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西藏牧羊少年的科技脱贫之旅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西藏牧羊少年的科技脱贫之旅

——记日喀则市亚东县上亚东乡嘎林岗村科技特派员旦增拉杰

本报记者 唐芳

记者12月9日到达西藏自治区南部边境的亚东县时,认识了一位科技特派员,他是来自日喀则市亚东县上亚东乡嘎林岗村的旦增拉杰。这位曾经贫穷的牧羊少年,如今已成为村里唯一的兽医。去年,亚东县人全部脱贫,旦增拉杰也不例外,并担任了该村的科技特派员。

旦增拉杰在当地的亚东鲑鱼繁育基地做技术员一年有余。通过边工作边学习的方式,旦增拉杰掌握了冷水鱼人工繁殖技术,专门在基地为亚东鲑鱼进行人工挤卵、人工孵化和驯化鱼苗。此外,村民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也会打电话找他上门服务。

“以前我是个没有一点儿技能的农民,想学也没机会。”像许多当地村民一样,旦增拉杰的父母以前是菜农,种一块不大的菜地,一筐一筐驮到市场上售卖,最多挣几十元钱,旦增拉杰一家被划为了贫困户。

贫困少年旦增拉杰初三毕业后,给别人家放牧一年多。期间,他学会了骑摩托车,用来代步;还攒钱买了一台手机,日子就这样过着。有一天,科技局的领导找到了正在放牧的旦增拉杰。原来,嘎林岗村的老兽医旺堆身体欠安,村里不能没了兽医,必须找一位接班人来传授经验技艺。从此,旦增拉杰不再像牧羊人那样赶着羊群云游,而是跟旺堆师傅学起了兽医。

当了两年学徒,旺堆师傅退休了,旦增拉杰接班成了村里唯一的兽医。现在,旦增拉杰每月可以领到一千元的兽医补贴。做兽医学徒的同时,他又被选为科技特派员。

亚东县科技局长普布琼达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西藏,每个村子都有两名科技特派员,他们是村里“特殊”的服务人员,负责免费解决老百姓在种植和养殖方面遇到的实际问题。还有的科技特派员承包上万元的花卉和藏雪鸡项目,带动贫困户搞生产。

“旦增拉杰每年都要接受来自村、乡、县三级考核,今年我们准备把他推荐为优秀科技特派员。”普布琼达说,科技特派员的考察,一看文化水平,二看群众威望高低,三看这一年的“业绩”,即记录下每次为村民解决的“科技”难题,以此决定是否有资格连任该职。旦增拉杰连年通过考核,现在,他每年还可以获得六千元的科技特派员补贴。

刚工作那会儿,旦增拉杰发现村里治疗包虫病的药物稀缺,他知道包虫病是藏牦牛头上长虫子的小病,然而,一长虫子牦牛就不吃草,容易饿死,他便立即向农牧局申请了一箱药物发给村民。“吃药再不好打电话找我。”他说道。七、八户村民因此规避了损失。

上周,一户村民家的牦牛闹肚子,旦增拉杰接到电话立马骑摩托赶到。只见这头黑白色的牦牛腆着鼓鼓的大肚子嗷嗷直叫,口水横流。旦增拉杰也是头一回见这场景,情急之下,他打电话把旺堆师傅喊来了。牦牛被确诊为食物中毒,服药几天后便痊愈了。

“我现在还是新人,解决问题有时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旦增拉杰说,一般的问题现在可以自己解决;解决不了的,他会向老兽医请教。目前,他最大的难题是怎么通过伤口判断牦牛是被猎狗还是狼咬伤。“我用手机拍照发给老兽医,问这是什么咬的,这是什么病,然后跟他们去学习。”工作3年来,旦增拉杰学到很多。

正值亚东鲑鱼孵化期间,旦增拉杰每两个小时就要和同事轮流照看100多个孵化框,晚上也几乎不能睡觉。“如果不这么做,水电一停麻烦就大了,可能损失上千万只鱼卵。”

现在,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旦增拉杰的手机号码,趁着每年给牦牛接种4次疫苗的档口,旦增拉杰有个留电话的习惯。“留着,有困难找我。”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王晓宇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