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油气合作发展的五大转变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一带一路”重大倡议提出以来,赢得了沿线国家的积极响应和广泛参与,已经形成了各国共商共建共享的合作局面。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油气合作也不断拓展深化。

  “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石油企业带来了历史性发展契机。3年来,油气合作步伐逐步加快,合作领域进一步拓展,合作成果更加显现。目前,中国西北、东北、西南和东部海上的四大跨国油气战略通道业已成型。“一带一路”建设已经初步完成规划和布局,正在向落地生根、深耕细作、持久发展的阶段迈进。油气合作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步伐加快,向纵深发展,发生了五个方面的转变。

1 由重资源、重上游向全产业链合作转变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集中了俄罗斯、中亚国家以及中东地区的重要油气资源国。其中,中东地区石油剩余探明储量占世界48%,产量占世界30%以上;俄罗斯和中东地区天然气剩余探明储量占世界60%,产量占世界34%以上。自20世纪90年代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中国石油企业走出去与油气资源国的合作均是以保证中国石油安全为重要驱动,以上游勘探开发合作为重心,尽快掌控资源,中下游合作是为上游合作服务。在中国与油气资源国的合作中,上游领域合作项目占总项目数的70%。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油气合作正在向包括炼化、管道、工程技术服务在内的全产业链合作方向迈进,同时带动了装备、仪器、材料出口。

特别是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合作朝着科技研发、人才交流和教育培训等领域发展,向更深层次扩展。2016年,中国石油与莫桑比克国家石油公司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中国石油将参与莫桑比克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和生产,推动在其气田服务领域合作,并为当地提供培训。2016年中国石油与俄气公司签署了《中国石油与俄气公司标准及合格评定结果互认合作协议》,实现中俄标准对接,将更好地支撑中国产业、产品、技术、工程和服务“走出去”。

此外,油气合作促进了金融合作,中国人民银行已与21个沿线国家央行签订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中国石油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等石油公司签署了合作备忘录,推动了油气贸易中以人民币为结算货币。

2 由陆上单枝突进向两翼齐飞转变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两翼,“一带”主要是陆路,“一路”主要是海路。2013年以前油气通道建设主要是以中亚油气管道和中俄石油管道建设为代表的陆上突进,将中亚油气资源以及俄罗斯石油资源引进中国。

“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以来,陆上油气合作继续深化、加快的同时,海路以重点港口为抓手的合作不断突进,包括承建海外港口项目、获取海外港口经营权、与港口所在国合作建设港口等参与方式,经过3年的努力,缅甸皎漂深水港及工业区、吉布提港口码头开始建设,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正式开航,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全面复工,汉班托塔港二期工程即将竣工,中国和马来西亚组建涵盖马国6个港口和中国10个港口“港口联盟”,中马合建马六甲海峡巴生第三港。这些港口紧扼海上重要航线的咽喉,也是全球石油供应通道的重要支点。

沿线港口建设将进一步促进中国油气产业与所在国及周边国家的合作。海上通道建设不仅强化中东、非洲资源与中国和亚洲油气市场联系的稳定性,也将促进中国与沿线国家并延伸到欧洲经贸联系的稳定性,从而激发利益相关国家共同关注并维护包括南海在内的通道安全。

3 由国企为主向国企民企均等参与转变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前,中国参与国际油气合作主要是国有企业。近3年,国企仍是“一带一路”油气合作的主力军,在一些战略型油气合作中发挥着主导作用。同时,民营资本“走出去”步伐明显加快,成为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2014年,洲际油气以5.25亿美元收购哈萨克斯坦马腾石油公司95%股权,又于2015年以3.5亿美元收购克山公司100%股份。

2015年,华信能源获得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地区贝加尔项目3个油田区块股权,收购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麾下的一个主要在欧洲拥有资产的子公司哈国油国际公司(KMGI)51%的权益,并通过定增扩股与设立能源投资开发基金,进一步收购欧洲黑海、地中海区域加油站,拓展下游物流体系及上游资源股权,完善公司海外油气终端布局,推动公司的欧洲终端销售网络和炼化、储备一体化产业体系,与国内市场形成联动互补。新疆准东技术有限公司获得Galaz油田资产。新疆广汇石油有限公司计划投资哈萨克斯坦LNG清洁能源一体化项目。

民营企业充分利用其机制灵活的优势,在海外油气合作中获得了更多的合作机会。

4 由先行使命向重要一极转变

油气合作在中国与周边国家经贸合作的地位与作用发生重大变化。“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前,油气合作在经贸合作中具有先行地位和基础作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以来,中国与沿线资源国的经贸合作全面展开,油气合作完成了先行示范的历史作用。

中国石油企业较早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投资合作,随着油气合作规模的不断扩大,以及通道建设的建成投用,极大满足了内陆资源国出口多元化的战略诉求,促进了中国与周边资源国的关系,带动了双边经贸关系发展,发挥了先行和示范作用。随着“一带一路”合作的全面展开,高铁、电力、核能、通信等产业“走出去”步伐加快,油气合作先行使命已经完成,成为中国与沿线国家大经贸合作、大产业融合中的重要一极。

这一变化是发展的历史必然,且对油气合作利大于弊。“一带一路”连接了全球最大的油气资源富集区和全球最具潜力的油气消费市场,油气合作在中国与沿线国家合作中的重要地位不会下降,“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下的中国资本、产业和技术输出,以及大经贸合作对于提升合作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惠及所在国民众具有更直接的作用,也有助于改变资源国与中国合作仅是资源输出型合作,有助于分散和化解资源国内资源民族主义作祟带来的风险。

 5 由中国一家独奏向沿线国家合唱转变

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初,沿线多国对中国提出该倡议的动机存在不解,甚至误解。在沿线国家看来,“一带一路”是中国的,是中国为提升政治影响力、扩大经济发展空间的自我发展战略。而印度、俄罗斯等地区大国则是采取了观望、抵制的态度。

3年来,中国与沿线国家不断推进合作,落实各项规划与项目,积极利用现有双多边合作机制,有力推动了区域与跨区域合作。目前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到“一带一路”合作来,中国同30多个沿线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同20多个国家开展国际产能合作。

推动双边合作。截至2016年 6月 30日,中国已经同56个国家和区域合作组织发表了对接“一带一路”倡议的联合声明,建立了双边联合工作机制,已与1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自贸区协定。

深化多边合作。围绕“一带一路”倡议,强化上海合作组织、中国—东欧16+1、中国东盟10+1、中国-海合会等组织和对接机制的合作,使“一带一路”的合作理念得到相关各方的充分理解,带动了更多国家和地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地区大国战略与“一带一路”对接。过去3年,“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沿线国家的积极响应,更得到了部分地区大国的呼应。地区大国由倡议之初的观望、质疑到接受,继而要求战略对接,为实现地区大国之间的利益融合提供了重要基础。这种重大转变对于降低未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油气合作的地缘政治风险具有重大意义。

从近年来“一带一路”油气合作的重大转变不难看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正在由单个项目的合作向区域经贸大合作、产业大融合的方向转变。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思路更加明确,在顶层设计、规划对接、政策沟通等层面实现政府搭台,充分尊重合作国的发展诉求,充分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充分发挥投资机构专业化运作能力,充分发挥企业在合作中的主体地位,最终实现企业唱戏,让合作项目能经受住市场的考验。例如,中俄西线天然气管道项目,受市场和价格影响,项目经济性明显不及预期,合作双方在充分尊重事实的基础上重新调整计划,没有将其搞成一个单纯的政治项目。

油气合作促进大经贸合作,大经贸合作带动油气合作进一步深化的格局已初步形成。随着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规划对接,中国油气行业中装备制造、材料工业、技术服务与沿线国家的合作步伐将进一步加快,炼化、管道等领域的合作也将进一步扩大,中国与沿线国家在油气领域的产业融合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孙依敏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于会莹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