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家骕:核心技术若无突破 行业创新难有实质性进展

科技创新,金融创新,雷家骕,知识创新工程,

雷家骕

【人物档案】雷家骕,技术经济专业博士、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中国企业成长与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界联席会议顾问,教育部高等学校创业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 

明确“科技创新”概念  解析“科技创新能力” 

谈到科技创新,雷家骕认为,一定要明确“科技创新”的概念。科技创新可以指“科学发现”和“技术创新”,其中“科学发现”又可以分为“基础科学发现、应用科学发现”等,而完整的“技术创新”包括“技术开发、产品研制、商品开发”等。如果只笼统地提科技创新,可能会导致政府将科学政策与技术政策混为一潭,没有明确界限。这对科学的发展和技术创新的活跃是非常不利的,目前我国的科技政策长期存在这个问题。科技创新概念不明确,还会导致人们模糊“创新能力”的所指,其实“科学发现能力”与“技术创新能力”是两个范畴的定义。

雷家骕认为,目前我国的科学发现能力以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的成果为代表,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成果最高是什么水准,我国的科学发现能力就是什么水准。至于目前我国的技术创新能力,应该主要看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特别是,各行业龙头企业的创新能力,基本上代表了各行业企业创新能力的最高水准。 

核心技术的突破 是制约产业技术创新及其发展的瓶颈性因素

在谈到我国高新技术产业和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情况时,雷家骕认为,改革开放前我国的高新产业基本上就是指当时的军工部门。我国高新产业的形成和发展,基本上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自有高新区以来的事情。2006年后,高新产业发展走上了新台阶,2010年前后高新产品出口居于首位。2014年开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后,高新产业再现新局面。近年来高新企业注册的多,1/3左右企业关闭的快,1/30左右企业成长的快。两者之间的企业,创新多的企业在稳健发展,创新差的在艰难支撑。

总体上,目前高新企业的创新甚为热闹,不少企业形成的专利多,新产品销售收入占比高,同类创新产品及替代品的市场竞争激烈。但也有几个缺憾:一是有实质性创新的产品不多,而玩概念、玩外观的过多;二是个人生活及家用类创新产品多,而材料、器件、设备、装备类创新产品不多;三是基于技术改进的产品创新多,而“基于科学新发现的知识应用的创新”比重不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目前制约我国多数产业技术创新及其发展的瓶颈性因素,还是相关行业的技术基础和研发进展。任何行业,若无核心技术的突破,在产品创新和工艺创新上都将难有实质性进展。当然,还有体制机制方面的制约因素。 

深化科技创新与金融创新的互动 是促进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 

科技创新可以指“科学发现”和“技术创新”。两者的功能不同,目标亦不同。其中,科学发现的目标是推动人类知识进步;技术创新的目标是推动经济增长、社会发展。中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有赖于科技创新的持续活跃。而科技创新的活跃及其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金融的力量是不可轻视的。

现代经济社会发展有三个重要的要素,即科技、金融、制度创新。三者构成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金三角”。相应,科技创新要贡献于知识进步、经济增长,都必须要与金融深度融合。一方面,金融通过天使投资、VCPE、商业信贷、众筹等方式进入到科技创新活动之中。另一方面,科技创新也可能为金融活动提供新的知识与技术。诸如金融工程知识体系中的模型化方法、计算机仿真与优化方法,即是科技创新的成果。未来要使科技与金融更为有效的结合,即需要在实践中深化科技创新与金融创新的互动,活跃二者的互动。这种互动、探索、试错的过程越是频繁,越是有助于科技与金融的进一步深度融合,而不仅仅止步于“结合”。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已进入深水区,要深化科技创新与金融创新的互动,科技领域、金融领域的“制度创新”,则是目前亟待突破的“改革深水区”之一。 

(文/中国科技网记者李浩 闫月)

责任编辑:闫月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