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刘怀平:开发清洁高效利用技术 降低燃煤成本

在环境保护的总体框架下,能源结构调整成为重要的举措之一,其中,煤炭作为化石能源,如何有效地清洁利用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刘怀平表示,长期以来,燃煤电厂污染较大,由于超低排放政策推动,电力污染物得到妥善地控制,污染物减排成效显著,燃煤电厂超低排放的成功,充分说明通过环保技术的进步,是可以解决燃煤的排污问题的。刘怀平建议,研究制定和完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标准。实际上,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在短期内也难以彻底摆脱对煤炭的依赖。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能源集团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凌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不应盲目地说煤不好。实际上,煤炭是一个好东西,只是此前人类对它的利用问题没有解决好。我国目前仍是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改变。所以有责任把煤炭这篇文章做好。煤炭仍是我国主要能源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五年来,退出钢铁产能1.7亿吨以上、煤炭产能8亿吨,今年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

从能源结构调整和去产能的要求来看,削减煤炭产能是政府的重点工作之一。

今年3月,国家能源局印发《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文件明确,全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45.5亿吨标准煤左右。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4.3%左右,天然气消费比重提高到7.5%左右,煤炭消费比重下降到59%左右。

其中,在能源供应方面,全国能源生产总量36.6亿吨标准煤左右。煤炭产量37亿吨左右,原油产量1.9亿吨左右,天然气产量1600亿立方米左右,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达到7.4亿千瓦左右、发电量达到2万亿千瓦时左右。

但是,从短期看,煤炭在我国能源结构中仍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尤其是在发电领域,煤电仍旧是最主要的电力来源。

刘怀平认为,从能源储量和发电量来看,天然气、核电、水电、风电、太阳能等发电量总和与我国目前约40亿吨的能源消费量存在较大差距,其他能源尚不具备完全替代煤炭的能力。

刘怀平分析,我国的天然气储量为3600亿立方米,加上中俄天然气合作供应协议的380亿立方米,合计相当于2.6亿吨标准煤;核电规划到2020年装机5800万千瓦,到2030年装机1.2亿千瓦,发电8000亿千瓦时,折合约为1亿吨标准煤;水电的经济可开发量为4亿千瓦,目前水电装机容量已达3.32亿千瓦,开发度达75%,2016年发电量1.19万亿千瓦时,相当于约2.15亿吨标准煤。风电、太阳能等发电量更低。

“煤炭是人类最早使用的化石能源,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富煤、缺油、少气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煤炭过去是、现在是、未来较长时间内仍然是中国的主要能源,我们必须要做好煤炭的清洁利用,为我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做贡献。”刘怀平说。

推进煤炭绿色高效利用

根据国家能源局规划,2018年,推进煤炭绿色高效开发利用。大力推广成熟先进节能减排技术应用,加快西部地区煤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中部地区具备条件的煤电机组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促进煤电清洁高效发展。

在煤炭清洁化方面,刘怀平建议,要做好科技支撑,实现煤炭的全面清洁化;加快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的产业化推广;研究制定和完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标准。

刘怀平称,加大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基础技术、前沿技术以及共性技术的研发支持力度。鼓励企业、科研院所加大清洁煤技术装备研发投入,重点加强对煤质适应性的研究,实现多种煤质煤炭的清洁燃烧,降低燃煤的经济成本、环境成本、社会成本。

他建议,对于陶瓷、玻璃、金属加工等适合园区集聚发展的行业,开展集中供气,将高耗煤企业低效、不清洁的分散用煤转化为集中清洁高效供气,将难于监管的分散污染源末端治理转化为可在线监测的前端环保处理。

同时,刘怀平还建议,制定和完善工业炉窑、焦化等工业细分领域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和装备标准。依据最佳可行技术动态调整,规范和引领各领域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对此,凌文认为,煤炭是否清洁,应该拿指标说话,而不是论出身。目前我国煤炭生产的安全水平以及电煤的超低排放技术已经非常先进,无论是电煤、锅炉煤还是散煤,都有清洁利用的解决方案。

作为我国的产煤大省,今年2月,山西省印发了《关于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实施意见》,文件指出,加快燃煤机组升级改造。推广先进节能减排技术,加快推进现役机组升级改造,在役和新建机组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标准,力争到2030年燃煤电厂平均供电煤耗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发展先进煤电技术,开展700℃超超临界发电机组锅炉、基于富氧燃烧的超临界二氧化碳布雷顿循环发电及碳捕集技术等常规煤电参数等级进一步提升和新型煤基发电技术研究。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何沛苁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