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四十年,从茫然失措到成竹在胸,浙江知识产权之路越走越扎实

浙江,知识产权,

措手不及

CR法案让浙企领悟“没有专利是万万不能的”

5%,1万件。这是两个让浙江省知识产权局原副局长王宏理记忆深刻的数字。

1985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开始实施。同年12月,实施《专利法》后浙江的第一项专利诞生。2000年,省级机关机构改革,浙江省知识产权局成立。王宏理作为第一任副局长走马上任时,整个浙江省,仅有5%的企业拥有专利,而全浙江省的专利拥有量刚刚突破万件大关。

于是,普及专利知识,推动专利申报,是当年知识产权管理部门的重要工作内容,2000年起,浙江省陆续制定出台了《浙江省专利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加强专利工作促进技术创新的意见》等一系列政策及规章制度,对申报国内发明专利和国际专利进行资助和奖励。提升和激励浙江省企业、单位和个人申报国内外专利的积极性,同时逐步建立和完善知识产权的体系。 

也就是在2000年前后,作为一个外贸大省,浙江企业迎来了国际竞争中知识产权领域的第一轮冲击,而这一轮冲击中的知识产权之威力,让习惯价格竞争的浙江企业措手不及,一溃千里。

2002年,欧洲议会通过了CR法案,意味着当时占有世界打火机市场70%份额的中国温州厂商,将会失去相当大一部分市场,除了10%左右高档打火机以外,长期以低廉价格竞争市场的温州大部分打火机生产、销售商,都面临着被驱逐出欧洲市场的危机,CR法案构筑了一道难以逾越的技术壁垒。欧洲议会通过CR法案之后,击碎了国内尤其是温州打火机老板的幻想。尽管温州的烟具协会组团赴欧洲进行了长时间交涉,但最终功亏一篑,得到的依然是失望。

打火机之痛让浙江企业明白了世界贸易中的一个游戏规则,技术和质量是市场的根本,专利不是万能的,但没有专利是万万不能的。

防守反击

浙江民企打赢涉外知识产权第一案

就在数日前,由正泰集团发起成立的中国低压智能电器产业知识产权联盟在温州正式揭牌,低压电器联盟第一届理事长、正泰副总裁徐志武表示:“成立联盟不仅仅是推动成员企业的申请和保护,我们还希望能够提升行业核心竞争力,整合行业上下游的资源,让行业中的企业能够抱团共同防御、保护知识产权,共同创新,共同发展。”

早在2006年,正泰专门成立知识产权部门,负责实施公司知识产权战略规划、知识产权管理与运营、知识产权维权与纠纷处理等。

2006年7月,正泰对施耐德公司提起诉讼。图为专利侵权案开庭现场。

而在正泰发展史上,最著名的知识产权一役,就是与施耐德公司的专利诉讼案,创下了国内企业在涉外知识产权案件上获赔付最高的一笔,当时被称为“涉外知识产权第一案”。

总部在温州的正泰是中国输配电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施耐德公司总部在法国,名列全球五百强。徐志武回顾,在这场大战之前,正泰跟施耐德,已经打了10多年官司了,“他们最早对我们的一项起诉在1995年,后来陆续在德国、意大利、法国等地对正泰多个产品提起20多项专利诉讼。”

2005年年底,一直处于防御的正泰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实力进行反击。徐志武介绍,他们小心地准备证据,“首先组织专家分析,施耐德公司有没有产品落入我们的专利保护范围,又把相关产品送到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那里,确认有效。”接下来,正泰再次组织专家进行分析,确定对方产品中的确使用了正泰的专利技术。

次年7月,正泰对施耐德公司提起诉讼,开始了正式的反击战,诉讼的赔付额从50万元涨到3.35亿元,经过几轮的较量,一直到2009年4月15日,两大公司在浙江省高院调解下达成和解,施耐德公司向正泰赔付1.575亿元。

不仅仅是正泰,2007年前后,素有中国民营经济风向标之称的浙江省,开始在知识产权领域密集地对侵权的跨国巨头说不,并且频频打赢官司。

在这样的诉讼中,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企业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能力,双方可以说是完全处于不对等的地位,为此,有人形象地把两者间的对抗称之为“蚂蚁撼大象”,但是,正是这些知识产权意识日渐觉醒的浙江民企,在这样的“蚂蚁撼大象”的战斗中完胜了对手。

时任省高院院长齐奇表示,这是浙江积极实施知识产权战略,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有了长足提高后出现的一个可喜现象。

无所畏惧

我们对游戏规则有足够准备

钱塘江畔的杭州高新区(滨江),在科技部公布的2016年度国家高新区综合评价中综合排名第三位,排名仅次于北京中关村和上海张江。海康威视、大华、华三通信、宇视科技等安防产业的领头企业汇聚于滨江。

杭州高新区(滨江)物联网产业知识产权联盟于2015年11月成立,联盟秘书长、中国计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冀瑜介绍,高新技术企业自成立伊始,知识产权的创新保护就一路伴随着企业成长,联盟聚集的近50家成员企业,共同搭建了一个知识产权交流平台,通过建立知识产权信息共享平台与自律保护机制,提升联盟成员的知识产权风险防控和市场综合竞争能力。

今年3月23日,英特尔起诉国家商标委和宇视科技,焦点是美国芯片“intel inside”和中国操作系统“imos inside”的商标纠纷。

当记者走进宇视科技,在感受到公司对这场“官司”重视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有底气的从容。

宇视科技的展厅里,工作人员向记者演示智能交通系统指挥中心的运行方式。

“宇视科技是业内首家通过CMMI 5软件成熟度最高等级认证的企业,也是国家知识产权示范企业,具备安防业界一流水平。”宇视科技研究开发部副部长章贤君介绍,截至2017年年底,宇视科技专利申请总数达1477件,发明专利占比83%,平均每个工作日申请1件发明专利。宇视科技发明专利授权率高达92%,代表宇视科技领先的创新能力和过硬的专利质量。

“在企业具备一定知名度和市场份额后,这种纠纷都会出现。宇视科技对于专利、标准、商标的游戏规则,有足够心理准备。”谈起英特尔的诉讼,公司研究开发部副部长章贤君表示。

他介绍,宇视科技专门设立知识产权部,涉及专利挖掘、检索、分析、申请、权利维护、知识产权风险预估等各大模块,并对公司内部员工进行知识产权相关培训及支持等。“我们任何一项技术或产品开发,知识产权部门都要在立项认证的阶段就参与其中,从源头上就保障技术的领先和自主性。”“imos inside”商标在2006年设计并开始使用,宇视科技已经在专利层面投入和积累多年,IMOS操作系统迭代至第七个重大版本。

中美科技竞赛,中国在大部分领域是重要跟随者,并不断力争上游,美国具有垄断地位的只有芯片、操作系统等少数领域。具体到安防领域,中国在应用和工程层面已经属于领先者。

中国的科技公司,面对国际知识产权之战,表现沉着而积极,在一次次的纠纷中,以自身的自主创新能力为底气和武器,披荆斩棘,实现了一次次的胜利。

“中国企业并不畏惧专利或商标战,从产品之争到标准和商标之争,其实是以下战场和游戏规则的改变:部分西方企业在产品方案侧开始显露败退,营收被中国企业不断追赶和超越后,专利、标准、法律,由于西方企业历史经验积累更早,也是唯一有效对抗中国企业反超的手段。”章贤君说,“宇视科技已经拟有反击预案,包括在美国进行知识产权起诉。”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何沛苁
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