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化工要加快向高端化发展——专访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顾宗勤

顾宗勤,煤化工,

编者按

借助丰富的煤炭资源发展煤化工产业,本是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有效途径。但近年来,受经济效益差、成本高、环保压力大等因素影响,大部分项目建设缓慢,不尽如人意。当前我国煤化工技术整体处于何种水平?还面临哪些挑战?未来应如何发展?带着这些问题,在日前召开的煤化工成套技术与核心装备论坛暨智能工厂科技论坛上,记者专访了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顾宗勤。

部分核心技术国际领先

中国能源报:我国煤化工总体发展水平如何?

顾宗勤:近年来,国内多项煤化工技术取得突破,引领煤化工产业实现快速发展。如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直(间)接液化、煤气化、甲醇制烯烃、甲醇制芳烃、煤制芳烃和煤制乙醇等。

当前我国煤化工部分核心技术已是国际领先,一大批装备实现了稳定的商业化运行。 如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3000吨/日大型水煤浆气化炉和干粉煤气化炉,制氧量10万立方米/小时的大型空分设备,重量大约2000吨的大型加氢液化费托合成反应器、大型工艺压缩机组、适用于工艺条件苛刻的大型高差压耐磨控制阀和高温高含固煤浆泵等重大装备和控制系统的自主化率已经达到了90%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已建成示范项目经过一段时间的商业化运行和不断完善,工艺技术能效和环保水平均有了显著提高,如新建成的神华宁煤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项目,吨油水耗由16吨降至6吨,部分煤化工项目还可以实现“近零排放”。

中国能源报:目前已建成的示范项目产能有多少?

顾宗勤:截至2017年底,我国已建成煤制油项目7个,包括1个煤直接液化项目和6个煤间接液化项目,总产能达到758万吨;建成11个煤制烯烃项目和10多个甲醇制烯烃项目,合计产能1267万吨;建成4个煤制天然气项目,总产能为51.1亿立方米。

成本竞争将成生存关键

中国能源报:煤炭去产能对煤化工产业发展有哪些影响?

顾宗勤:近年来,我国煤炭行业去产能步伐不断加快,淘汰化解落后产能效果显著,行业初步回暖,煤炭企业利润持续提升,但也给煤化工产业发展带来了压力。

一方面,煤炭去产能政策导致国内煤价高涨,目前,煤价维持在0.1元/大卡,较行业去产能前上涨了约150元/吨,这使得煤制油成本上升约600元/吨,煤制气成本上升450元/千立方米。另一方面,煤炭去产能政策也加大了对煤炭新增产能的控制,煤炭矿区总体规划批复、产能核准等进一步大范围延缓,使得多个煤炭深加工示范项目的煤炭资源难以得到落实。

中国能源报:在您看来,我国煤化工产业发展还面临哪些挑战?

顾宗勤:首先,国际油价低位运行影响煤化工发展。目前全球石油市场总体供应宽松,国际原油价格影响因素错综复杂,如果没有特别事件,国际油价在较低区间运行将成常态。国际油价低位运行大幅降低了国内石油路线化工产品成本,石化产品竞争力显著提高。煤化工企业受原料成本上涨、产品价格下滑的双重挤压,盈利能力大幅下挫。国内外机构预测,“十三五”期间,国内油价运行的大概率区间为50—75美元/桶,现代煤化工项目将处于盈亏平衡点附近,成本竞争将成为现代煤化工生存发展的关键因素。

其次,煤化工面临的环保压力不断增大。“十三五”期间,我国主要目标之一是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为此,国家实行了更为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和节能减排政策,对各省(区)市提出了相应的控制目标,对水资源的“三条红线”实行全面管控,对能源消耗将实行总量和强度双控。现代煤化工水资源和能源消耗绝对量大,对当地环境影响大,因此煤化工项目获得用水、用能、环境指标的难度加大。

中国能源报:上述挑战给煤化工产业带来了哪些影响?

顾宗勤:受经济效益差,煤炭、水资源难落实,融资难等因素影响,原来规划的很多项目投资意愿下降,有的甚至退出规划,停止项目前期工作。

另外,由于环保压力的增大,各地纷纷出台措施要求企业和园区减少用煤量,对行业影响很大。要特别强调的是,“去煤化”必须分清楚原料煤和燃料煤。与燃料煤不同的是,增加原料煤进入工艺系统,主要是转变为化工产品,外排的污染物数量很少。而燃料煤的成分则通过燃烧全部外排,二者有本质区别,必须加以区分。

以先进产能驱动产业升级

中国能源报:未来煤化工应朝哪个方向发展?

顾宗勤:“十三五”及今后较长一段时间,是推动传统煤化工技术改造、现代煤化工升级示范的关键时期,要围绕制约产业发展的重大关键共性技术和重大装备积极开展科技攻关,加快形成终端产品高端化、差异化发展的新局面。

中国能源报:业内对于煤制乙二醇的产能是否过剩仍有争议,您怎么看?

顾宗勤:煤制乙二醇项目还是要谨慎推进。草酸酯路线煤制乙二醇技术正向低成本、高选择性、长催化剂寿命及环境友好等方向发展。随着下游用户对煤制乙二醇应用理解的加深,煤制乙二醇又开始应用于聚酯化纤行业。目前已建成的乙二醇项目产能约300万吨,在建项目产能也在300万吨左右,此外还有一大批拟建和规划项目。如果这些项目都能如期建成,我国乙二醇市场将进入激烈的成本竞争时代。

中国能源报:煤制烯烃产业如何迈向更高端?

顾宗勤:目前,煤制烯烃项目大多集中在西部地区。今后,一方面要搞好电子商务和互联网供应,减弱西部供应商和东部消费终端的空间距离障碍,使西部将能够更及时地掌握市场动态,响应市场需求,灵活布置生产。另一方面,煤制烯烃项目要做好产品下游开发,提高产品档次,如开发双峰聚乙烯、高分子量聚乙烯等。目前要做的就是技术创新,拉动煤制烯烃产业再上新台阶。

这同样适用于传统煤化工产业供给侧改革。针对传统煤化工产能过剩局面,我们不能仅停留在对现有产业的修修补补,不具备技术改造条件的要及早淘汰。传统煤化工产业仍需要以投资出创新,要以新代旧,以先进产能驱动产业升级。

中国能源报:对低阶煤分质分级利用您有何建议?

顾宗勤:低阶煤分质分级利用目标是使煤炭物尽其用,将低阶煤通过热解、半焦利用、焦油加氢等过程,实现物质能量的梯级利用,提高煤炭利用率和附加值。以低阶煤分级分质利用为基础,探索形成油-气-化-电多联产的新模式,对提升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和综合效益具有积极意义。

当然,对于低阶煤分质分级利用项目也要避免过度深加工的问题。有的项目,前面是低阶煤分质分级利用,后面接着很多的煤化工项目,从头到尾几乎包含所有煤化工产品,投资巨大,不利于项目实施。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何沛苁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