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杰:我不仅“非主流”,还是个“潜伏者”

《我不是个“好”老师》影片主角人物故事之二—— 吴俊杰:我不仅“非主流”,还是个“潜伏者”

编者按:

教师节前夕,一个名为《我不是个“好”老师》的公益短片引爆朋友圈。故事讲述的是三位科技教师的真实故事,他们长期以来致力于推动中国科学教育发展,悉心呵护孩子们的“创造力”,让教育变得更有温度。

今天,就让创造君带您认识一下短片的另一位主角——吴俊杰老师,看看他是怎样一位视学生为“宝藏”、致力于柔软改变教育的理性乐观派。

8月27日,周日。在门口偶遇一名高三学生并讨论完“高三是人生的蜕变亦或人生是一场持续的改变“这一话题后,吴俊杰按约定时间出现在北京景山学校。

这是笔者第二次见他。最熟悉的依然是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笑容和他自己此前一直不喜欢的轻柔的、一字一顿的话语。

微胖的身材、黑框眼镜后总是笑眯眯的小眼睛、略显呆萌的神情,去年和同事第一次见他时,“90后“同事惊呼:”好可爱。“

这就是吴俊杰。

他是北京景山学校一名普通科技教师,是中国创客教育联盟副理事长,是中国科技教育一线的“明星“,是致力于柔软改变教育的理性乐观派。

作为中小学创客教育的先行者,他在这个领域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也参与了很多学生创客类竞赛活动的设计和组织。“他可是个标志性的人物,大家只要听说吴俊杰来了,就能知道大赛的分量,也能知道大赛的价值取向。”全国中小学生创·造大赛组委会工作人员对此印象深刻。

“别人家孩子”,内心里的不安分

“我很懒,不喜欢批作业和卷子。”吴俊杰喜欢嬉笑着用这个理由来解释他从一名物理老师变成科技课老师的原因。

其实,是他不喜欢对照一个标准模式和答案来批卷子。

“我本科学的是物理专业,这段经历告诉我,物理学应该是解决问题的学科,而不是用套路去解题。”吴俊杰说,尽管他也能按要求做得很好,但觉得很痛苦、纠结,“就像《放牛班的春天》里的那种感觉”。

人生的境遇就是如此神奇。刚毕业时,在被几乎所有招收物理教师的北京市重点中学拒绝之后,吴俊杰好不容易在景山学校一个职位,但不是教物理,而是在信息技术组。之后,他干回过自己的老本行——物理老师。

但这个从小长期霸占第一名、守规矩的“别人家的孩子”最终听从了内心的不安分。两年后,他提出重新回到信息技术组。

在这里,他有更大按照自己想法教学的自由度。当时的QQ签名“让教育感受自由”是其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景山学校和信息技术组包容创新的传统让吴俊杰开始带着学生一起愉快地放飞自我。

他的课没有考试,不搞排名,课堂上经常乱得“无法无天”。“我不知道学生喜不喜欢我,但他们总欺负我,对,就是欺负。”听吴俊杰说这话时,很容易能想象出他被欺负的画面。

但你以为“吴老师”是靠卖萌在江湖立足的吗?显然不是。

他是中国最早一批关注创客教育的基层教师。

2009年,吴俊杰偶然听到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的教授关于Scratch(一款由麻省理工学院设计开发的一款面向少年的简易编程工具,特点是构成程序的命令和参数通过积木形状的模块来实现)和互动玩具Picocricket的介绍,找到了教学的新方向和突破口。他开始自学Scratch,并在高中选修课中讲一些相关知识。

也正是从这时候开始,他开始系统关注创客教育、STEAM等新型教育理念和模式,撰写了大量研究文章,并将这些这些理念落实到教学实践中。

“稍微留意你就能发现,和时尚一样,各种不同教育理念过一段时间就会流行一阵,但是,人们对这些理念的关注带来了什么?研究者有了学术成果,行政管理者可能通过所谓的改革有了政绩,但很少有人关注在实践一线的老师和学生需要什么,他们发生了什么变化。”吴俊杰说,他最有成就感的,是这十年来他一直从底层来推动这件事,以创客教育为切入口,期望柔软地改变教育。

想去改变,首先要坚信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是一个布道者。除了撰写文章,他开始大量参与各种与科学教育相关的活动,频繁与政府、学校、来自全国的老师及厂商打交道。

“一开始做这件事情,总觉得自己在孤军奋斗,时间久了才发现,只要坚持,总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吴俊杰说,对他们而言,“志”是对新鲜事的追求,是希望这个世界越来越好的愿望,以及相信这个愿望能实现的信心。

吴俊杰对于“志”的思考最早来源于孔子。“上学时,古代教育史部分花很大篇幅来讲孔子,孔子的弟子都是成人,他教他们什么呢?他其实是描绘了一个理想的世界,告诉这些弟子们为了去往这个世界,应该怎么做。”

吴俊杰说,好的老师应该也是这样,他们应该有个理想社会的模型,并努力通过教育去实现。

那么,他眼里的“理想国”是什么样的呢?

“我是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讲真,他的这个回答吓我一跳。这么宏大的主题我要怎么接下去呢?

他接着说下去:“刚开始工作特别低潮的时候,我经常空想,畅想未来社会会是什么样子,将来的社会是否能让像我这样很平庸、很难取得世俗意义上成功的人,实现自己的价值?”

这样“瞎想”时,他的脑海里常会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一个梳着大辫子的老太太激情澎湃地讲述未来什么样,共产主义什么样,那些为了找到通往未来之路的人们又为之做了哪些努力。这个老太太是他的初中老师。

“然后我就觉得,即使我的声音不好听,生活能力不强,情商低,但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就应该为此努力。”他说。

每个孩子都是“宝”

“让教育感受自由”和“通过教育去实现心中的‘志’”可以总结为吴俊杰为师十年的指导思想。某种意义上,二者也是统一的。

“我可以在现在的领域做得不错,那每个学生也可以,为什么要用一把尺子来量所有的学生呢,每个孩子都是一处宝藏,很多人不知道他们脑子里藏着什么奇妙的想法就急忙去定义或否定他们,这样是不对的。”他说,“创造力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性,而未来社会需要这个天性”。

正因此,他细心呵护孩子们的兴趣爱好,因为他害怕错过任何一个特立独行的孩子。“我像一个挖宝的。”他自己形容。

这些年,他挖到了不少“宝”。

曾经有一个特别顽皮的孩子,下课跑来跑去,上课就睡觉。“有一天放学后,他还在睡,我走过他课桌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图纸。”吴俊杰说,这张图纸让他很震惊——上面画有非常复杂的机械结构,还标注着很多公式和自己的注解。

深聊之后,孩子拿出自己设计的简陋机器。后来,吴俊杰陪他一起做实验、改进方案,还一起直播、跑步、拍视频,用各种看起来“不着调”的方式来启发他。

“我不是个很感性的人,但是看着这个曾经被忽略的‘差生’现在带着团队在做机器人,恍如隔世,确实很感动。”相比于遥远宏大的未来,吴俊杰确实极少表现出这样细小的温情。

但其实,不正是这些微小的感动,才让教育变得有温度,让通过教育实现未来变得有可能吗?

推动创客教育需要更多教育创客

除了景山学校的学生们,吴俊杰现在是更多人的“老师”。他在全国各地培训有志于创客教育的教师团队,“要想推动创客教育的发展,首先必须培养一批教育创客”。他说。

曾经有一阵,吴俊杰也会困惑。“我的知识背景太特殊,我的成长得到了学校、大学和企业界的支持,我的模式太难模仿和复制,独木难成林,不禁有些沮丧。”

是他的师父、景山学校的沙有威老师曾经说的一句话鼓舞了他——“其他传统学科靠的是过去,信息技术学科靠的是未来”。“目前关于信息技术学科的发展有着各种各样的质疑和争论及迷思,但是这句话像佛教术语‘照见’一样,照亮了我的心。”他说,“我开始鼓励更多老师走科研型教师之路,以一种‘观想’的精神发现自我——我能成为教育专家”。

同时,他也将在工作中掌握的方法和经验倾囊分享给正像曾经的他一样纠结痛苦着的老师们、不那么绝望的企业,有实践能力和想法的人,呼吁大家团结起来,行动起来。

至于如何更好推动当前的科学教育,吴俊杰说,他正在着力推动创客教育和STEAM教育的课程标准。“现在出现了一些形似而神非的课程,买了3D打印机就是创客教育吗?并不是这样的,我们正在做一些标准方面的工作,至少先要把不好的内容剔除出去。“他说。

另外,他认为,除了选拔为目的的竞赛外,还应像职业联赛那样搞创新创造大赛的巡回赛,实行积分制。“还有一种形式是直接与社会对接,直接将想法变成产品。“

创客教育等新教育理念如何融入现有课程或改变当前的教育形式?对于这个问题,吴俊杰同样用他习惯的大时间尺度思维方式来回答:“工业革命让欧洲的教会教育和东方的传统教育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轮的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发展也会颠覆现有教育方式,未来,强调创造力的综合课程会变成主科,网络学习成为主流,新教育方式会实现从蚕食到鲸吞的变化。”

“我们不用怀疑,以创造和分享的劳动,未来会成为人的第一需求,所以从长远看,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现有教育如何变成创客教育。”吴俊杰说,“所以,我觉得自己是个‘潜伏者’,利用现有规则去设计未来的规则。”

对老师们道一声:

谢谢!遇见您,三生有幸。

全国中小学生创·造大赛组委会向老师们致以节日的问候:老师好 !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左瑾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奖励与科研资助不能混为...

6月30日,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陈学伟团队因为一篇发表...

人工智能会“抢”走人类...

如今,人工智能不仅会下象棋、围棋,还在分发邮件、工业...

谷歌遭重罚警示了谁

近日,欧盟对互联网巨头谷歌的一纸罚单,引发业内震动。...

“复兴号”背后的科技强...

6月25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组织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

快递派送费集体涨价令人...

快递派送费该不该上涨或者该上涨多少,这是一种市场选择。...

独家编译 更多>>

美国科学家发现核废料清...

华盛顿州立大学一项有关锝-99的化学研究,提升了我们对这...

研究含尘空气,对于当地...

了解阿拉伯地区大气特征,对于全球研究都有益处。污染、...

全球变暖背景下,如何为...

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正在研究如何为...

无人机将是植物育种学家...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在对潜力品种的测试里,无人驾驶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