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刘嘉麒:整体规划新疆矿业和能源 促"一带一路"发展

如何在新一轮五年规划中进一步发挥科技对新疆矿产经济发展的引领作用?新疆的矿产资源如何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提供有力支撑?如何使新疆的矿产勘查在国家能源基地建设和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中作出更大贡献?6月8日,在国家305项目实施30周年暨丝绸之路矿产勘查开发战略研讨会上,记者就这些问题专访了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院士刘嘉麒。

“记得上世纪80年代,在喀拉通克做地质调查时,那里还是一片荒野,如今却成了现代化的大型矿山,它和罗布泊钾盐矿、小热泉子铜矿、京希—伊尔曼得金矿等矿山一道见证了实施国家305项目以来发生的巨变和产生的巨大经济效益。”刘嘉麒院士说。

刘嘉麒院士从国家305项目执行伊始便参加了“遥感技术在新疆地质找矿中应用”项目的研究,并取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随后又参加了“科技支撑引领新疆跨越式发展的战略研究”;又与新疆矿产部门合作,完成了“新疆矿业发展战略与科技路线图”。

“通过多年工作,使我深深感到,新疆具有雄厚的资源优势,对发展地方经济,促进‘一带一路’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刘嘉麒说。

“这里地域辽阔,地质复杂,成矿条件好,找矿潜力大,矿产种类多。中亚地区已确定的32个成矿带有16个涉入新疆,已发现的138种矿产占全国已知171种矿产的80.7%,在探明资源储量的矿产中,有41种居全国前10位,其中居首位的6种、居第二位的9种,居前五位的27种……”对于新疆的矿产资源刘嘉麒了如指掌。

刘嘉麒认为,新疆是中国乃至全球的重要成矿域和国家矿产资源、能源的重要基地,矿业在新疆经济与社会发展中举足轻重,对国家资源安全至关重要。把矿业、能源作为龙头企业,是带动新疆经济发展的重要举措。

“与此同时,新疆也是联系国内多省区和中亚多国家的重要枢纽和资源、能源的主要通道。在‘一带一路’格局中占有重要地位。”刘嘉麒说,与世界矿业大国南非比,新疆的面积比它大1/4,发现的矿种比南非多一倍,成矿条件也很优越,从某种意义上说,新疆的矿业完全可以与南非媲美,甚至超过它。

“但目前不用说与矿业先进的南非比,就是与国内发达的地区比,新疆矿业落后的程度还相当大。”刘嘉麒认为,新疆地质勘查程度相当低,全区已完成1∶5万地、物、化、遥勘测的面积平均不到15%;钻探的平均深度不到500米,使一些矿产的储量被严重低估。另外,新疆全区大中型矿山企业仅占矿山企业总数的6.8%,多数资源被小企业挤占,规模小,工艺差,综合利用水平低,资源浪费和环境破坏都比较严重。

结合多年对新疆的了解,刘嘉麒建议,新疆矿业和能源要进行,统筹考虑,加强队伍建设和国际交流与合作,创新成矿理论,采用先进技术,进行全方位立体勘查,尽早完成全疆的1∶5万地、物、化、遥勘测;把重点矿区的钻探深度从目前平均300米—600米,延至1000米—1500米,新发现一批矿产地,提供一批大型—超大型矿山基地。同时,按照“分散开采、分片选矿、集中冶炼”的原则,整合现有矿产资源,发展集约型企业,实现产业规模化、集群化,建成几个或十几个集约型现代化高科技的矿业集团,带动一批相关企业的发展,使矿业和能源真正成为新疆经济发展的龙头企业。

刘嘉麒说,国家305项目为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做了先期铺垫,在新的形势下,305项目需要有新的理念,新的机制,新的管理模式,在新的起点上,作出新的贡献!(本报记者/董少华)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桂楷东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