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汉廷:中国经济的创新驱动少不了这4大法器

物联网,房汉廷,技术资本,创新资本,经济创新,

科技部研究员,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廷

【人物档案】房汉廷,经济学博士,科技部研究员,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曾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日本东京大学、香港中国海外集团、科技部战略研究院从事研究、政策制定、经营和管理等诸多工作,主要学术成就集中在制度创新、资本市场、科技金融和科技创新政策几个方面。

经济总量越庞大,创新驱动发展的紧迫性就越突出。在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中,“创新”排在首位,并被强调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近日,中央的经济工作会议仍将突出强调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鼓励创新,深化创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领中国经济加速转型升级。

关于创新驱动有很多种解读法,科技部研究员,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廷从经济创新角度分析指出,企业能否成为时代的企业、风口上的企业,仅靠正确判断趋势还不够,还要找到真正的创新助力的法器。

新型资本要素驱动中国经济创新

过去,中国经济增长成绩的85%左右来自劳动红利、资本堆积和资源过度开发,由此造成环境污染及产能过剩等压力。而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成绩的85%左右则来自技术创新红利、创新资本红利和创新企业家红利。

在技术创新的大时代中,中国不仅需要不断释放改革活力,推动本土产业向中高端升级,更要有发挥优势、建设创新型世界经济的眼界与担当。

房汉廷认为,创新助力的法器于一国或一个企业来说,都是一套完整的“新资本体系”,它包括社会资本、技术资本、创新资本和企业家资本4大法器。

这“新资本体系”驱动是在过去的“劳动力和资本”两个驱动上增加了一项技术资本要素,他认为,如果不把这四大要素作为财富创造的主力,而是单单把财富创造放在很高的地位,就不会有新的发展。

新社会资本讲究的是网络、定制等关系。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去不均等化要素使整合资源、配置资源得到了变革,社会资本主要以大数据、移动、智能化、云计算解决风险的识别、风险的分散、风险预防等问题。技术不得不说是21世纪当中最重要的资源参与创造,我们很多的财富都是由新技术引进,甚至整个人的社会都是以技术为标准划分。而对于创新资本,则按照GDP的原则来计算。中国大概投入到创新的资本是五万亿,只占1.2%。这一部分资本驱动显然不足。企业家资本,也就是大家常说企业家精神,其实企业家在运营过程中是一种资本要素,比如,每年的就业人口增量,企业创造出来的财富和贡献等等。

房汉廷总结说,“创新资本是创新经济体的发动机,强大的引擎才能产生强大的动力。我们不再依靠劳动红利资本堆积、资本掠夺开发创造财富,而依靠新社会资本、技术资本、创新资本和企业家资本这四大动力发展经济。”

有了物联网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将不再痴人说梦

当前,从全球范围来看,新一轮科技革命尚未形成,新的技术正在孕育。技术融合趋势加快,制造业范式发生新变化,产业发展孕育新形态,谁能在科技创新方面占据优势,谁就能够掌握发展的主动权。

针对各界对当前经济形势的不同解读,房汉廷认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是乐观的,重回8%以上的高速增长并不是痴人说梦,其中,最大的一个变数来自物联网的深度发展。物联网有望帮助中国经济在未来5年走出U型反转奇迹。

物联网从提出到今天已有17年,其爆发性成长正在显现。如果中国能在物联网这一浪潮中取得先机,就可以充分享受信息技术革命第三浪潮的丰硕成果,自然也可以引领中国经济在未来5年甚至更长一个时期重回高速增长的道路,只不过新的高速增长,再不是要素驱动的增长,而是实实在在的创新驱动增长。

房汉廷强调,物联网不是一个独立的或孤立的产业,而是超越互联网的信息采集革命,由此对微观产业组织形态、客观信用体系建设以及政府宏观管理效果,都将产生创造性毁灭的效果。物联网的发展将彻底颠覆财富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的基本规律,使生产与消费精准匹配成为现实;长渠道流通正在消失;共享经济成为可能。

责任编辑:刘蕾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