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字号依法核准注册不能成为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抗辩理由

企业字号,不正当竞争,

【案情简介】

北京联众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众公司)成立于1998年3月23日,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互联网游戏等。北京京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掌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29日,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推广、应用软件服务等。联众公司向法院起诉,主张京掌公司在企业名称、网站及商业活动中使用带有“联众”字样的企业名称及相关信息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京掌公司辩称,北京联众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名称由注册代理机构所取,其对该企业名称的使用主观上并无恶意竞争的故意。京掌公司的企业名称是经过北京市工商局依法核准的,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使用,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

【调查与处理】

本案一审由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京0105民初59195号民事判决,判决京掌公司停止使用含有“联众”字样的企业名称,删除相关宣传信息,并赔偿联众公司经济损失与合理开支。京掌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民终1107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联众公司涉案系列注册商标主要识别部分为“联众”,经联众公司连续多年宣传、使用已具有较高知名度和识别性,并被商评委认定为驰名商标,具有区分服务来源的作用,承载着联众公司的商誉和服务品质。京掌公司经营范围与联众公司近似,具有竞争关系。京掌公司与联众公司的经营地域相同,服务类别近似。京掌公司未经许可,将与“联众”商标完全相同的文字作为字号注册为企业名称并使用,主观上具有恶意竞争的故意,客观上容易误导公众,该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损害了联众公司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涉案职友集网站上的招聘信息和前程无忧网站招聘信息内容虽基本相同,但所留联系方式并非京掌公司,且无证据证明京掌公司与职友集公司存在串通,故该行为不能认定系京掌公司实施。关于赶集网站上“依托上市公司资源”的宣传,因京掌公司提供证据证明其与上市公司上海点客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有合作关系,故不属于虚假宣传或搭便车。

本案中虽京掌公司称其正当使用合法注册的企业名称,但其注册并使用该企业名称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还应当结合其注册该企业名称时的具体情形和主观意图予以分析。在案证据显示,联众公司自1998年3月成立至今,一直使用“联众”字号,此间注册若干包含“联众”字样的商标,获得了众多奖项及荣誉,已在互联网行业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京掌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29日,且与联众公司同处同一地域。鉴于“联众”字号的较高知名度,同处于北京市的京掌公司作为其互联网行业的竞争者,理应知晓“联众”为联众公司字号,却仍将其注册为企业名称使用,并在经营活动中使用,具有不正当利用联众公司知名度的主观恶意,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京掌公司的服务与联众公司存在特定联系,进而损害联众公司的合法权益。

【典型意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规定,将他人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应当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企业名称与注册商标均为市场主体特有的商业标志,在交易中起到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同时亦是相关经营者商誉与企业价值的重要载体。由于二者分属不同的登记管理体系,加之企业名称的登记管理还存在地域划分的客观现实,实践中前述商业标志发生权利冲突的情况常有出现。从保护在先权利、保护消费者以及防止混淆的原则出发,是解决此类纠纷所遵循的基本前提。联众公司在先注册的“联众”系列商标经多年宣传使用已具有较高知名度和识别性。京掌公司作为同类企业,在后将“联众”作为字号注册为企业名称,其存在主观恶意,且客观上也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误认,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侵犯了他人的在先权利,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的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的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规定,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

本案中,京掌公司的抗辩理由是其企业名称系经北京市工商局依法核准注册,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使用,未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通常情况下,对于经工商行政机关审核批准后予以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相关企业当然有权利在其核准范围内规范使用。但在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中,应当结合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反仿冒和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立法目的,以及综合考虑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及相关司法解释的本意,从而在具体案件中对争议问题作出符合立法宗旨的认定。如果在案证据可以证明被诉企业在注册涉案争议企业名称时即具有攀附他人商业信誉的主观恶意,擅自将与他人在先具有一定知名度的企业名称或字号近似的企业名称进行注册与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市场主体及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应当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涉案争议企业名称经核准登记注册并不能当然地证明其申请注册行为的正当性。如仅因其经核准登记而忽略申请人攀附他人在先商号等知名度的恶意,则不仅是对在先权利人合法权利的损害,也不利于相关公众区分市场主体与商品或服务来源,是对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显然不符合不正当竞争法的立法宗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条亦指出,“按照诚实信用、维护公平竞争和保护在先权利等原则,妥善处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的冲突,依法制止‘傍名牌’等不正当竞争行为”,“有工商登记等的合法形式,但实体上构成商标侵权或者不正当竞争的,依法认定构成商标侵权或者不正当竞争”。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冷媚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