业态。西方学者最早提出新经济概念,主要关注于信息技术产业化。而实践大大拓展了新经济的内涵,已经不能用信息技术产业化或互联网产业化来概括。从实际发展看,主要集中基于新一代信息网络技术融合而成的新兴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直接产业化以及基于信息技术的服务和其他服务互联网的系统。

新经济不是去实体化、去制造业化,相反,要通过工业智能化实现产业革命;新经济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经济,从技术基础、动力结构、组织模式和运营方式都有本质上的不同,如果说,以往产业技术是人体力的延伸和替代,那么新经济则是人的智力的延伸或替代。

强化创新驱动、创新引领,走出经济困境

白津夫指出;"十八大以来,创新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我们提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必须放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同时提出要把发展的基点放在创新上。尤其重要的是指引未来的新的发展理念为首的就是创新发展,我们讲的五大发展理念第一位就是创新发展,所以创新是中国时代的最强音。"他还指出,推动科技创新核心是技术,关键在金融,金融已经融入创新全过程,大力发展科技金融是创新的重中之重。美国硅谷之的创新优势更大程度上是金融支撑的结果,正是每年有几百亿美元的创投资金流入,为创新提供了源头活水。我国科技金融发展还处在起步阶段,金融支持科技创新的机制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力度还需要进一步加大。

一个时期以来,我们会发现区域经济表现上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既有非常活跃的重庆,经济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经济依然保持活跃,超过全国平均增长水平,也有东北地区经济滑落到历史低点,核心问题是创新差异,归根到底是创新的差距。不仅是刚才讲到的长三角、珠三角这样的活跃地区,后起的中部地区,比如说安徽,西部的一些地区,比如说惠州,靠发展新的产业、新业态快速地跟进,而且发展也是一直保持超出全国平均水平的速度。

白津夫表示,下一步要走出经济的困境唯有一条,就是强化创新驱动、创新引领,这是时代赋予的使命,这是第一层意思。中国创新已经引起世界的关注,早在去年年中的时候,美国哥伦比亚一个教授团队对世界25个国家创新进行了研究,他们给出的判断是中国在整个25个国家中创新仅仅是20位左右,前几位根本没有我们的影子。但是到了去年年底,同样是美国的一些机构,比方说国家科学基金发布的报告,综合评估中国各项指标仅次于美国,我们创新列入第二名。乃至于美国另一个机构--美国世界政治研究所报告称:"真正的中国威胁是创新,中国创新将改变游戏规则。"重新认识中国,对创新要给予深刻的认识,所以中国创新引起世界的关注,不仅仅对经济发展起到这样的作用。

白津夫还强调,第一次写到党的报告里,要把创新落实到新经济发展上,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所以总理报告里特别强调必须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发展新经济,这是引领未来的最重要的战略举措,我请各位朋友特别关注这方面。新经济的概念是2013年总书记第一次提出来的,他讲世界正在进入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新经济发展时期。在这之后有一些学者做了研究,一些领导做了一些表述,更为重要的是进入文件是在"互联网+"文件里,我们提出到2025中国新经济形态逐步形成,这次总理报告进一步明确要加快新经济发展,地位非凡。我们创新要落实到新经济发展上,我们围绕这样的主旋律着力推进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加快发展,全面落实"互联网+"战略行动计划,促进新经济形态和要素加快形成和发展。

加强京津冀"微中心",促进地区协调发展

今年以来,打造京津冀区域"微中心"的提议被预示将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示范区和新的经济增长极。

对此,白津夫也高度认同'微中心'的创新概念。他表示:“京津冀“微中心”建设是城市群发展的必然选择,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举措。京津冀协同发展首先是城市群的协同发展,形成区域协同的重要支点,而在各城市群内部又要有若干微中心为结点,形成合理的城市群体系。目前,京津冀三地发展条件差异较大,客观上制约着协同发展进程。京津冀协同发展既要自上而下顶层设计规划,也要自下而上培育新增长中心,缩小发展差距,“微中心”建设有利于完善城市群体系,有利于构造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现实基础。”“微中心”是互联网思维的重要表述,微博、微信、微市场、微金融、微中心,是当下互联网时代发展的必然规律。供应链、城市群与新商业文明重构世界版图,必然产生核心城市和次中心,而'微中心'在一定意义上与次中心有交织。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质是探索经济区划与行政区划的联动调整。如何打破行政藩篱重构'微中心',在京津冀三地形成协同,才是我们要面临的重要挑战。

"多节点"城市都是地级城市,其多数有一定的成熟度,但同时也一直处于高不成低不就或积重难返的状态,地级市在京津冀不均衡发展时期的定位根深蒂固,难以扭转;地级市政府在多年的苦熬历程和复杂沉重的现实包袱中雄心渐失。反观县域经济体,起点相对低,上升空间大;知名度低,历史包袱也轻。县城等小城镇这些原来的县级区域中心,以后就是京津冀的一个个微中心。微中心的概念赋予小城镇以极为时尚和现代化的眩目色彩。微中心是功能完善特色鲜明的中小城市(镇)。根据规划纲要,未来的京津冀将只有一个核心,少数几个区域性中心城市,但将会有一大批微中心崛起。"一核、双城、四区、多节点"是规划纲要的空间"骨架",仔细分析,发现全部是现有城市的分层排序,定位并无根本变化,属于规划的"存量"部分。真正的"增量"是"微中心"。

京津冀与长三角、珠三角不同,产业基础相对薄弱。产业的发展不同于行政功能的疏解,主要通过市场手段解决问题。因此微中心的形成,市场驱动应该成为主流。微中心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建设同样要重视市场手段,要多采用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的最终资金回收依赖于区域的产业发展和人口聚集,因此微中心的建设可能会催生一批服务于微中心建设和运营管理的服务商。这种服务商既要懂PPP运作,有丰富的房地产开发经验,又要一定的资金实力,还要有强大的产业规划、策划、招商和运营管理能力。

责任编辑:刘蕾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