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快乐很简单

中科院计算,安全工作,识别攻击,

刘立博士 中科曙光网络安全产品事业部总经理

科研的历程谈不上快乐,也许用艰辛来描述更准确。很多时候,我们这些人在外人眼里是“黑与白”间的模糊,可是,出发点和动机决定了我们所扮演的角色。

自2008年博士毕业后从中科院计算所来到曙光,就一直摸爬滚打在“网络安全”这个以吃苦耐劳、善打硬仗和攻坚战、关键时刻顶得上去的团队,有时候也会问自己,身体的疲惫和超强的压力之下,心情的愉悦究竟来自于什么?

读了这么多年书,学了这么多的技术,就一定要让它转化为成果和价值,这是技术人员的普世价值观和能始终如一钻进枯燥的产品研发的最大动力吧?当然,曙光这些年在自主可控和相关安全领域,倾注了非常多的心血,为“数据中国”保驾护航已成为曙光各条战线团队的行为准则,与此同时,公司也给了科研人员非常不错的待遇和尊重,使我们这个本就很有凝聚力的团队更具战斗力。

然而,那种美剧常展现的嘻嘻哈哈就突破了某个技术难题的场景,不是我们的研发氛围。我们的研发过程很严肃,更不指望“一帆风顺”。无论是项目的按期或提前交付,还是通过一些异常苛刻的入围测试,常会遇到种种难以预测和想象的困难,当克服“苦难”成为一种常态,那些太多值得骄傲的事情似乎也变得理所当然。

只是,每当产品研发成功并真正应用到国家大项目建设之中时,看着咧着大嘴乐的团队成员,那些艰难至催人崩溃的攻坚场景就会一幕幕在我头脑中回放,他们的快乐真的很简单。

有时我们经常会被问到一些有趣的问题,比如,你们是不是黑客呀?你们的工作场景是不是满屏滚代码呀?

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往往成为我们快乐的“谈资”。实际上,那些满屏东西不停地滚很多时候是出于影视效果的需要,在实际工作中去编译去跑程序也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一些如帮助找回密码的简单的民用的软件工具采用“暴力破解”的方法不停地去试各种可能时,也会看到数字不停地变。但是,当前个人安全领域暴露出来的黑客拿到用户信息去“撞库”时,却不一定像影视效果展现的这么炫。

从某种角度讲,我们这些从事安全工作的人就是要识别攻击并反击,虽然从技术和行为上来讲与“黑客”没有太多的区别,但是,关键看你的目的是否用到正途。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马嘉悦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奖励与科研资助不能混为...

6月30日,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陈学伟团队因为一篇发表...

人工智能会“抢”走人类...

如今,人工智能不仅会下象棋、围棋,还在分发邮件、工业...

谷歌遭重罚警示了谁

近日,欧盟对互联网巨头谷歌的一纸罚单,引发业内震动。...

“复兴号”背后的科技强...

6月25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组织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

快递派送费集体涨价令人...

快递派送费该不该上涨或者该上涨多少,这是一种市场选择。...

独家编译 更多>>

美国科学家发现核废料清...

华盛顿州立大学一项有关锝-99的化学研究,提升了我们对这...

研究含尘空气,对于当地...

了解阿拉伯地区大气特征,对于全球研究都有益处。污染、...

全球变暖背景下,如何为...

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正在研究如何为...

无人机将是植物育种学家...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在对潜力品种的测试里,无人驾驶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