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专家:新增1.3亿立方米用气量"煤改气"仅占30%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12月16日讯(记者曹元水) 最近网上对“气荒”问题议论较多,有一种说法认为民用“煤改气”是导致天然气需求暴增的原因。事实果真如此吗?清华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原热能工程系主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姚强就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问:今年天然气供不应求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答:我们知道,经济活动的天平,一端是需求,一端是供给,两端体量对等,才能形成一个平衡的局面。

今年天然气供不应求的紧张局面,简言之,是需求侧超预期规模的增长和供应侧始料未及的减少造成的。

数据显示,2017年1-10月,全国天然气消费量186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8.7%,其中:城市燃气增长10.1%,工业增长22.7%,发电增长27.5%,化工增长18.2%。今年的经济强劲,带动了工业、化肥等用气的增加,那么民用“煤改气”贡献了多少呢?

据调查统计,到目前为止,“2+26”城市实际有319万户完成了“煤改气”,加上集中供暖锅炉改气,预计采暖季将新增天然气需求量为50亿立方米左右。平摊到120天供暖季,即日均需求增量4200万立方米。

那今年总的需求增量是多大呢?我们能从12月份全国用气情况一窥究竟。数据显示,12月全国日均用气量为8亿立方米,较去年同期增长20%左右,也就是日均需求增加1.3亿立方米。

也就是说,新增的1.3亿立方米天然气用量,“煤改气”仅占30%左右。

换句话说,今年天然气需求量增加的是全方位的,工业、发电、化工和民用全面增加,而今年强劲的经济势头下工业用气和天然气发电量的增加比预期迅速。

问:天然气供应侧又是如何始料未及减少的?

答:在供应侧,计划中的海外资源纷纷掉链子。原定于2017年投运的中石化天津LNG接收站无法按计划投产,减少日供应能力2000-3000万立方米/日;中亚气相比合同计划供应量减少了4000-5000万立方米/日,使得新投运的陕京四线无法发挥作用,导致供应短缺,且主要集中在北方地区。如果天然气的供应侧不出问题,民用“煤改气”的用量是完全可以满足的。

与此同时,对于出现天然气供应短缺的时候,基本的政策应该是压非保民(压低非民用气,保障民用气),但很多地方措施不落实,未能及时制定严格的、详细的、能落地的“压非保民”措施,未能将增加的用气量用于民用,而给了工业;当然也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情况,如,由于民用气和非民用气价格双轨制,一些城市燃气公司“趋利”,打着民用气的名义申请到更多天然气,之后却将低价购得的民用气销售给出价更高的非民用使用,赚取差价,从中牟利,使本该保障民生的天然气供给更加紧缺。

综合分析,“气短”现象应该是暂时的,而且国家各个方面正在努力增加天然气的供应,同时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相信民用天然气的供应可以得到保障。

问:今后应如何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

答:我们仍应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在有条件的地区继续实施“煤改气”“煤改电”。这是因为:

首先,“煤改气”是指将散烧煤改气,并不是所有的煤都要改用天然气。民用“煤改气”“煤改电”是民生工程。“煤改气也是民心工程,是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需求。政府有补贴,百姓得实惠。

其次,各种研究表明民用散煤确实加剧了我国北方地区冬季雾霾,而发达国家治霾经验之一就是使用清洁能源,这也符合我国新时代发展的要求,符合我国大气污染治理的实际,从今年环境质量也能反映出来。今年11月,2+26城市,PM2.5同比下降37%,改善程度前所未有;北京重污染天数从去年11月的7天降至今年11月的1天,“煤改气”“煤改电”的贡献功不可没。

最后,民用散烧煤无法有效治理,替代是最佳途径。宜气则气,宜电则电,无法替代的也要采用清洁煤。

总之,这次气荒,需要我们深入分析,而不是简单指责“煤改气”,要加强对天然气供应和消费的特性进行分析,加强统筹规划,提前安排好供气,有序推进。在“煤改气”“煤改电”设施没有完工的地方,原有的燃煤取暖设施也不能拆除,同时对于可能出现的天然气供应问题做好预案。保障群众供暖,把对的事情办好。继续坚决推进北方地区清洁供暖,坚决打赢蓝天保护战,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李忠明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