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业双馨树丰碑

钢结构事业,陈绍蕃,

德业双馨树丰碑

――追忆中国钢结构事业的开拓者陈绍蕃教授

中国科技网记者 史俊斌 通讯员 赵阿锋 马长蕊

3月23日凌晨,我国著名结构工程专家和教育家、我国钢结构事业的开拓者、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陈绍蕃教授驾鹤西去,他智慧的头脑永远停止了思考。

享年99岁的陈绍蕃先生,为国家、为教育事业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以芭蕾舞者般的优雅和钢铁战士般的坚强谱写了壮美的人生诗篇。

“先生去了,或许是天堂里需要一座钢结构天桥。”在学校校史馆设立的追思厅里,在学校官方微信和各地校友会的微信群、QQ群里,大家以各种方式寄托哀思。

陈绍蕃祖籍浙江海盐,1919年2月2日生于北京,1940年毕业于上海中法工学院土木工程系,1943年于重庆国立中央大学研究院结构工程学部获硕士学位,1941-1949年先后在綦江导淮委员会和中国桥梁公司从事工程设计工作。

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陈绍蕃的父亲决意带领全家迁往台湾。他坦然告诉父亲,国家建设需要,他要留下来。1950年是其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他应聘到东北工学院,开始了钢结构研究和教学生涯。

面对他人的不解,陈绍蕃回答说:“若能带出一批从事此项工作的年轻人,远比一个人干更好。”1956年,他随东北工学院建筑系来到古城西安,成为西安建筑工程学院(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前身)的首批创业者之一。

20世纪50年代,国际上钢结构事业已呈蓬勃之势,可我国受钢产量的限制,钢结构建筑的研究和应用并未得到理论界和政府的重视。陈绍蕃认为,要赶上时代步伐,就必须重视对钢结构技术的研究和推广工作。

他密切追踪国际钢结构科研发展情况,深入建筑工地,现场考察钢结构项目,掌握收集第一手资料,很快就以其敏锐的洞察力、开阔的视野、扎实的理论基础、丰富的实践经验,从一大批中青年学者中脱颖而出。

陈绍蕃精通英语、法语,也能阅读俄文、德文专业书籍和文献资料。他在国际权威学术会议和期刊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其研究和学术水平得到国际学术界和组织的广泛认可。1980年,陈绍蕃带领我国专家组参加了《钢结构材料与设计》国际标准讨论会,对标准草案的错误之处提出了修改意见。

“做学问来不得半点马虎,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从1974年编制我国第一部《钢结构设计规范》起到2003年的第三部,作为主要参与人,陈绍蕃都被委以重任。为了编制好规范,陈绍蕃在编制、修订过程中,经过理论推导、实验验证后提出了许多具有创新意义的新规定,多处修正了参考蓝本及旧版本中的不当和错误之处。

陈绍蕃对事业爱得执著。当年,陈教授负责主编我国高校第一本统编本科教材《钢结构》,为编出反映科技先进水平且又便于学生学习的教科书,倾注了大量心血。在编写的关键时刻,年近花甲的陈教授腿部骨折住进了医院。尽管饱受疼痛折磨,但硬是在病床上完成了所有工作。这本教材后经不断充实完善,成为全国众多高校相关专业本科生钢结构课程的首选,印数始终保持全国钢结构教材之冠。

陈绍蕃教授多年潜心研究,笔耕不辍。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钱令希在2004年给陈绍蕃论文集作序时写道:“这仅是他工作的一个小结,因为他现在还在不停的工作,不断地写着新的文章。”

2006年,由陈先生主编的八十余万字的《现代钢结构设计师手册》正式出版。同时,作为总负责人的他还担任了我国《钢结构设计规范》英文版翻译校对工作。

陈绍蕃教书育人六十余载,桃李天下。他培养了我国钢结构领域的首批博士研究生,其中,不少弟子成为了大学教授和钢结构领域的知名专家。在工作与生活中,导师的言行已成为他们自己做导师带研究生的一杆标尺。

西安建大土木学院杨应华教授是陈绍蕃的学生,据他回忆,有一次画插图,当时还是用鸭嘴笔在硫酸纸上画,将一根微曲的杆画得接近直线。陈先生发现后,说绝对不行,必须重绘。重新绘制后,经他再度审查满意后才同意使用。

陈教授对学生从严要求,自己更是身体力行。他有时把自己的稿件交给学生们提意见,他总是把字母、代号、公式,非常工整地用楷体或印刷体书写,让别人很容易阅读。为了及时掌握国际有关钢结构的动态前沿,陈绍蕃在80岁时开始学习计算机,凭着顽强的毅力,很快掌握了有关的基本操作。

“跟随先生求学多年,先生不仅给我传授了丰富的专业知识,最重要的是教给了我获取知识的方法、不断开拓进取、勤奋严谨的治学精神及做人的道理。这一切,我从陈先生那里继承来,又将传给我的学生。”陈绍蕃先生的弟子、清华大学郭彦林教授如是说。

近一两年,陈绍蕃多次因病住院。每天仅有两个小时能坐起来活动,但他对专业问题的思考却从未停止。精神状态好的时候,他左手拿着放大镜,右手执笔,看看文献,改改论文。

一个多月前,生病住院的他依然思路清晰,带着助听器,给来人讲述自己近期的研究情况。最近几年,陈教授每年都有论文在国内外有影响力的期刊发表,直至离世前,还有两篇在修改之中。

“我这一辈子,只是做了一些踏踏实实的工作。欣慰的是,我的路走对了,我这一生,无怨无悔。”面对自己的一生,陈先生总是淡然一笑。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吴可

今日热搜

热点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