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条款”或成美国遏制中国新手段

2011年5月18日,美国“奋进”号航天飞机在佛罗里达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本次“奋进”号发射的新闻价值远不仅限于国际新闻或科技新闻那么简单,因为在航天飞机上搭载着由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华裔科学家丁肇中主持、数百位中国科学家参与研制的用于寻找反物质组成的宇宙阿尔发磁谱仪,中国媒体当然有理由给予密切关注。

本来这次绝佳的新闻报道机会,对于中国媒体而言,却是另一番味道。因为他们被告知“禁止入内”。当天,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因为要遵守一条被称为“沃尔夫条款”的法律而取消了中国媒体的采访证件,歧视性地剥夺了中国受众见证两国科技合作进步的机会。

所谓的“沃尔夫条款”,是美国联邦政府《2011财年国防与全财年延续拨款法案》中两句共110字的追加限制,被编为法案第三节“商业、司法、科学及其相关机构”中的第40个条款,也是整个452页的法案中唯一一条明确提及中国的表述。

该条款规定,“在未经专门立法授权的情况下,国家航空航天局和科技政策办公室不得将联邦财政拨款用于发展、设计、规划、发布、贯彻或者实施任何与中国或者中资公司参与、合作或配合的任何双边政策、项目、安排或者合同。该条款的限制将同样适用于国家航空航天局所属或使用的机构与设施接待中国官方来访人员所需开支。”这就意味着,美国航空航天局和科技政策办公室将无力与中国展开任何形式的交流与合作,在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刚刚敲定的高科技合作也将如“无米之炊”,无法在美国落实。

如此极端敌视中国的条款由国会共和党籍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以修正案方式提出,并在其担任主席的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商业、司法、科学及其相关机构分委员会中顺利过关、写入拨款法案。沃尔夫可谓一手操办为之的始作俑者,因而条款也以其姓氏命名。

目前看来,沃尔夫之所以可以一手遮天般地塞入这么个“私货”,得益于静态制度与动态政治的双方面良机。从拨款制度上看,虽然国会规则严格要求“先授权、后拨款”,严格限制了拨款立法中增加未授权的政策项目从而改变政策的做法,但并未对细节的禁止性条款有过多说辞,为沃尔夫提供了极大的运作空间。同时,位高权重的拨款委员会本来就像个小型国会,沃尔夫所担任的分委员会主席,完全可以操弄相应政策领域支出的审议程序,可以决定议程,甚至按照个人偏好选择审议什么、协调通过什么。

从政治现实看,法案审议其时正值府会之间、驴象之间就预算拨款剧烈分歧之际,政府关门危机阴魂不散,双方争议的焦点锁定在削减项目、减少开支之上。这种限制性细节要求远远不足以成为议题,于是就泥沙俱下地成案立法。于是,就在这场预算战中,中国还是躲不开地再度成为了无辜的受害者。更为悲观的是,本届国会要到2013年1月3日才彻底结束,不出意外的话,沃尔夫将至少在会期结束之前始终占据相关分委员会主席的职务,而这期间要相继完成2012财年和2013财年的预算拨款审议。这就意味着,所谓的“沃尔夫条款”未必会在今年9月30日2011财年结束时终了,而是极可能至少延续到2013年9月30日即2013财年结束,当定了中美航空航天技术交流合作的拦路虎。

在过去30年立法生涯中,共和党人弗兰克·鲁道夫·沃尔夫始终以人权议题著称。2008年3月,沃尔夫逆潮流而动高调抛出法案,禁止总统之外的其他政府官员出席北京奥运会的同时,敦促时任总统小布什取消出席安排。同年6月,沃尔夫和其在人权连线中的“亲密战友”新泽西州国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一道向媒体爆料称中国的黑客袭击了他们的办公电脑。

今年5月2日,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即将召开之际,沃尔夫等人还以人权连线主席的身份致信给希拉里和盖特纳,要求将人权列为重要议题,向中方施压。沃尔夫长期的所作所为,得到了“人权派”大佬佩洛西的高度赞扬,称其为“无以伦比的人权领袖”。

更为严峻的是,随着美国联邦预算战的持续升级,“沃尔夫条款”或将成为一种遏制中国的新手段,比如5月25日在国会民主党籍众议员罗莎·德劳罗的推动下,一项禁止中国国企竞标美国军方项目的修正案被塞入《2012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当中,沃尔夫也对此表示了大力支持。

环顾目前的国会山,沃尔夫之流陆续掌权的迹象不可不防。比如,当陈炳德上将一行访问诺福克海军基地等美国军事设施之时,“人权派”议员鲁斯·莱蒂南和罗拉巴克尔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老生常谈地叫嚣起所谓“中国威胁论”来。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赵卫华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