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宝峰:改变如同“破冰”,寒冷下流淌着教育的希望

《我不是个“好”老师》影片主角人物故事之三——屈宝峰:改变如同“破冰”,寒冷下流淌着教育的希望

编者按:

教师节前夕,一个名为《我不是个“好”老师》的公益短片引爆朋友圈。故事讲述的是三位科技教师的真实故事,他们长期以来致力于推动中国科学教育发展,悉心呵护孩子们的“创造力”,让教育变得更有温度。

今天,就让创造君带您认识一下短片的主角之一——屈宝峰老师。三尺讲台,他一站站了三十年。他说,转变就好像破冰,在破冰的时候,一定会感到寒冷和阵痛。但在冰面之下涌动着的,才是未来中国教育的希望。

学生总说他忽悠,屈宝峰干脆就给自己的微信名叫做“忽悠悠”。叠字,还顺便卖萌。

屈宝峰确实忽悠过学生。他给语文老师代课,带了三个杯子,带学生玩游戏,往杯子里倒水,让他们猜哪只杯子里有水。几十双眼睛看着呢,水最后进了中间的杯子,但屈宝峰拿起杯子翻个个儿,还真没水流出来。这不对啊,学生奇怪,水还能凭空不见不成?吊足了胃口后,屈宝峰神秘兮兮揭晓答案——他把杯口亮给学生——这人,往杯子里黏了块尿不湿。

忽悠,大忽悠啊。学生在底下沸腾了。屈宝峰到底想讲什么呢,他要讲《司马光砸缸》。

不过,别弄错了,教语文只是客串。屈宝峰其实是位初中物理老师。现在的职务是长春吉大附中力旺实验中学STEAM十创客教育中心主任,他从1989年就开始教书,三尺讲台一站站了三十年。

革自己的命,改变站讲台的姿势

屈宝峰所在的学校开始了一项全新的改革——STEAM+创客教育。屈宝峰是总负责人。

这改革的河,基本是靠屈宝峰和一群年轻老师一起淌。

STEAM和传统教育不一样,和科班出身的老师们小时候所接受的教育也不一样。它概念的外延内涵各有说法,操作起来更是五花八门。有年轻老师跟屈宝峰吐苦水,说这课上得要崩溃。

“就是走大家没走过的路。”屈宝峰没人吐苦水,担子都在他肩膀上。“在我这个位置上,已经谈不上害怕不害怕了,你害怕也得往前推,你说能怎么办。”

其实,一直呆在舒适区也没问题。屈宝峰是个好老师,带得出成绩,还能被学生惦念。 在他执教过的吉大附中贴吧里,有毕业生发帖求他的照片。“很想屈老师,想看他最近的样子。”

但也是学生,在数年前狠狠刺激了他一把。

毕业生返校看他,在教室外听了一节课。下课后,学生怀揣着重回少年时代的雀跃,兴奋地抱住屈宝峰:“老师,您讲的真好,十年前您也跟我们讲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学生来和老师叙旧,但老师觉得简直扎心。“我发现我没有进步,原来我在原地踏步啊!”屈宝峰反复念叨着,“十年前这样,十年后还这样,这怎么行?” 他觉得这是大事,他感到自己被某种教学风格和套路困住了。

然而套路这种东西,也是一层透明天花板。能意识到,却未必就能砸得开。那段时间,屈宝峰常讲,“我不会上课了”。

在以应试为导向的教学模式里,屈宝峰已经是名师。家长削尖了脑袋要把孩子送到他的班里学物理。已经毕业了的学生都记得,当年刷过的一大堆题,命题人都是他。

为了迎合应试体制下学生多考几分的需求,他甚至受到过处分。事后,他的学生在贴吧上发言,说永远支持屈老师。“他是个好人,父亲一样的好老师。”

把课堂还给学生,让他们可劲儿造

这次,武林高手自觉收起用惯了的屠龙宝刀,打算另择秘籍,从头练起。

“人走到一定程度,想改的时候改不了。我很困惑,但别人不理解。”屈宝峰去听其他老师上课,听完了国内的课就去听国外的课。“哪里有课我就去哪。”在一节节的观摩课之后,他感到,那天花板终于裂了道缝,透出了些光来。

重要的是角色转换,是空间给予。课堂的主角不是老师,而是学生。老师最重要的作用是培养学生自己学习的能力。他更像一个领队,只在队员们拿不定主意、看不清方向的时候指点迷津,至于其他的,“留白就是最好的教育”。

屈宝峰扛起了学校STEAM+创客教育改革的大旗。他常参加STEAM教育的培训,重回一个学生的身份,去领悟生命如何影响另一个生命。

今年年初,他和学校的几个年轻老师一起,到北京参加全国中小学生创·造大赛领队培训。当时,他就感慨,教育正处在改革的节点,哪些学校和地区能够站在这个节点的前沿,他们就站到了教育的制高点。

那次培训持续了大概三天,老师们被要求分组动手,鼓捣电路板和电极,学着编程,并最终做出点什么东西来。

在春寒料峭的北京,有些老师在培训地点从下午呆到晚上,直到管理员提醒需要熄灯才离开。“我接近五十岁了,什么吸引住了我?不是任务,是兴奋,是那种改变的兴奋。”屈宝峰说。

他渐渐悟出教学的层次。以前是——“你说了,我忘了”,现在是——“我做了,我记住了,我会了”。

屈宝峰喜欢让学生自己去试,就是“可劲造吧”。一般人就算买了部新手机,也不会先一个字一个字熟读说明书;学生学习时也一样——让他们先弄,有问题了,进行不下去了,大家再看看,这是碰到哪个坎儿了。“这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方式。”

他总记得一节以压强为主题的公开课。先明确,要解决一个实际问题——运输鸡蛋的货车如果在路上不幸发生车祸,鸡蛋可能就碎了。对蛋商来说,损失巨大。那能不能设计一些包装方法,让鸡蛋从三米高落下来照样不碎?

公开课旁听者众多。这种动手实操类课程,也无所谓试讲。屈宝峰自己心里也没底,他想象不出学生会给出怎样的设计方案。

有组学生把鸡蛋装在披萨包里,在四个角用胶布黏上气球。其他孩子看了,说这个要“完犊子”。屈宝峰自己也觉得,“悬”。

实验时间到,学生站在课桌上把鸡蛋往下扔。

屈宝峰模拟着当时的情景,五指张开,又拍到桌子上,“啪的一声。我们过去看,嘿,没碎,一个没碎。”

他知道,这么一堂课下来,不管鸡蛋碎没碎,学生一定能记住。“我就想做个能经得起时间遗忘的老师。”他知道,给学生空间,学生会还以惊喜。

希望可以影响孩子一生,不是只图个噱头

屈宝峰也会想起自己的少年时代。上世纪80年代,课业并不紧张,“上学就是玩儿”。他小时候调皮,当然,就是小打小闹。中学时,他们一帮学生跟着老师做五四仿真手枪,把枪挂树上,拿绳子拉拽进行射击。

“我可以是半个木工、半个电工,半个机械工。”屈宝峰从小就爱摆弄东西。STEAM的热潮一来,他发现,很多东西,可能已经镌刻在了过往自己经历的岁月中。

屈宝峰希望,STEAM教育能真正在校园内展开。“我们不是只图个噱头。是真的,真的希望在学生的内心中能有一定影响。”他说,“如果你一边推STEAM,一边又在刷题应试,那就没意思了。”

然而,他所在的长春吉大附中力旺实验中学,明年将迎来成立后的第一次中考,“成绩怎么样,大家都等着看呢。STEAM教育是影响孩子一生的教育,眼下的成绩并不能说明一切。”但他坦言,这次中考,在某种意义上会成为一把尺子,有人会用它来衡量改革的效果。“压力很大啊!”

至于荣誉和头衔,屈宝峰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了。

他说,转变就好像破冰,在破冰的时候,一定会感到寒冷和阵痛。但在冰面之下涌动着的,才是未来中国教育的希望。

现在,学生不仅叫屈宝峰“大忽悠”,他们还喊他“宝宝”“宝爹”,亲热得很。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左瑾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奖励与科研资助不能混为...

6月30日,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陈学伟团队因为一篇发表...

人工智能会“抢”走人类...

如今,人工智能不仅会下象棋、围棋,还在分发邮件、工业...

谷歌遭重罚警示了谁

近日,欧盟对互联网巨头谷歌的一纸罚单,引发业内震动。...

“复兴号”背后的科技强...

6月25日,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组织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

快递派送费集体涨价令人...

快递派送费该不该上涨或者该上涨多少,这是一种市场选择。...

独家编译 更多>>

美国科学家发现核废料清...

华盛顿州立大学一项有关锝-99的化学研究,提升了我们对这...

研究含尘空气,对于当地...

了解阿拉伯地区大气特征,对于全球研究都有益处。污染、...

全球变暖背景下,如何为...

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正在研究如何为...

无人机将是植物育种学家...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在对潜力品种的测试里,无人驾驶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