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协议面临严峻挑战

两年前,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德国(5+1)与伊朗签署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简称伊朗核协议),伊朗以大幅度削减核计划换取了国际社会对伊朗制裁的解除。此协议能达成的关键是美国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了妥协,美伊敌对关系借此缓解。

白宫易主后,美伊关系逆转。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曾批评伊核协议是“最糟糕的协议”,扬言要“撕毁”它。当选后他虽不再轻言退出核协议,但美国国会屡屡追加对伊朗制裁,他本人也在就职不到一百天时首访沙特和以色列,公开指责伊朗“支持恐怖主义”,号召中东国家“孤立伊朗”。

7月25日和27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以绝对多数票通过了制裁俄罗斯、朝鲜和伊朗的议案,一旦特朗普总统签署,此议案将成为法案。28日,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对伊朗革命卫队下属的6个伊朗实体实施制裁。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被“通俄门”事件和白宫的内斗搅得焦头烂额,国务院预算被减、人员被裁,美国外交政出多门。民主党正在全力以赴地攻击特朗普,要将他拉下马,共和党内的建制派也不与他合作。此番参众两院通过的关于制裁俄、朝、伊的议案是国会趁火打劫在外交政策上将特朗普的军。分析家们认为,除了对俄制裁略有犹豫,特朗普出于自保很可能会支持对朝鲜和伊朗重拳出击。

美国国会议案关于伊朗部分指责伊朗试射弹道导弹,“破坏地区稳定”和“支持恐怖主义”,却未提及为伊核协议翻案。因为,一是奥巴马签署伊核协议已经国会批准;二是伊核协议是经七国签字、联合国安理会确认的国际协议,美国若出尔反尔首先遭盟国反对,也会失去国际道义;三是一旦美退出协议,伊朗定将重启核计划,后果是灾难性的。但是,伊核协议被美方推翻的风险依然存在,因为美国会规定,伊核协议获批准后,每隔90天总统必须向国会报告伊朗是否遵守协议。特朗普在最近一次报告中确认“伊朗遵守了协议”,可见特朗普本人也不敢轻易触碰这个敏感话题。

议案对伊朗的制裁是精心策划的。伊核协议签署前,奥巴马政府对伊朗的制裁是禁止伊朗出口石油和切断伊石油收入的汇路,而此案对伊朗的制裁是针对伊朗革命卫队。议案指责“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要对伊朗破坏地区稳定的一切行为和导弹计划负责”。伊朗媒体认为,这个制裁案将像“一个黑洞吞没伊朗的一切”,因为,革命卫队不仅控制着伊朗的核和导弹计划,还掌握着伊朗全国的经济、石油、天然气、汽车工业、公路水利和住房建设的命脉,凡是到伊朗投资的外国公司都无法避开与革命卫队有关的实体。欧洲人会望而却步,更重要的是伊朗国内的银行和企业为了避免被美国制裁,也可能避免与革命卫队发生联系。显然,这对伊朗经济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核协议是伊朗鲁哈尼第一届总统任期的最大政绩,协议的签署结束了伊朗的国际孤立,缓解了伊朗的经济困难,民生得以改善。今年6月鲁哈尼连选连任,8月5日将宣誓就职。两个月来他的处境并不妙,保守派指责核协议丧权辱国,鲁哈尼则公开批评革命卫队是“带枪的政府”,不守规矩,破坏经济。革命卫队拘捕了鲁哈尼的胞弟,第二届政府组阁难产。伊朗国内的政治气氛骤然紧张。

面对国内的强大压力,鲁哈尼对美国国会的制裁议案不得不做出强硬的反应,他说,“为了保护本国利益,伊朗将采取任何必要措施应对美国制裁”,“如果美方无视伊核协议的部分内容,我们将以同样方式回应;如果其无视伊核协议的全部内容,我们也会以牙还牙”。

近日,伊朗媒体又一次掀起反美浪潮,但是鲁哈尼政府在外交上十分谨慎,尽量不使伊核协议由一个原则性的、各方都表示要遵守的协议变成一个伊朗有违约嫌疑的协议,不为特朗普撤出核协议提供口实,从而给核协议的前途带来不测的后果。最近出席维也纳伊核协议5+1会议的伊朗代表、伊朗副外长阿拉克齐尽量避免在会上与美国代表相互指责,向媒体则表示“伊朗保留对美国违反协议作出反应的权利”。

目前,鲁哈尼在伊朗国内民意支持度很高,但是面对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及其支持的革命卫队和保守派,地位又十分脆弱。一旦美国制裁伊朗革命卫队的法案获特朗普批准,无异于置革命卫队和伊朗经济于死地,鲁哈尼和他的政治资本——伊核协议的地位将遭到质疑。这是伊朗核协议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于会莹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