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争做国家公园“规划师”

从巴山蜀水到河西走廊,再到林海雪原,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简称规划院)的调查、监测团队,以坚强的意志力和高度的责任感,翻群山、涉险滩、越激流、穿村镇,完成了区域森林资源调查,为关爱国宝大熊猫、呵护祁连山雪豹、守望东北虎豹提供了科学的数据支撑。

从已完成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总体规划》,到正在编制的《大熊猫国家公园总体规划》和《祁连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规划院的规划、设计团队以严谨的科学态度和实事求是的学术作风,阐释国家公园理念,擘画人与自然和谐图景,在通往生态文明的新时代,为国家公园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果有才华能出众,当仁不让莫低头。”规划院多年来始终站在时代前沿,在林业资源调查、监测、评估及林业规划、设计等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有信心更有能力为“构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完善主体功能区配套政策,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作出更大贡献。

60多年积淀与实力  有为有位“国家队”

2017年9月,中办、国办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在总结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的基础上,对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做出进一步明确,并列出了时间表,要求到2020年,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基本完成,整合设立一批国家公园。

我国国家公园体制的概念于2013年首次提出。2015年,国务院13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规划院因技术素质过硬、实践经验丰富被迅速推到台前,在没有任何前期规划可借鉴的情况下,组织骨干力量,深入剖析我国自然保护现状和存在问题,通过研究总结世界各国国家公园的设立背景、遵循理念和建设管理先进经验,厘清了“国家公园”与“公园”“景区”之间的关系,提出我国建立国家公园应坚持生态保护优先的原则理念,明确国家公园是专属名词,是自然保护地的一个重要类型。

为强化国家公园的定位,规划院在随后承担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项目规划中,遵循生态保护优先的理念,积极通过媒体、学术研讨会等途径对公众进行宣传引导。

2016年,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着力建设国家公园”的指示后,规划院再次被国家林业局委以重任,一队队精兵强将深入现地开展东北虎豹、大熊猫、雪豹外业调查,陆续向国家林业局提交了在东北虎豹、大熊猫、雪豹主要栖息地设立国家公园的方案构想;同时受四川、甘肃、吉林等多个省份委托,会同相关专家数次实地调研,起草建立国家公园的调研报告……

在多个团队孜孜不倦的努力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健全国家自然资源资产试点实施方案》出炉,经有关部门批复印发;《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方案》出炉,由国家林业局印发;《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方案》《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方案》已形成送审稿。

“有为才会有位,有位更要有为。”规划院的底气来自60多年的积淀与强大的技术实力。目前,已建成的林业资源基础数据库,可以为国家公园建立科研监测评估预警体系提供坚实的数据支撑;制定的相关系列规划设计和工程建设标准规范,可以为国家公园体制制定技术标准规范和管理办法提供技术依据和实践参考;研建的林地一张图等信息平台,可以为国家公园建立统一管理平台提供样板和示范。

为了东北虎豹回归  虽首次亮剑却信心满满

虎啸山林,豹跃青川。曾几何时,虎豹在巍巍长白山腾挪跌宕。然而,近100年来,由于森林数量衰减,至上世纪90年代末,野生东北虎、东北豹基本销声匿迹。近年来,随着天然林保护等重大生态工程的实施,人们惊喜地发现,东北虎豹重现长白山林区。

东北虎豹不能只留存在记忆中。作为国家公园规划设计的首要担当者,规划院为了东北虎豹的回归,倾注了无数心血。

2016年12月,吉林省、黑龙江省上报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通过审议,规划院受两省委托,承担了推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任务落地实施的重任,同时负责编制《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总体规划》。

这是规划院在国家公园规划征途中的首次亮剑,但承担规划编制的团队却信心满满。多年来,他们一直承担着我国森林资源、荒漠化、湿地和野生动植物等重点监测任务,以及全国性、流域性、跨地区生态建设等一系列重大研究课题和规划,因此,完成这项任务可以说是他们厚积薄发的一次历练。

首先,规划院奔赴东北虎豹栖息地的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开展森林资源二类调查,专门编制了相应的调查技术规定和国家级质量检查办法,不断规范技术路线,提升调查精准度。同时,还研发了二类调查外业调查数据采集软件和数据展示系统,可以对调查数据和成果进行自动审查、验收入库和系统展示。

2017年3月,《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方案》和《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健全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试点实施方案》顺利通过批复。随即,《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总体规划》正式启动。

为此,规划院团队制定了“以问题为导向”的工作原则。根据东北虎豹生存繁衍的规律,自然资源管理的体制机制,虎豹迁徙扩散通道中的人口密度、社会活动等,提出了有针对性的规划方案。

为满足东北虎豹生存繁衍需求,在划定的公园内强调了山水林田湖草整体保护,维持生态过程的完整性,维护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将临近的森林公园、湿地等保护地纳入虎豹公园实行重点保护,将其种群扩散栖息地、迁移廊道等划为恢复扩散区,开展生态修复。同时,强化管控措施,将沿中俄、中朝国境线的边境管控区域划为特别保护区,以满足3国间东北虎豹种群连通,实行边防部队和虎豹公园管理局联合管控与军民融合共建。

为提高东北虎豹种群保护实效,强化了野外巡护和执法、控制家畜随意散养上山、降低畜牧等人类活动与虎豹之间冲突的整治措施。提出了建立救护与应急体系和东北虎豹及其食物链物种种群的疫病防控。明确了栖息地保护和修复措施,如加强森林防火队伍建设,开展有害生物防治,对穿越虎豹公园的道路实行管控,全面复壮野猪、马鹿等有蹄类动物种群,以提高虎豹猎物的种群密度等。

业界专家认为,《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总体规划》为改善东北虎豹生存环境,稳步增加种群数量,形成稳定的野生东北虎豹繁殖扩散种源地奠定了基础,为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提供了示范,为全球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保护作出了贡献,使得中国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

2017年8月,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局和国家公园管理局同时挂牌成立,标志着我国第一个由中央直接管理的国家公园管理机构正式建立并开始运行。

构筑“国宝”幸福家园  当好参谋提供服务

以问题为导向,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规划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方案》和《大熊猫国家公园总体规划》中,规划院同样强调了这一重要原则。

问题是实践的起点、创新的起点,抓住问题就能抓住大熊猫保护的“牛鼻子”。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不仅对于国家公园规划有重要意义,更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动力。

我国大熊猫主要分布在四川、陕西、甘肃3省,其生存地涉及20多万人口,多个少数民族,多条交通干线,人畜活动频繁。同时,大量的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地质公园、风景名胜区等自然保护地相互交错,导致大熊猫栖息地破碎化严重。

毫无疑问,这是我国目前现有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中涉及省份最多、人口最多,社情林情最复杂,编制难度最大的一个国家公园。

然而,重重困境却再次激发了规划院的团队精神。2017年7月-9月,他们分成6个小组,先后对大熊猫国家公园涉及的29个县全部进行调研,GPS定位点超过500个。

在全面掌握大熊猫生存地的实际情况后,团队按照大熊猫分布现状,结合国家公园建设原则,制定出两条红线:一是公园选址处的大熊猫数量不低于大熊猫种群数量的80%,二是选址范围不低于大熊猫栖息地的70%。同时,科学有效地将大熊猫国家公园设计划分为核心保护区、生态修复区、科普游憩区和传统利用区4个功能区。

核心保护区强化了保护和自然恢复的发展理念,禁止生产经营活动,确保生态系统原真性。这个区域包括原有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风景名胜区的核心景区、森林公园生态保育区、大熊猫分布高密度区、国家一级公益林中的大熊猫适宜栖息地。

生态修复区强调以保护和修复为主,是核心栖息地的重要屏障,要实施必要的人工干预措施。这个区域包括核心保护区外的大熊猫栖息地、局域种群交流重要廊道、人口密集区周边遭到不同程度破坏而需要恢复的区域。

科普游憩区明确了强化资源保护管理,并特别提出要留出适度空间以满足公众科研、教育和游憩需要。这个区域包括重要游憩体验与自然体验教育资源、核心保护区与生态修复区之外的游憩体验区域及通道,是公园范围内游憩资源丰富、便于公众进入、易于管理、可开展与国家公园目标相协调的体验和教育活动区域。

传统利用区强调了对生态产业和生产经营活动的管控。这个区域包括居民聚居区、居民传统利用的交通通道、成片非栖息地经济林,是国家公园范围内社区集中分布、人类活动较多的区域。

业界专家表示,如此规划既保护了大熊猫野生种群和栖息地,也遵循了大熊猫生存繁衍规律,对于探索并建立跨地区、跨部门统一管理的体制,增强大熊猫栖息地的联通性、协调性、完整性,确保大熊猫种群稳定繁育,以及建设生态友好型生产生活示范区奠定了坚实基础,并推动大熊猫国家公园成为世界物种保护、社区和谐发展的样板区。

目前,《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方案》已编制完成,《大熊猫国家公园总体规划》正在紧锣密鼓地编制。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而国家公园的一大核心功能,就是维护自然生态系统平衡、保护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

进入新时代,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全面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是林业行业必须把握的重要课题。有着丰富调查、规划、设计、监测、评估经验的规划院,将抢抓机遇、主动作为,不断夯实调查监测、决策咨询、评估评价、大数据建设与服务等方面的技术支撑,积极承担国家公园生态监测与评估、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资源资产确权登记、应对气候变化研究等工作任务,健全和发挥监测评估体系优势,实现对自然资源的适时动态监测、监督和预警,为绿色发展制度创新和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改革,提供真实可靠的大数据支持和科学权威的技术支撑,为党和国家重大决策部署当好参谋,提供决策咨询服务。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陈龙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