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基金的创投故事系列报道之一

创业风投VS苗圃“种子”

——记上海上创信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扶持小微企业成长

《科技日报》记者  王春   实习生王鹏

这是一群拥有十多年国内外证券投行投资经验,转行做创投的人员,他们报着“做实业的心态做创投”,坚定地把早期科技项目投资作为长远战略的信念;

这是一群怀揣创业“idea”,在创业“山谷”中随时会因一阵风雨而夭折或止步不前的“种子”企业,他们急需不仅是资金,更是专业的“保姆”式金融服务支撑。

这是一个平台,以政府的信誉作背书,一头联系着创业苗圃里的“种子”,一头联系着资本的桥头。

在上海,在勇于创新的土地上,创投和“种子”相遇,磨合而相知,共同成长,结出绚烂的果实。2008年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试点启动,上海上创信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创信德”)是上海市科委推荐申报的首批6家引导基金进行阶段参股的创投机构之一。在三年的运营时间里,上创信德获引导基金出资2500万元,基金总规模1.75亿元,直接带动其他投资者出资1.5亿元,杠杆比例为6倍;累计带动11亿元左右各类社会创投资本共同扶持科技型中小企业,引导基金的资金二次放大比例约44倍,一批科技型小微企业借此茁壮成长。

创业“保姆”助企业壮大

“响应国家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倡导的长期投资和专业化投资的理念,逐步探索尝试进行早期科技项目投资的路径。尽可能把风险降低到最小,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上创信德总经理秦曦总结心得。

上海晨华电炉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研发、生产和销售高端工业电炉,专注于新材料与新能源领域的替代进口和先进装备工艺研发,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可以提供钠硫储能电池封接装备和电池真空保温箱的厂商,在钠硫储能电池规模化制造设备、LED荧光粉烧结设备、磷酸铁锂、超轻镁锂合金、第四代放电等离子(SPS)烧结装备等新兴产业领域处于国际或国内领先水平。2005年晨华公司的销售合同总额为1029万元,它们用了5年时间才将这一数额提升到了3135万元。这期间,主要服务于各类科研院校的小作坊守旧模式,与下游客户激增的多样化需求以及产业化加快推广的趋势,产生了极大的冲突。当时租用的3500平方米的厂房如同杯水车薪阻碍其发展。2010年晨华就遇到了急需扩建厂房的瓶颈期。

“虽有技术和产品,但是没有足够的资金和厂房,难以扩大规模以承接大客户的订单,眼睁睁看着丧失了不少市场机会!幸亏在困难关口遇到上创信德,信德不仅投资了850万元,还带动联合投资150万元,才使得我们顺利度过难关。更令人惊喜的是,随之而来的还有他们规范化专业化的团队,让我们在康庄大道上大步迈进”。晨华公司总经理徐炜激动地表示。

上创信德合伙人王晓蕾说,“我们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帮助晨华梳理商业模式和战略规划、理清财务、健全各项经营管理和激励制度,甚至拿地扩建厂房。全方位的紧密合作使双方建立了高度的信任感、为晨华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这一过程中,与其说是帮助企业成长,创投更像是陪企业一同成长,像“保姆”一样及时地为中小企业的技术创新提供金融服务。

合作伊始,晨华记账靠的是一支笔和一叠本子,采用包税制,这些都与现代化企业格格不入。帮助晨华梳理和规范财务成为当务之急。引入了专业财务管理软件替代原来的手工记账,建立了适应公司生产特性的成本核算流程、定期进行存货盘点,规范费用支出,并于2012年正式改为税务查账征收方式。规范的企业财务制度奠定了晨华申请高新技术企业的基础。2011年面临整个制造业不景气,上创信德一直提醒晨华在厂房扩建过程中控制现金流,注重客户质量,避免资金风险。同时上创信德还先后为晨华向科技部申请了150万的投资保障扶持资金,用于晨华的技术研发和科研项目产业化。

由于难以租到高度为12米以上的特定装备厂房,扩建厂房、增加产能就成为晨华跨越式发展中难迈的一道坎。为此,上创信德亲历亲为,协助公司在长三角地区寻找符合公司要求的合规厂房和土地,最终公司于2011年末在湖州如愿购置土地,建设了产业化基地。随着湖州产业化基地第一期工程的竣工,公司产能将从过去的4000万元向1亿元规模迈进;预计2013~2014年间晨华第二期产能扩建后,产能将达到3亿元规模。

正确决策的落实需要强有力的执行力和和创业团队的同甘苦、共患难。王晓蕾深有感触,早期的投资一定是和创业团队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在前进的道路上,有了这群技术精英和一批具有丰富市场经验的创投团队倾力合作,晨华摆脱了以往的小作坊经营观念,内功节节攀升,发展思路更清晰,步履更坚定。

事实上,上创信德管理团队在承接了引导基金的投资任务后就把大部分精力转向了早中期项目投资,而且“越投项目阶段越早”。上创信德合伙人周奕说,“赛德斯公司的创业从‘车联网服务平台’一个点子开始,我们就为赛德斯提供了包括引进高级管理人员,整合市场资源,协助制定企业发展战略与规划,完善公司商业模式,规范企业运作等多项方面的辅导。从概念到产品,很多想法在半年内的探讨验证中经过不断调整和磨合,最终形成了从单一车联网模式向车联网+保险创新模式的转变。”

到目前为止,上创信德投资的5个早期项目均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其中2个项目已经完成了后续融资,上创信德的投资分别增值了50%和180%;另外3个项目也引起了产业投资机构的关注,纷纷表示投资或收购意愿。

以做实业的心态做创投

回归创投的本质——培育新兴产业。“以前我在投行做,目标是国内成长性的大型企业,靠的是包装和营销能力,可谓百分之百无风险”,他说,“而现在做创投是把自己的钱投进去,是有成功和失败的概念,因此看企业的角度和尺度都发生了变化,要学会去了解小微企业成长过程中的规律,但也同时能享受企业成功的满足感。”曾在申银万国投行做总经理的秦曦说,转变观念并非易事。

两年前,上创信德就已经认识到了要贴合国家政策,向民营中小企业投资倾斜是创投机构的未来发展趋势。可是,在创建伊始,引导资金引导投资种子型企业的目的与风投股东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目标之间还存在较大矛盾。如何化解多方压力?带着1亿5000万的资本和科技部2500万引导资金,上创信德觉得应该先做那些有一定盈利基础的成长型企业,这样对整个基金的收益率更保险。用做实业的心态来做创投,最大程度地控制资金的风险,通过一支高精尖的专业团队提供“保姆式”金融服务,是创投控制风险,取得首战告捷的重要保障。

通过实践,管理团队先行积累了对早期企业投资的经验。在鉴别企业是否具有市场潜力时,首要就是“一定对产业行业十分熟悉!”早期项目投资首先行业要好,增长空间大;企业要有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创业领军人物不仅是技术、生产、销售等某一方面的专家,还要是能运作全局的企业家。同时项目组合要能形成产业链,以提高项目之间的协同和互补能力,减少单个项目的发展风险,为项目退出创造出更多的渠道。此外,上创信德六人小组投资委员会,对于投资项目决策、企业重大决策采取“一票否决”制。上创信德投资的早期项目都是历经了这些“老法师”们历经一年多的考察和评判。

获得了高回报,引导基金阶段参股坚定了上创信德管理团队布局早中期项目的投资理念。在实践中,管理团队还逐渐形成了“产业链布局,上下游联动”的投资策略,自身也得到发展壮大,已建立起具有创业投资、行业研究、企业管理、投资银行、科研专家等复合背景的投资团队,进一步提升了投资科技型中小企业的专业实力。

在实践中,部分基金出资人还改变了原来轻视早期项目投资的观念,转而理解并支持团队对早期项目的投资。2011年团队承接管理了上海物联网创业投资基金,基金总规模为4个亿,其中70%投资于早中期项目。

“科技部引导基金引导创投公司投资种子型企业,也是在培养专注早期投资的创投公司。同时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还提供了很多早期科技项目资源和科技部引导基金投资保障项目申报服务,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公司投资早期科技项目的战略逐步清晰,锻炼了一支团队也积累了经验。如果没有这笔资金和国家政策的支持以及相关机构的服务,恐怕我们创投转型的步伐会滞后很多。当然最重要的是,给那些需要资金的早期企业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帮助。”秦曦最后微笑着告诉记者。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马嘉悦