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新药投入大 研发还需多支持

地产大佬争入行 汽车前景够诱人

据媒体报道,日前,胡润研究院发布2018胡润百富榜。今年胡润百富榜依旧保持着20亿元的上榜门槛,共计1775人荣膺上榜。其中,马云家族以2700亿元登顶中国首富,恒大集团的许家印以及腾讯的马化腾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汽车行业及相关行业逾百人上榜今年胡润榜单。其中,位于胡润百富榜第二的恒大许家印,仍稳摘汽车富豪榜的第一桂冠;望恒大项背的宝能姚振华则以1000亿元位于胡润百富榜第12位,一跃成为此次汽车榜单第二名;而去年以1100亿元财富雄踞汽车榜首富的吉利李书福家族,今年以900亿元财富位居汽车富豪榜的第三位。据不完全统计,汽车相关企业上榜者超过100人,进入前100位排名者中有8家汽车及相关企业管理者,他们分别为恒大的许家印、宝能的姚振华、吉利的李书福家族、广汇集团的孙广信、万向的鲁伟鼎家族、宁德时代的曾毓群、长城的魏建军和韩雪娟夫妇以及比亚迪的王传福。

胡润百富榜年年公布,今年真有点新意。而最令人感兴趣的是,明明不是以搞汽车产业“发家”的,如今都成了“汽车大亨”。众多周知,许家印是搞房地产的,姚振华是搞金融的,二位居然超过李书福成为冠亚军。还可以看到,相比以往百富榜单中传统车企和相关企业的“一统天下”,今年汽车行业上榜名单中还闯入了多家新造车势力的身影。事实上,尽管目前新造车势力饱受争议,然而资本的投资热情依然高涨不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多家“造车新势力”,如蔚来、威马、小鹏、拜腾等,获得的融资总额已接近500亿元。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房地产业如今不那么火了,房地产大亨们急于转型?汽车业毕竟技术含量高、在中国发展前景广阔,这是大亨们愿意介入的重要原因之一?

药企新药投入大 研发还需多支持

据媒体报道,广生堂原本主营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但从2016年开始,公司突击杀入创新药研发领域,截至目前,已经布局4款全球创新药研发。为了支持创新药研发,广生堂在研发投入上颇为慷慨。2016年至今的两年半时间,研发投入已超过2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26.59%。大举投入研发布局创新药,使得公司的净利润被大幅吞噬。2016年以来,公司业绩大变脸,净利润持续大幅下降,2018年上半年更是大降八成,这与2015年之前净利润持续大幅增长不可同日而语。值得注意的是,创新药研发周期较长、风险性不言而喻,一旦不能顺利成功,将给公司带来较大冲击。即便能够成功,以目前广生堂的盈利能力,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及带量采购等政策持续推进背景下,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其能否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对创新药研发的持续巨额投入,也面临较大挑战。

  制药行业确实有巨大的创新压力。众所周知,医药行业新药研制是一件周期长、投资大、风险高的活动,而且相关部门的认定严格,临床试验要求极高,稍有闪失,新药研制将血本无归。但是,在市场竞争压力之下,制药企业又必须进行新药开发与研究,这是一对巨大的矛盾。不过,从社会需要来说,人类健康需要各种效果好、副作用低的新药,对各种形式的研究开发,应该予以支持。因此,对医药企业的创新活动,还是要更多的理解。其实,和国外医药企业相比,我们的企业在研发费用支出和研发能力上,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当然,在研发和生产的制度设计上,也有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何摆正医药企业的利润与研发支出的关系,如何摆正医药企业的社会责任与经济责任的关系,还需政策上的完善。

股权质押风险大 振兴股市是根本

据媒体报道,国庆节后,随着市场的持续下挫,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频频“暴雷”。10月15日晚间,华业资本公告,国元证券已强制卖出控股股东华业发展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24万股。值得注意的是,华业发展面临被强制平仓的股份合计高达1.40亿股,若上述股份被处置,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化。据统计,10月以来,已有聚灿光电、全新好等公司陆续发布股东触及平仓线的风险提示公告,而除华业资本外,全新好、银禧科等5家公司亦遭遇被动平仓。另有消息说,深圳数百亿资金驰援上市公司、银保监会鼓励险资积极参与化解股权质押风险……面对汹涌的股权质押危机,一场浩浩荡荡的股权质押“拆雷”行动正式启动。

 股市持续低迷,导致股权质押出现危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又给管理层出了一道如何破解的难题。有媒体报道,包括深圳在内,山东、福建、四川、河南等十余个省市的国资,均已开始承接民营上市公司股权,并提供流动性支持。从现有情况看,监管层对质押产生的问题处理态度还是积极的、缓解危机的;对于投资者而言,即便有监管层对券商股权质押平仓的处置进行了窗口指导,但若市场继续走弱,上述高比例质押的上市公司暴雷可能性仍会陡然增加,因而还是需要引起足够的警惕。其实,各类国有资本的规模和实力也是有限的,充当救火队也罢,充当新的大股东也罢,并不是可以无限支持的。关键还是要在振兴股市上想办法。股市不走出低迷,股权质押危机就不能真正缓解。

股东解禁急减持 定价系统待改善

据媒体报道,股价已下跌80%的华大基因,三股东所持股份刚解禁,就急于减持,促使华大基因早盘直接跌停。华大基因晚间公告称:公司二股东深圳前海华大基因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计划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1200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3%)。其实,次新股刚解禁就减持已成普遍现象,华大基因并不是个例,比如老百姓的三股东原本持有公司880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3.09%,所持股份是2018年4月23日解禁,公司4月28号发布公告称:三股东准备在未来六个月内减持所有股份。再如健盛集团、华友钴业、瑞斯康达等一大批次新股都在股份刚解禁后不久就急于减持所持股份。A股频频出现新上市企业大股东急于减持公司股份。

  次新股原始股东减持公司股份一直是个敏感话题。从经济角度看,似乎很简单,当继续持有无利可图时,股东当然会选择出售所持股份。如果大多数次新股原始股东都觉得持有自家公司的股票未来将无利可图,谁会留着这种股票?从另一个角度看,也说明次新股整体估值偏高,这才促使原始股东所持股份刚解禁就急于减持。按照规定,通过上市审核的企业,发行价不能高于上年度每股收益的23倍,上市企业为了让发行价尽可能高,就会想尽办法提高上市前一年的每股收益,公司净利润越高,发行价就越高,上市后股价上涨的幅度也越大,这就会导致公司上市后股价严重偏高。如何能让上市定价更为合理,确实是个大问题,需要监管部门进一步谋划。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赵卫华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